柯文哲夜問劉文雄:10 年一千億,讓基隆有機會脫離邊緣化的落後地位

 

27 歲從政,劉文雄在政治圈打滾了超過 30 年,都在基隆深耕。

這次代表親民黨競選基隆市選區立法委員,遇上國民黨郝龍斌、民進黨蔡適應、和民國黨楊石城,在泛藍勢力瓜分下,劉文雄的競選之路打得辛苦,一位熟識劉文雄的在地支持者這樣形容劉文雄:「他是個很重情重義的人,這些年親民黨這麼多人因為生涯規劃的理由離開親民黨,只有他堅持跟著宋主席不變初衷,再辛苦他也還是傻傻的一直做。」

訴求打破藍綠獲取中間選民的支持與理解,是劉文雄重要的競選策略。選前最後一週,陰雨綿延的基隆,劉文雄競選總部來了一位重量級的助選員,也是中間選民吸票機:台北市長柯文哲。

延續柯文哲在台北市的夜問新國會模式,這一晚柯文哲在基隆也開了一場小型的夜問新國會場子,對象就是劉文雄,短短 30 分鐘的柯文哲夜問劉文雄,兩個人集中火力談如何改變基隆長久以來在北部都會圈被邊緣化的問題,劉文雄提出的「北北基生活圈」和 10 年一千億建設新基隆的主張,獲得柯文哲正面肯定,兩人也暢談如何拉近台北市與基隆之間的合作關係,打造大都會發展的效益。

會談中,柯文哲感性的說,「要評論一個人,看他過去幾十年做的事情就知道了。」在基隆深耕超過 30 年,劉文雄打算怎麼在新國會帶動基隆的新未來?以下是這場夜問座談的完整內容:

親民黨立委候選人劉文雄(以下簡稱「劉」): 大家很早就知道有一位特別的醫師,是葉克膜專業,眾所皆知。很久以前,在姚立明加入柯文哲的競選團隊之前,我就跟當時的柯醫師說,「柯市長你一定當選」,那時陪他來的幾個幕僚眼睛都快掉出來。他問我,「怎麼會當選?」我說,「一定當選。」

姚立明有一次跟我說,「欸,劉文雄,你要不要去當柯文哲的競選總幹事?」我說,「拜託,我們主席(指宋楚瑜)沒有公開支持,不能表態,你要去問我們主席。」另一次是柯市長聽完我講我的從政過程,從車夫變成機要秘書,就跟我說,「劉文雄這個人很幽默。」聽這一段的時候他笑得要死。我喜歡很幽默,不要太嚴肅,總不能像柯市長的發言人林鶴明一樣,每次都要吃抗憂鬱的藥才睡得著,這樣不行。

我再跟大家說個小秘密,這是姚立明跟我說的。有次姚立明拜訪完柯市長之後,跟市長說,「市長,我要走囉!」結果柯市長就一直看著桌上的資料,姚立明就覺得「咦!這是什麼?他不跟我打招呼?」結果他不死心,到了門口再大喊一次,「柯市長,我要走囉!」然後蔡璧如有來送姚立明,但柯市長還是在看資料。結果姚立明終於知道,市長在專注力集中的時候,是很心無旁騖的。所以姚立明才終於放下一顆心,「喔,不是選舉之後,他就把我忘記了啊!我幫他選舉選得這麼認真欸!」

台北市長柯文哲(以下簡稱「柯」): 我之前每天在看節目,幾年前就認識劉文雄委員這個人,他的特色就是幽默,不像有的人在節目上講得臉紅脖子粗。他談笑應對,真的是 EQ 高,這是值得我學習的地方。

 

  • 基隆的建設如何發展?劉文雄支持柯文哲提出的北北基桃都會圈

主持人(以下簡稱「主」):除了友情相挺之外,現在網友、鄉民都封柯市長是「超北市長」,你最近也提出一個包含北北基生活圈的 2050 台北願景計畫,所以想請問柯市長,如果雄哥(指劉文雄)這次順利當選了,你覺得未來你們可以怎樣去合作?

柯: 可以合作的地方太多了。基隆人口 38 萬,每天到台北上班的就有 6 萬,佔六分之一的人口每天通車去台北上班,幾乎就是首都生活圈了。基隆是台北的衛星城市,而且北北基桃都是首都生活圈。

未來的行政劃分、跟國土規劃都要思考,但在這之前,可以合作的機會包括魚市,台北魚市有 40% 的漁產來自基隆。還有六萬人每天到台北上下班,來回就是 12 萬人次,這是運輸很大的問題。另外,基隆廊帶到底要如何發展?還有最近在討論的南港生技園區,南港過去就是汐止,汐止過去就是基隆。一開始說把工廠設在新竹,再靠高鐵,但如果就放在基隆廊帶這邊,哪裏需要跑去新竹?可以合作的機會太多了。

劉: 市長剛剛提到的「北北基桃」,這是在台灣政治領域中,沒有人提過的。北北基桃,就是「北部都會區」。

民國 58 年,十大建設的桃園機場,為我們帶了幾億的遊客人次進來,但桃園都沒賺到,因為人都帶到台北去了,所以桃園就只有承擔任務,但沒有享受到成果。

這跟基隆港一樣,基隆港幫台灣創造了很多關稅收入,但基隆也是只有承擔責任,沒有享受到利益,所以我提出「十年一千億」的政見。再來,剛剛市長提到的,從南港生技園區、到汐止、再到基隆,這條台五線、北基公路上,有太多空地。我之前也跟當地的人在談興發製鋼廠這件事,因為那邊有幾十到上百公頃的土地。如果回饋給政府的話,社會住宅要蓋多少都有。第三個問題,就是基隆的交通,從日據時代、1895 年開始,就開始了「掠奪式的交通」,鐵路直接到港口,或高速公路、台五線直接到港口,就讓港口的發展受到限制。所以造成基隆必須分散發車,這件事在 20 年前就讓一個省議員劉文雄做好了。

再談一下歷史,吳伯雄先生擔任內政部長的時候就提過,北北基要合併,如果當時真的有做的話,今天絕對有改變。但當時從地理環境來講,不太適合,因為基隆市不屬於基隆河流域、不屬於淡水河流域,當時的基隆市跟旁邊的六個鄉鎮市是一個生活圈。可是隨著時間慢慢推進,現在已經不是過去說的那種生活圈了。

所以現在最起碼要開始討論北北基或北北基桃的合併。畢竟,我們在這個圈子這麼久,如果一個領袖人物不能談十年、二十年的計畫,就不叫領袖人物了,但柯市長提的 2050 年計畫,我聽到非常訝異,這是一個非常兩極的概念,而且要很多配套工作,包括產業,要怎麼讓台北、南港、汐止、基隆變成一個產業廊帶?如果捷運不能到基隆,可是基隆又每天有接近 14 萬人次的人需要交通,那能不能用既有的鐵路做輕軌?輕軌比較便宜,沒有經濟效益的問題。

再來,如果市長將來可以提出更細的規劃,例如,到底每個城市在短期跟長期分別要負擔什麼責任?以基隆市來說,我認為台港運輸的任務不能減少,但也不能只做貨運,因為客運更重要。像是中國大陸沿海有七億多人,一年有一億五千萬的人次,但台灣賺不到。國際遊輪一年大概也有 60 萬趟次,為什麼台灣、基隆賺不到這個錢?這是「生雞卵無,放雞屎有!」

如果得不到好處,基隆就要重新定位,包括我們的砲台、我們的文化,或是剛剛柯市長去的奠濟宮,我們基隆的廟都有有幾百年的歷史,如果能夠賦予新生的生命,再把交通運輸弄好,讓基隆重新發展。

柯: 你是幾歲開始從政的啊?

劉: 我是 27 歲開始擔任市長的機要秘書,一直待在政治圈到現在,但我就不要講現在幾歲了啦,哈哈。

主持人:剛剛雄哥討論到北北基合併的議題,想請問柯市長,因為之前新北市新店區也有說想併進台北市,那你對於北北基合併的看法是?

柯: 北北基桃共同生活圈,這四個縣市的土地面積佔全台的 30%,人口佔 40%,但 GDP 佔了 50%。更正確地講,只算到楊梅的話,只是 3.5 個縣市,就佔了台灣一半的 GDP。台灣的國土規劃真的太集中了。我今天跟以前的國安局長講到這件事,他就說,「台灣怎麼會是六都?他就痛罵了一頓。」台灣的國土重新規劃是很嚴肅的議題,有人說如果北北基桃合併,就會變成葉爾欽效應,因為太大、佔掉台灣一半的經濟力量,這個的確要思考。

 

  • 10 年一千億,讓基隆有機會脫離被邊緣化的落後地位

主持人:請問雄哥,你的政見 PO 上官網之後,有人開始問說,那這個「十年一千億」的計畫,具體要怎麼推行?

劉: 基隆市被中央邊緣化,地方的行政又很無能,我們幾乎沒有從中央得到任何好處。我們現在的年度預算大概是 160 億上下,其中真的能夠拿來做資本支出的,大約只有 5 到 10 億。其他就是付薪水、或是固定支出。沒有資本支出的話,都是永遠不可能發展。

現在看到基隆很多地方,我們不是停滯不前,而是落後得不得了,退步得不得了。所以我們要訂一個特別條例,叫做《基隆港市地區永續發展條例》,這條例的重點就是十年一千億的預算。

20 年前,當宋楚瑜還在擔任省主席跟省長的時候,他到過基隆,跟我說,「欸文雄,現在只剩彰化跟基隆沒有發展、沒有進步」,過了幾個月他又說,「欸文雄,就剩基隆了,基隆沒有進步。」我問他,「那怎麼辦?」宋楚瑜告訴我,「你跟市長講,只要基隆市政府提出計畫,省政府提供預算給你們,500 億起跳。」

如果當年那個 500 億真的有下到基隆來,今天可能有 5000 億的效益,但我就不提那個市長的名字了。

那這條例的經費來源主要有三個部分:第一,由中央行政院編列預算;第二,從循環基金裡面抽取一部分,例如交通建設基金或商港建設基金;第三,這是特別條例,所以要鼓勵民間來投資。

基隆過去有「港工捐」,就是所有貨物到基隆來,必須按頓數抽一個百分比。港工捐後來變成商港建設費,又再演變成商港服務費。在台灣進入 WTO 之後,這規定被說是變相扣稅所以就被取消。所以基隆市現在每年只從港務局拿到一億多,一個這麼大的港口,全基隆的民眾幾乎為港口而存在,但才拿一億多。包括統籌分配款,按照人口數目、按照面積,都只有一點點,所以基隆沒有發展。

如果我一年內可以讓這個特別條例通過,法律位階比較高,兩年內編完預算,是林右昌得到好處欸,觀光、交通…… 這都是林右昌要做的事情啊!這當然是半開玩笑的,因為真正的好,是讓基隆市得到好處,讓基隆市民得到好處。

  • 有沒有為選區做事,比起在選區看不看得到人還重要

主持人:剛剛柯市長有提到,很常在電視節目上看到雄哥,讓很多人會批評你每天都上節目當名嘴,這樣是不是就無法為基隆服務?

劉: 不會。我不是以電視為業。我從 27 歲、政大畢業當完兵,還不到一年就進入市政府工作,從 27 歲到現在我經歷太多太多的事情了,累積的人脈很穩固,即使我不當公職人員,這 27 年都還是一直在服務基層。

基隆有個地方叫做「白牆厝」,五、六十年前,基隆很多地方的市容不是很漂亮,但那個地方有貼白瓷磚,所以叫做「白牆厝」。那裡有條巷子的一間麵攤很好吃,有次我去吃,老闆就跟我說,「我換了新的外勞,結果把薪水放在舊的外勞的帳戶裡面,拿不出來,怎麼辦?」那筆錢不到兩萬塊,但他弄了一年都弄不好。我就說,我來處理,兩個月就辦好了,因為我們對於行政機關的作業流程很熟,所以我們知道怎麼解決問題。

所以如果有人說,劉文雄常上節目,根本不了解基隆。我只能說,講我的那個民進黨市議員,就是我住的安樂區的議員,但我住了 10 年也沒看過他。大家也不要罵他,我覺得有沒有做事,比看不看得到人還重要。

主持人:上次柯市長來基隆的時候,就有說很希望雄哥可以當選,但另一位候選人蔡議員馬上就回應說,他的理念跟柯市長幾乎是一致的。所以我們想請教柯市長,你現在的初心、初衷有沒有改變?

柯: 不會啦。還有一個主要理由,是認不認識、熟不熟識。

主持人:除了立委選舉之外,總統選舉也是大家關注的焦點,我們也想私心問一下,在辯論之後,網友有發現宋主席的聲勢有上升的趨勢,所以想問問兩位對這個現象有什麼看法?

劉: 我借用姚立明老師的說法,他說了一件事情讓我印象很深刻。他說柯市長在選的時候,他們從網路上發現很多資料跟趨勢,他們想要創造議題讓人家跟,但最後還是跟著趨勢走。

昨天宋主席來掃街時,本來要設計柯市長跟宋主席不期而遇,但宋主席怕害到我,所以他今天跑去金門。我們從各種資料上看到宋主席的聲勢往上漲,我們在街上跟民眾握手時,也是一看就知道是有上升的。但我不曉得是誰掉下來啦。

柯: 我還是那句話,有時候叫大勢所趨,就像小時候看布袋戲,「時也,運也,命也」,有時候還是大勢,我們在一個大的潮流之下,盡力就好,有時候勝負分了,不是我們個人完全可以控制的。

主持人:難得柯市長今天跑來基隆,而且今天基隆又下雨,最後想請柯市長幫雄哥講一席加油的話,作為這次夜問港都版最完美的 Ending。

柯: 要評論一個人,看他過去幾十年做的事情就知道了。所以有時候,我們也不要去消遣別人啦。

劉: 死死去啦(台語)。

柯: 如果他做得好,就不會來這裡選了,就會去選總統了。(指前台北市長、現任基隆立委國民黨參選人郝龍斌)

劉: 真的,如果郝龍斌市長當得好,早就可以選總統了,而且他是國民黨的副主席,當國民黨有難的時候,應該全身投入去幫國民黨,投入艱困選區或是輔選,到每個縣市幫國民黨候選人打開聲勢,怎麼可以一個人躲到基隆這邊?這裏離他家最近,他可以不睡在基隆,住在台北。

這兩天他又在網路上發很惡毒的文宣,說我選過中壢的立委。沒錯,但我當時是為了親民黨要搶不分區的選票,我是任務型的區域立委,我沒離開過基隆。郝龍斌市長當不好,當然沒辦法選總統,可是也好歹在台北市跟他的好朋友姚文智拼一下啊!或是到台南跟黃偉哲、到屏東跟莊瑞雄拼啊!

柯: 哇,這樣就氣魄了!

劉: 其實郝龍斌先生一輩子都好命。在國民黨不能提名,就去參加新黨,結果害新黨掉了兩個立委,一個叫高惠宇,是非常棒的立委。結果後來阿扁當總統,當時國民黨、親民黨、新黨要合成一個監督聯盟,結果才剛成立,他就跑去當人家的官。

柯:他是扁團隊的欸!

劉: 對啊,後來 2004 年他發現連宋配聲勢不錯,就又趕快辭官。他看到馬英九當黨主席,就趕快回來選市長,一輩子都想當官。

柯: 我也覺得,講別人壞話不會讓自己變好,應該還是讓自己更努力。相對來講,如果真的說搞基隆的人文、地理,我猜劉文雄還是三個裡面的第一。

劉: 最後補充一下,我不是只了解基隆,我對台灣都很了解,我是沒辦法比得上宋主席,但說真的,在北北基桃這件事情上,我還可以貢獻一點力量。我們以後一起,我在立法院、你在台北市,大家來拼一下,讓台灣真正改頭換面,國土規劃不是光劃區域而已,產業規劃也要在裡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