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退休台灣商人的自白:我們拼了一輩子的老命,不過就是想要把台灣帶出去

《BO》導讀:台灣在國際上的地位,自退出聯合國後,就小到不能再小。又加上中國武力威脅與經濟攻勢的雙重作用下,台灣年輕人開始不斷透過行動宣誓獨立決心。而台灣國護照貼紙行動,可說是今年以來最受爭議的舉動,不少人認為透過該行動能宣誓台灣的存在、而非 ROC,但也有反對聲浪認為「原來貼了張貼紙就是獨立?」、「到時被遣返就別找中華民國政府求救」。而在各式聲浪下,有位退休商人,拿出他過往在國外奔走的經驗,在聖誕節寫了這封信給這群發起台灣國護照貼紙的年輕人,以下則是這位退休商人的第一人稱說法:

台灣國護照貼紙編輯群惠鑒,

冒昧寫信給你們,在下是一位剛從職場退下的小商人,從秋天開始,默默關注你們的活動。今天想了很久,決定寫幾句話給你們。我想你們的支持者應該不少,但是支持的話語正式表達出來,或許能夠給予一些力量?

我與幾位夥伴在台灣做一些小生意,在台灣經濟起飛時,我們帶著公事包,帶著一本英文字典,就這樣到國外闖。當時的氛圍雖然有著對未來的不安,但是我們都帶著要為自己家園打拼的心情,在國外闖蕩。(我猜測編輯群是年輕族群,也希望你們不要覺得在下在倚老賣老。)

在這三十年間,我也因為我們這本不知道到底是什麼國家的護照,在國外出入境吃盡了苦頭。年輕的孩子,可能根本不知道,最早的護照封面(看我附上的舊的截角護照),沒有加註 Taiwan,到哪裡都被當作中國人。在下不記得多有少次被帶到小房間訊問,甚至被懷疑過中華民國護照就是假造的中華人民共和國護照。

當駐外代表只有罐頭回答:「我們就是被中國大陸打壓,真的沒有辦法」

與駐外代表處陳情,他們也是顧左右而言他,支支吾吾的說,『我們就是被大陸打壓,這個實在沒有辦法。』漸漸的,我們這群在國外走動的,除了接受『這個實在沒有辦法』,還能怎麼樣呢?就是想辦法運用自己的草根性闖蕩。你們這一代的教育應該是比我們當初開明多了。 我們被教育的就是好好念書不要多問。所以我們就算覺得不對勁,也就是靜默,不多問。

不過我也要強調,我也不是沒有遇過認真做事的公務人員。後來在下的立場就是,跟駐外代表處就是保持和善疏遠的關係,畢竟他們還是代表我們國家在國外處理文件的單位,但是除了有文件需要去蓋章還有商會露露臉,個人淺見是:這些代表處可有可無。

在國內,許多人覺得國名叫做中華民國還是台灣沒有什麼差別。我也曾經深信, 中華民國就是台灣的正式名稱。也以一位堂堂正正的中華民國國民自豪,也相信我們有一天可以反攻大陸,讓大陸變成中華民國一份子,跟我們一起享受民主。

但是,到了國外與其他國家競爭, 你的國家不是國家,是一個被大多數國際組織摒除在外的國際孤兒,我們必須比別人努力好幾倍,才能勉強站穩。我們不是一個被別人承認的國家,許多外交及商業運作,都非常艱辛。這個就是差別了!

我們並不是只是住在島上,靠自己就好。說著台灣有沒有建國有什麼差別過好自己的日子最重要的人,除了愚民,在下沒有其他的形容詞。我們的民生用品、肉眼看不見的許多技術還有商業往來,都是必須與國際接軌才能運作。而我們在國際上的運作空間、在亞洲的地位及勢力,以驚人的速度在消逝。社會中的商業道德,也以驚人的速度在崩裂。

真正讓我開始心裡開始排斥中華民國,是從稱呼的「地位」開始

真正讓我開始心裡開始排斥中華民國,實在是一件很小的事情。2009 年起,這些駐外代表處的<代表>(Representative) 對內的稱呼變成<大使>(Ambassator)。這是非常微妙的文字遊戲。我們中華民國國民要稱呼這些代表為大使,但是面對外國人,他們依舊只是 Representative。大使與代表有什麼不同?首先,地位就完全不一樣了。大使是外交等級中最高的,享有外交豁免權,在外交實務運作上有很大的權力,而一個區區的代表並沒有。

我們畢恭畢敬的稱呼<大使>,他出去只是<代表>。
我們畢恭畢敬的稱呼<中華民國>,他出去只是<中國台北>。
我們畢恭畢敬稱呼<中華民國駐外代表處>,他出去只是<台北文化經濟辦公室>。
我們畢恭畢敬從小到大拿著<國旗>升旗降旗,出國在國際場合上不能拿<國旗>。

我們拼了一輩子的老命,不過就是想要把台灣帶出去。我們的畢恭畢敬,到最後為我們換來了什麼?

我開始慢慢注意一些台灣意識的活動,發現現在的年輕人非常勇敢。也不肯再相信許多當初灌輸在我們身上的模式。

我對你們的勇敢感到敬佩。我其實也不知道有這個台灣國護照貼紙的活動,是因為上個月看到了新加坡的遣返事件以及相關的一些惡毒評論,我的感受不是震驚可以形容。然後稍微看了你們的網站還有臉書,發現你們就是一個很單純的社會運動。我是很激賞的,覺得這是入門門檻很低又容易進行的台灣意識活動。我也去公投聯盟拿了一張,貼在自己的護照上。

美國真的反對「護照貼紙」嗎?他把台灣國貼紙貼在護照上,通關時⋯⋯

當時就想著要寫信給你們。但是一直不知道如何下筆,事情就擱著了。前幾天看到駐美代表處的聲明,說用這張貼紙會被遣返。只會扯台灣後腿的慕郁明先生都跳出來說話了。用一句你們年輕人常用的詞,我簡直要暴走了,想著我不能再等,一定要寫信給你們。

首先,這種聲明完完全全就是汙辱了美國建國最重要的原則之一:發表自己言論的自由。我甚至看過在護照封皮貼上了流行歌手稍嫌裸露的照片,我個人是覺得不太雅觀,但是護照持有人貼這個,實在也礙不著我。我又何必大驚小怪?

又,在下貼了貼紙後的第一站,就是美國紐約、就是貼著這張貼入境 JFK 機場!因為聖誕假期機場非常繁忙,但是安檢依舊是一絲不苟。海關人員詢問我身上的美金現金以及入境意圖,檢查護照,進行一般的詢問,也非常一般的將護照交還。我祝福他 Merry Christmas, 他也微笑祝福我 Have a nice stay.

看到你們的努力及堅持,在下深深對你們敬佩,也只能說是後浪推前浪。一下子感觸很深,寫了很多。希望你們不會覺得老人嘮叨。

你們要堅強,在下淺見,對付你們的輿論戰不會結束。只會越來越大。去看看郁慕明先生臉書的留言,不禁覺得,如果裡面留言的都是年輕人,這些孩子到底是多渴望生活在一個納粹極權國家?

最後,與你們分享我人生的座右銘:
Nothing significant happens until a pattern is broken.

孩子們,你們打破了不只一個 pattern. 我的結語就是: 這個活動是成功的,它憾動了這個國家的謊言,不然不會花這麼大功夫來對付這張貼紙的。

順問 近祺 Merry Christmas.

 照片即為退休商人的卡片留影(圖片來源:台灣國護照貼紙授權刊載,非經允許、不得轉載)
照片即為退休商人的卡片留影(圖片來源:台灣國護照貼紙授權刊載,非經允許、不得轉載)

(本文與標題為 台灣國護照貼紙 授權刊載,粉絲專頁: 台灣國護照貼紙 Taiwan Passport Sticker,首圖來源:JonathanCohen ,CC license,非經允許、不得轉載)


延伸閱讀:

 不只台灣有「台灣國護照貼紙」,連香港也有「香港護照貼紙」

瑞典議員:瑞典政府應承認台灣是獨立主權國家

這個台灣女生意外成國際媒體焦點——她高舉「台灣獨立」旗幟,將訴求送到習近平面前

點關鍵字看更多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