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懂得用選票教育公僕,這就是墨西哥如今的下場:資源被財團壟斷、窮人只能賣毒求生存

4308884173_78380187c8_z

文/maxmaster

BO 導讀:

2016 年第一天,莫塔(Gisela Mota Ocampo)宣誓就任墨西哥摩雷洛斯州(Morelos)特米斯科(Temixco)市長。2016 年第二天,莫塔在住家遭到歹徒槍殺,她的「市長任期」不到 1 天就畫下句點,遇害時年僅 33 歲。目前仍無法確定兇手背景如何,但墨西哥毒品暴力遍及全國,毒梟為控制地盤,經常對地方官員痛下殺手。近 10 年來,墨西哥超過 10 萬人在毒品暴力狂潮中遇害或失蹤,更有超過 30 名市長慘遭殺害。

到底墨西哥為何會走到現今犯罪猖狂的樣貌?而墨西哥的例子又能給台灣什麼警惕?

20160103-122901_U720_M116176_b5c2
遭殺害的女市長(圖片來源:風傳媒

其實這是一個滿悲哀的故事。在中南洲來講,其實並不是像台灣一樣都是比較大的都會,以 Temixco 來講,其實就是一個小鄉村。

我以前講過,其實中南美洲的小鄉村是很有趣的天堂吧。人們都會在家門口拉個椅子,找個大石頭,然後就坐在那,聽著音樂,看著天空。

而經過街道旁的人 大家都會很熱情的打招乎,小朋友在街道上踢著足球,三輪摩托車載著客人呼嘯而過。

但隨著階級化越來嚴重,在拉丁美洲,其實經濟都是以財閥為主,少數家族攏斷一切。一開始,是從一些小地方開始,從你生活周遭必需品開始。

比方:水 (中南美洲很多地方是火山地區,水龍頭只要用一陣子,就會有點像結石化) 一個大學生一個月工作可能只能領到 8000 新台幣,甚至更低。(其實連大學教授 領的薪水也很低)

但買個水可能就要 60~100 新台幣,你刷牙得用這水,煮飯得用這水,你可以想像,一天要用到多少。

我以前一個人一週 3 桶是基本的,但中南美洲家庭通常一個家裡都有 10 個人以上,但一家卻只有 3~4 個找得到工作 薪水可能一個人才 5000 台幣。

你一個人工作,錢要給家裡,因為你有阿公阿媽、弟弟妹妹、老爸老媽;阿公阿媽需要看醫生、買藥 (沒健保的世界,藥是很貴的)。你弟弟妹妹,則是要上學,在鄉下。

以這個 Temixco 來講,我估計他們要去上專科以上學校,可能就要到 Cuernavaca,這可不是有校車載的,是要坐小巴,一趟通常又台幣 50 以上;這裡面可還不包括,弟弟妹妹到學校要吃東西。

你光稍微算一下你就知道,這樣的經濟壓力其實滿大。

財閥就這樣從生活必須品:糖、水、麵包、餅干、飲料、糧食,等一步一步包圍你。所以他們會很努力去讀書,希望考上大學。

但等大學畢業後又發現,自己不是有錢家族,只能去做基本薪資的工作。不管你能力有多好,你領得薪水就是那樣 (除非你跑到美國去)。

最後,這些有能力的窮人,只好回鄉去作農業。想說靠自己養活一家人,他們其實真的很能吃苦。很小就真的會出來擦皮鞋,到農田幫工,熱到 40 度時,也可以不停地工作。

為了,其實就是養活家人 (他們的家庭觀念都很深,在苦也要跟家人一起) 但你在種田時,也得買種子、買農藥,你就會發現這一切也在財閥手上。

最後你苦撐希望自己能夠撐住一切,但最後卻是被政府給打倒。為什麼呢?因為這些政府則是喜歡以開放市場,向競爭為理由。

跟世界老大簽自由貿易協定,但卻從沒想過,世界老大可是預算補貼農業。這些發展中國家豈是世界老大的對手?

最後你做得要死要活,一公頃最低成本,還遠高於老大的進口成本。遇到這樣的問題,這些農民就賠光,因為做越多賠越大。

有的農民更慘是借錢來種的,他們連賠都賠不了。最後,我有聽過,去借來大型收割機 (或是自己的) 然後開下去,自己在一步一步默默跑到收割機前,讓收割機連他與農作物一起割了。

窮人買不起水喝,只能收雨水,然後煮沸來喝。

窮人,你找不到好工作,你要碼就做最低薪資;要嘛,你就是種田。

最後,你會看到什麼?你會看到那些有錢的人 (通常是固定的家族),他們明明跟你講一樣的話,他們的小孩明明沒有比你聰明,在讀書、在工作,你沒有一樣東西輸他,你甚至比他努力。

但為什麼?你拼了一輩子,你沒有自己的房子、你沒有車子、你甚至連最基本養活父母也不行。

其實,你連自己都養不太活。

你並不是亂花、不節省,而是你已經只是這個國度財閥的一個奴隸,就像一個農奴一般。

所以最後他們選擇走上販毒。

拉美的毒梟是真正產業化了,他們能夠壯大就是因為社會資源被少數人寡佔,他們的財產分配是冪分佈,但人的能力卻不是這樣。因為有錢人的小孩不一定會贏過窮人的小孩,沒能力的人只因為他的姓 因為他的老爸就可以占有一切。

窮人不會服,他們會自己適應性地調整,最後,販毒就是他們的出口。

這個女市長也是很可憐,其實這世界永遠都有著有理想的人,她希望能夠改變這一切,但她卻無法阻止社會不公平的發生。

所以毒梟可以吸收一大批人有能力之人,政府卻只能收到一些普通能力之人。甚至,我敢推論,有不少拉美警察也必定有收賄的。因為,我都會被警察當街要好處了,我不信他們敢不收毒梟的錢。

所以,誰敢去當警長,誰敢去當市長?

因此,社會不公平正義時,是很危險的。拉丁美洲會這樣的原因,其實就是社會資源分配不公,而這主要原因,就是人民太晚覺醒太多人民對於政治不在意,或是分不清好壞。其實,這些國家的政府,難道不知道他們的農業不會是大國的對手,那為什麼他還要簽訂貿易協定呢?

是為了自由開放、是為了提高競爭力嗎?

其實不是,很多的國家,其實都是打著口號罷了。真正的好處是因為,我高層開放糧食進口,因為我就是最大糧食進口商。

我當然知道,我這國家農民是打不贏其他國家有政府預算補貼的農民,但那重要嗎? 不重要。

因為我是進口商,我賺到錢就好了,你農民你窮人怎麼死你家的事。

最妙的是,這些被逼緊的人。卻沒有發現,自己要怎麼去抵抗這一切。他們不太知道該去投票,他們不太知道怎麼去「教育」他們的公僕。

他們反而是去跟隨他們的公僕,隨便這些公僕發明寫理由,就傻傻把自己給賣了。這就是,拉美為什麼毒梟甚強的原因。

其實我本來是想 po 文講毒梟的,但我突然想到,我與其說了毒梟怎樣怎樣,我為什麼,不去思考我們自己?

我們的國家,是否就真的比人家好?

我們的選民,是否就真的比人家更清醒?

如果不是,我現在講的故事,不就是你兒子女兒將碰到的故事?

因此 我還是延續我 4、5 年來常講的基調,這個世界,不能獨好,不能只有幾個家庭好。這社會如果沒公平,其實最後就是你有錢人出不了門,窮人翻不了身。如果你很在乎這一切,請從自己先做起 。

如果你很在乎這一切不該在你小孩身上出現,請把身邊不會去投票的也找去投票,不管你是支持什麼黨派。

如果你連投票都沒做 ,你就失去「教育」政治人物的機會。用你的選票教育,這些政黨、政府。讓他們維護你的利益。

請記得,讓台灣不要階級化、財閥化,就靠你自己。

用你的選票與監票,保護這一切。

(本文、標題由 maxmaster授權轉載,未經允許、不得轉載。首圖來源:ANGELOUX CC Licensed


延伸閱讀:

民主在哪裡?墨西哥市長殘忍勾結毒梟燒死學生

刻板印象的危險》非洲女作家:為何沒有人質疑過非洲其實不是只有貧窮、愛滋病?

一上任就捐掉 9 成薪!全世界最窮的總統荷西‧穆希卡:不能因為當了總統就不當正常人

點關鍵字看更多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