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張「性交易合法化」遭網路霸凌,自由台灣黨不分區候選人周芷萱:有人嗆我是妓女要出來選

圖片:在立法院外靜坐超過 2000 天的公投盟  來源:公投護台灣聯盟粉絲頁

常常在立法院、西門町附近走動的朋友,對於這幾面「公投護台灣連盟」的大旗應該十分熟悉。以蔡丁貴教授為首,公投盟的成員多為中高年的台獨運動者,從 2008 年開始就駐紮在立法院門口,靜坐表達自己的意志,希望能修正鳥籠公投法、改革國會、推翻中華民國流亡政府。他們以驚人的意志長期在立法院外靜坐,並因應不同議題而採取抗議行動,至今已超過 2000 天。

今年的立委與總統大選,公投盟也並未錯過選舉盛宴。以蔡丁貴教授為總召集人,組成新的第三勢力小黨「自由台灣黨」。過去給人印象以年長者為主的公投盟蔡丁貴教授等人,在成立自由台灣黨的過程中,也努力招募到許多支持台灣獨立運動的青年。這一次自由台灣黨不分區立委名單中,更是令人眼睛一亮,出現一位自稱「老娘」的不分區最年輕女性候選人─周芷萱。

12072558_1520149728309367_1450540621917140087_n

圖片:本次最年輕不分區候選人,周芷萱   來源:周芷萱粉絲頁

  • 年紀最輕,氣焰最盛,25 歲自稱「老娘」的周芷萱

25 歲的周芷萱,雖然是本次大選中最年輕的不分區候選人,但在氣勢與口條上卻毫不遜色。有別於自由台灣黨其他候選人以台灣獨立為號召,周芷萱更是積極地以性別做為競選主軸,將 性交易全面合法化、同性婚姻民法 972 條修法 等極具爭議的法條納入政見,屢次在粉絲頁上遭到網友攻擊。

由於個人風格嗆辣,又推出讓人眉頭一皺的性別政見,初出茅廬的周芷萱成為自由台灣黨不分區立委候選人的一大亮點。

堅定的眼神與率直的性格,講話有一股俠女氣質的周芷萱,對於性別議題一直有高度的興趣。向來熱情奔放的她,喜歡走走跳跳,與朋友相處豪不做作,但也因此常常被朋友家人管束「女性該如何如何、不該如何如何」。懷著對於性別不平等的素樸正義感,太陽花運動點燃了她對於性別與政治的想像。

  • 「老娘就是老娘,不是學運一朵花」

「你會覺得很奇怪,為什麼明明一起參與運動,但人就是會被貼上不同的標籤。男生參與,就是五虎將,很帥很厲害,可以發言;可是女生參與,就是女神,就是一朵花,好像你參加運動的女生重點就是嬌滴滴的擺在那邊,讓大家覺得『喔女生本來不會關心這個,竟然來關心,好棒』沒有人在意這些女生對這運動的想法,就是想要知道她正不正、乾不乾淨,旁邊是不是有個男人,有沒有援交… 這個女生不會被當成領導者,而是一個美麗的招牌…」

圖:多數人關注太陽花女性運動者的感情狀態,而非言論。 來源:蘋果日報

對此忿忿不平的周芷萱,在太陽花運動結束後,一直將當時的不平衡感放在心上。緊接著是台大研究生協會會長選舉,當時的參選人陳乙棋對於學生自治的想像遭到許多人質疑,卻又沒有人出面參選。

意識到這是個好時機,能夠以身作則成為自己理想中的女性政治參與者,周芷萱二話不說立刻答應。登記參選後,勤跑各個研究室,努力鑽研校內自治法規,周芷萱以 1199 票數、94% 的高得票率,得到台大研究生協會創立以來難得一見的高票。

  • 性別政治,要去談別人不敢談的話題

憑著一股衝勁就這麼成了研究生協會的會長,除了想要推動性別議題以外沒有頭緒的她,率先面臨到的就是校內 BDSM 社的成立問題。當時有一群校內同學,希望可以成立皮繩愉虐 BDSM 社,但卻因為校方認為這樣的社團「有安全疑慮」,而百般阻擋。作為研究生協會會長,周芷萱在社團輔導委員會上常常聽見教師們批評想要組社團的同學,認為組社團的人不知檢點,要是在社課過程中發生暴力事件,對校方是個困擾,許多說法讓周芷萱大翻白眼。

(BO 編按:BDSM 是指一種性行為的模式,是 綁縛與 性調教 (Bondage & Discipline,即 B/D),支配與臣服(Dominance & Submission,即 D/S),施虐與受虐(Sadism & Masochism,即 S/M),這三種層次的縮寫。)

圖:台大 BDSM 社抗議社團輔導委員會打壓。  來源:台大意識報

基於結社自由,校方本不該干涉社團是否成立,但這次的交涉也讓周芷萱相當感慨。周芷萱回顧性解放的論述與實踐,事實上 BDSM 的技術與發展相當進步,有許多防止受傷或是對於性行為雙方如何彼此照顧的經驗累積。

但由於大眾對於性行為的發生與過程能不談就不談,相當避諱,因此反而讓多數不知道 BDSM 的人霧裡看花,懷抱許多錯誤的想像。周芷萱笑說:「你去聽那些學校老師描述 BDSM,什麼綁在椰林大道、塞酒瓶,他們想像出來的劇情才厲害呢!

也因此,周芷萱更加認為,人們總是習慣掉入某種對於性別想像的框架中。因為不敢討論,也因為以為自己一定都了解,所以才更加需要去推動關於性別的論述,讓所有人都可以自在地與別人討論自己的性傾向、性別認同,以及各式各樣的話題。

在擔任研究生協會會長任內,周芷萱舉辦了 BDSM 的相關研討會、工作坊,期待校內學生可以用各種方式去接觸性別議題。

  • 天生一股熱血,哪裏來的政治算計

畢業後,周芷萱第一份工作是到「TAAZE 讀冊生活」擔任編輯。這樣的決定讓大家傻了眼,有響亮的台大研協會長名號的她,竟然對於政治路沒有興趣。周芷萱開朗地笑著:「我本來就只想做自己覺得有趣的事情,當研協會長又不是要累積名聲的!」

在 TAAZE 讀冊生活 工作期間,她也依然設計好幾套讀冊方案,與同事們討論要怎麼樣吸引讀者關心公共議題。原本期待就這樣找份工作,存錢未來可以出國鑽研性別議題的她,生命又突然出現新的選項。

隨著本次立委選舉開打,周芷萱發現,現有第三勢力小黨,除了綠黨社會民主黨聯盟以外,竟然幾乎沒有人願意花時間討論性別議題,她感到不是滋味。

就在立委與政黨登記參選的前幾周,過去曾經在研究生協會時期合作過的蔡丁貴教授突然跑來找她,詢問她是否願意代表自由台灣黨出面參選。有著台大研究生協會會長的經歷,又足以作為年輕世代的代表,但周芷萱向蔡丁貴要求的第一件事,竟然是:「所以我可以幫自由台灣黨多說一些性別的論述嗎?」

12376264_1537619526562387_6138414389922382631_n

圖片:周芷萱受蔡丁貴之邀,加入自由台灣黨,成為不分區候選人。 來源:周芷萱粉絲頁

  • 25 歲的老娘,擔任蔡丁貴的「性別小老師」

周芷萱參政的原因沒有其他,就只是因為看不下去,認為自已想像中的台灣獨立,應該有更多關於性與性別政策的討論。擔心蔡丁貴無法接受這些政見與論述,周芷萱很認真地與蔡丁貴教授說明她對於性別議題的想法,也強調由於自己過去在校園運動的經驗,如果代表自由台灣黨參選,主要是為了能透過參選來接觸更多人,刺激社會討論性別議題。周芷萱認為:

「很多人說什麼研協會長出來選很當然,但我決定出來選的時間超短。我覺得我的人生是這樣,我的個性不是等我準備好才去做,而是如果你遇到你覺得該做的事情,那又需要你跳下去做,就該好好做好。

今天既然我覺得台派獨派裡面有很多人是很沙文很討厭的,那今天有人給我這個機會,可以讓我去多了解這些人的想法,可以讓我進入到他們的決策裡面讓我跟他們說服討論,多方面去談,又可以讓我接觸到我在生活中遇不到的人,去宣傳理念,我覺得這對我來說也很重要。」

所幸蔡丁貴教授對於她的率性與認真相當支持,周芷萱甚至常常當起蔡丁貴的「小老師」,為競選團隊的夥伴解說性別論述,並與政策部主任針對性別政策討論指教。自由台灣黨的黨工相當也相當支持周芷萱的做法,在性別議題上有更多鑽研。

  • 「你是有做過什麼事,憑什麼講這些五四三?」

在這場選戰中,周芷萱試圖將年輕與性別做為自己論述的武器,但卻也因此遭到許多人攻擊。由於支持通姦除罪化以及性交易合法化,遭到許多網友攻擊。周芷萱笑稱:「這大概是性別版的死刑吧!你一討論這個議題,很容易就會被大多數人反對。」來自四面八方的網友在周芷萱粉絲頁底下留言,多半極其難聽。

「很多這樣的人耶,說『妓女出來選囉?』『提倡性解放,是有沒有這麼想要?』『一定跟陳為廷上過床吧?』要多難聽的都有,大家講得還真的都很有創意。也會有過去在社會運動圈經營的人質疑我『到底是有做過什麼事情,憑什麼講這些五四三?』」

周芷萱表示,因為自己跳出來選舉,所以本來就預期到會有很多反彈。好幾次深夜看到網友留言,從外表攻擊到性生活,周芷萱敲打著鍵盤想回罵什麼,又決定忍耐。周芷萱回憶參選以來的幾個晚上,笑著說,「好幾次都以為自己會大哭出來,但沒想到自己其實比想像中堅強。」雲淡風輕的解釋,卻也凸顯了周芷萱對於性別議題的重視。

雖然有很多陌生網友辱罵她,但也有很多女孩子或是因為性別氣質被歧視的人會跑來告訴她,很高興有周芷萱這樣的人出來參選,替大家說話。這些同樣陌生但充滿善意的人分享自己的故事,也讓周芷萱發現被欺負、被霸凌卻不敢發聲的人遠比想像中多得太多。

也就是在這樣的時候,周芷萱就覺得做這些事情是有意義的。台灣獨立建國的路上,性別議題本來就不該被排除在外,更是應該成為弱勢者的助力與夥伴,而不是另外一個新的強權。

12341194_1534226416901698_4076579040291629172_n

圖片:周芷萱的政見說明/來源:周芷萱粉絲頁

  • 如果有一天,性與性別不再是人們的負擔

對於進入國會的期待,周芷萱立刻提起精神,認真地說,

「當然是性別啦!我想要立刻去跟尤美女討論,一定要修正民法 972 條!就是「婚約應由男女當事人自行訂定 」這個,改成『婚約應由雙方當事人自行訂定』。這一條雖然很小,但是改動這兩個字,我們就有機會讓更多人可以決定自己的婚姻。」

周芷萱認為因為這條法案綁死了太多人,實在很不合理。若要修改法令,在性別方面這是最快,並且最廣泛促進性別友善的法令。除此之外,如果自己真的有機會成為國會的一員,周芷萱認為更該活用這樣的位置,讓社會大眾積極思考,其實整個社會看待性與性別的方式可以非常不一樣。

現在,大家會因為自己的性別不滿、對於自己的性傾向羞於啟齒、對於討論性行為感到不適,但周芷萱期待,總有一天,性與性別的話題可以帶給大家的不是沉重的負擔,以及差別對待,而是更加平等多元,且色彩繽紛的故事。

點關鍵字看更多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