中嘉案太多未澄清疑點,新科立委黃國昌:NCC 態度敷衍,公聽會只是一場官方發言的作戲

遠傳準備以債權模式併購中嘉,避開「黨政軍退出媒體條款」規定,擁有對台灣第二大有線系統台業者中嘉的控制權。NCC 在今(22)天針對此案舉行公聽會,過去曾因反對旺中併購中嘉而被媒體追殺的準時代力量立委黃國昌今也現身,除了質疑遠傳背後的政商關係外,更砲轟 NCC 態度敷衍,連主委石世豪都未出席。針對買方稱有線電視系統業已經「低利化」所以才要投資的說法,他也要求 NCC 下次再來開公聽會,請所有業者把財務報表攤開來,「看是不是真的活不下去還是暴利事業?」民進黨立委高志鵬也批評,這場公聽會只是 NCC 在敷衍立法院,想趁著立院休會、選舉甫結束時做出決議,並強調這起交易案就是用迂迴的方式規避法律的脫法行為,「去年底《廣電三法》修法時,沒有把黨政軍條款刪除,取得過半席次的民進黨未來也會堅持此原則。」ncc3

圖:時代力量準立委黃國昌

NCC 今天上午針對荷蘭商 NHPEA Chrome Holding B.V. 申請多層次轉投資吉隆等 12 家有線電視案舉辦公聽會。NCC 表示,之前已召開過聽證會,請交易雙方、相關利害關係人說明,經委員會議討論認為,包含公平會上月以提供附加條件方式通過,加上《有線廣播電視法》已新修正第 15 條條文等新事證出現,決定召開公聽會,聽取社會大眾意見。

  • 買方代表:有線電視系統逐步低利化,所以他們才要投資

公聽會一開始,買方荷商 NHPEA 代表不斷強調,他們只是單純的投資,絕對沒有想要控制媒體,「我們既沒有顏色也沒有任何政治立場」。他更強調,有線電視系統業不再是單區壟斷,已經呈現高度競爭和「低利化」,這產業唯一可以獲利的方式就是增加投資,所以他們才會決定投資中嘉,並希望此案能順利通過。但是,他並沒有解釋要如何運用投資,讓中嘉能夠在這個逐步低利化的市場中勝出,也沒有明確提出資料證明產業競爭環境如何改變。ncc2

圖:買方 NHPEA 代表

在買方代表陳述後,公聽會開始第一輪發言,共有 20 多人輪流上台發言,其中不乏有媒體從業人員、有線寬頻產業協會理事長、金融業人士上台發言,也幾乎都是站在支持本案迅速通過的立場。兆豐銀行代表就讚許買方摩根公司處事公開透明、有豐富人才經驗,股價更蒸蒸日上; 兆豐作為此案融資銀行之一, 對於摩根的商業投資給予正面積極評價,並期盼此案通過。 甫在立委選舉中勝出的時代力量黨主席黃國昌,今天也以公民身份出席公聽會,他一上台就開砲指出, NCC 在 2012 年 5 月 7 日舉辦旺中買中嘉案公聽會時他也在現場,當時主委蘇蘅親自出席,但今天的公聽會卻沒有主委出席,主持人僅由平台事業管理處處長陳國龍擔任,「公聽會是場秀還是玩真的?」他接著質疑遠傳想要買有線電視系統真的只是在商言商,還是背後有複雜政商關係?中嘉看起來好像是單純外國私募基金,但黎智英壹電視原本上不了架,結果練台生一入主竟然就能上架了,這原因目前沒人能回答,而 NCC 有沒有對事情有進行調查?

  • 高志鵬: 遠傳這種迂迴作法就是一種脫法行為,民進黨反對黨政軍經營媒體立場不變

除了黃國昌之外,前大法官城仲模今天也上台發言表示,此案涉及公共利益,希望 NCC 審理此案時一定要「慎重再慎重」。民進黨立委高志鵬今天也列席公聽會發言,他認為這場公聽會的召開時間點特意在立法院休會、選舉甫結束時召開,只是 NCC 在敷衍立法院的把戲,遠傳投資中嘉案的迂迴作法,是一種脫法行為,但民進黨在新國會一樣會堅守黨政軍不得經營媒體的基本原則。 ncc5

圖:前大法官城仲模

第一輪發言完後,黃國昌再發言時明顯多了幾分怒氣。他批評先前許多人講的「只要符合形式規定,就應該准許通過」說法根本是弄不清楚狀況,若按形式審查標準,旺中案根本不用附條件就可以通過。 他也對 NCC 過去有條件通過併購案後的監理能力感到遺憾,不但沒有後續追蹤,也沒有做到編輯台獨立,當很多證據顯示業者都沒做到時候,「NCC 敢做什麼事情,你敢撤銷過去的許可嗎?」。他要求, NCC 應該針對所有外界的質疑進行調查,對買賣雙方承諾事項做成限制,白紙黑字寫下來,若業者一有欺瞞,就立刻撤銷。 ncc1

  • 黃國昌:NCC 應該再次召開公聽會,要求業者公布財報

而對於先前許多人發言稱台灣有線電視系統已經「低利化」,黃國昌更怒批,他很少看到有企業毛利率那麼高的,若真的如此的話,請 NCC 下次再開公聽會,所有業者把財務報表都拿出來,「看是不是真的活不下去還是暴利事業?」 民進黨立委高志鵬今也到場直言,此案就是以迂迴方式規避法律的脫法行為。他表示,去年年底廣電三法修法仍未把黨政軍買媒體的限制修掉,取得過半席次的民進黨未來也會堅持這樣的限制,「NCC 是不是想趁著立院休會、選舉甫結束時做出決議?」ncc6

圖:民進黨立委高志鵬

他並批評,業者怎麼可以預期未來會修法去掉限制就想來申請,「法律規定表兄妹不能結婚,但你預期之後會修(法律)掉,所以你就先結婚,可以做這種預期嗎?」高志鵬強調,NCC 不是經濟部也不是外貿協會,需要顧慮外商投資意願,NCC 要審查的是業者有沒有永續經營,而不是得到多少利潤。 聽了許多人的發言內容,黃國昌場外受訪時批評,「根本就是過場演戲,公式的發言」。早上 9 點開始的公聽會他早上 7 點就來排隊了,結果前面已經排了 20 幾個人,他還懷疑那些人是不是都是被動員來的。

  • 跟立法院黑箱一樣,NCC 故意避開 Youtube 直播阻擋公民線上觀看

另外,有網友上禮拜打電話詢問,NCC 表示當天會在 YouTube 平台上直播,結果今天的直播網址卻是放在 NCC 自己的官網上,許多網友表示不但很難找到連結,還因為技術問題不一定能點開,痛批國家通訊委員會連自己的通訊都做不好,這比立法院弊案還糟糕。對此,黃國昌說,不是只有這件事情,他也非常很驚訝,這麼重大的案子,NCC 竟然沒有任何傳播學者被請來發表意見,「NCC 到底是認真面對還是敷衍了事,這答案非常明顯。」ncc4

圖:NCC 平台事業管理處處長陳國龍

公聽會主持人陳國龍在會議結束時表示,今天的公聽會錄影會全程上網放在 YouTube 上。但也有網友質疑,過去 NCC 每週三委員會後的記者會都是在 Youtube 上直播的,為何今天卻是用介面非常複雜的系統直播公聽會?


延伸閱讀:NCC 撤除「黨政軍退出媒體」條款,到底為誰解了套?誰都不能批評我!蔡正元要 NCC 整頓政論節目、否則就砍預算馬政府又暴衝?NCC 差點在投票日前三天偷渡爭議媒體併購案──遠傳入主中嘉

點關鍵字看更多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