還說沒有歧視?原住民立委參選人馬躍比吼:怕丟工作,族人不敢用真正的名字生活

走進中山區雙城街的小巷,馬躍比吼的競選辦公室不同於其他政黨候選人的競選辦公室,沒有經費設置龐大的招牌,但辦公室簡單的擺設,以及朋友設計的馬躍比吼的招牌爆炸頭娃娃掛在牆上,十分溫馨。一旁角落放置來自不同原住民藝術家們捐贈的藝術品,是支持馬躍的朋友們知道馬躍要參選立委後,捐贈給辦公室作為募款使用的禮物。不被政黨收編、不被財團控制,所有競選經費來自夥伴的支持,是馬躍比吼新政治的基礎,也是堅持。

圖:許多原民藝術家提供馬躍比吼作品,作為募款使用。/ 來源: 馬躍比吼【做自己的主人】官方網站

本次專訪平地原住民立委參選人馬躍比吼,共分為上下篇。本篇為下篇,上篇請見:

選制不公!政黨票要 5% 的投票門檻,原住民立委參選人馬躍比吼:全台灣原住民也才 2%!

  • 如果台灣的音樂界沒有阿妹、巴奈或 suming,那會是什麼樣子?

mayaw

圖說:本周日 (12/13) 馬躍比吼將會於自由廣場舉辦募款演唱會,許多知名原住民歌手紛紛相挺。

來源: 馬躍比吼《我們還有夢》募資計畫

馬躍比吼過去是紀錄片導演,拍攝過許多探討原民文化議題影片,多次受邀出席國際影展。本次參選,他與朋友共同打造募資演唱會與藝術品拍賣市集, 希望透過募資活動與演唱會,發揚多元文化的精神,並讓原住民文化的美與獨特性再度被人認識 提到這些優秀的朋友,馬躍比吼驕傲地說:原住民族有許多知名歌手,如阿密特(張惠妹)、巴奈、張震嶽,以及 Suming 舒米恩等,不僅有一副好嗓音,也發表許多膾炙人口的創作。

原住民族人才濟濟,不僅限於歌舞娛樂,「前一陣子的棒球賽,看名單幾乎都是原住民族的,」馬躍比吼笑道,「而且還都是阿美族的!」同為阿美族的馬躍比吼非常得意。原住民族的強健體魄也顯現在國防安全上,台灣國軍超過七成為原住民身分,在特勤部隊中,更是超過七成。傲人體力與歡樂高歌的畫面,是大多數人對於原住民族的印象。但快樂的畫面背後,是冰冷殘酷的數據。

  • 「如果原住民看起來生活很快樂,為什麼沒有活得比較久?」

原住民平均壽命遠低於全國 / 來源:數位島嶼,張才攝

根據內政部資料,全台民眾平均壽命為 78 歲,但原住民平均壽命為 71.8 歲,明顯較低。如果真的是無憂無慮的人生,為什麼會有這樣的差距?無庸置疑,原住民在台灣的生活並不好。就在採訪的前一周,一名布農族的獵人為了孝敬年邁的母親,捕捉長鬃山羊與山羌,母親開心地讚賞兒子是一名好獵人。但,獵槍並非自製,這名獵人被法院判三年徒刑。直到現在,為了怕母親擔憂,部落裡的人還不敢告知這位年邁母親如此噩耗。這樣的故事,並不少見。

馬躍比吼說,某一天當他回到部落,部落裡八十歲的長輩嘆息地說,「過去我們在山上打獵,在水邊捕魚,過自己的生活。現在,『文明』讓這些都變成違法了。」馬躍非常憤慨,究竟是什麼樣的文明,將與山林為伍、溪流為伴的生活視為敵人,卻恣意開發土地,讓怪手輾過草木? 看似重視原住民的體能,但國軍有百分之七的原住民,有幾個當過將軍?過去有多少原住民歌手願意承認自己的身分,甚至願意用自己原本的名字站上舞台?

圖:被中華民國法律當作罪犯的布農族男子,在布農族是相當優秀的獵人。/來源:馮紹恩

  • 鑲嵌於命運中的自卑感

西部的過度開發,讓曾經的部落萎縮消失。目前剩下花蓮、台東以及南投有較多的原住民聚集。這些地方,卻也是台灣最窮困,建設最落後的縣市。已經可以使用網路吃到飽的台北以及其他都市可能很難想像,馬躍比吼舉例,花蓮目前很多地方,家中依然使用速率極慢的網路。,就連地方記者臨時要發稿,都還要特別跑到鄰近的小學使用公用網路。公共建設的落後導致經濟的落後,缺少資源,升學率降低,也就找不到好工作。不利因素環環相扣,讓原住民族生活更加艱難。

為什麼日子過得很慘,原住民族卻無法團結起來參選,對抗不公不義?馬躍認為,最大的問題是原住民族被別人統治太久了,沒有自信,不敢改變。一個個統治者出現在台灣,當漢人渡海來,相信漢人;日本政府來,相信日本;國民黨政府來,相信相信國民黨政權;當民進黨執政,也相信民進黨。原住民族被要求成為這些統治者的士兵、官員,付出忠誠。最後,卻不相信自己,也不相信自己能改變自己的家鄉。

  • 「找回自己的名字」竟成為不敢面對的事

許多原住民因被刁難無法回鄉參與祭典,乾脆隱瞞自己是原住民的事情。/來源:馬躍比吼粉絲頁

馬躍說,當他開始推動恢復族名運動,希望大家可以去登記更改自己名字時,很多人是遲疑的。畢竟,要在漢人主流社會裡生存,需要捨棄太多習慣、隱藏自己真正的名字與身分。遇到部落的祭典,現有政府給予的假日僅有一天,因為工作的地方刁難,不能請假回家,甚至有人怕被歧視,根本不敢讓老闆知道自己是原住民;在當兵過程中,被訓練為保家衛國,回到部落,發現親人被執政者欺壓,自己卻無能為力。

過去在主流社會好不容易取得一席之地,擔任教師、警察、公務員,有好工作的這些朋友,竟開始害怕接受部落所給予的「真正的名字」。害怕若是接受了,是不是表示承認自己是錯誤的,自己過去曾經否定家鄉,甚至站在欺壓自己的人那一邊? 這是一個多麼瘋狂的文明社會,要人們否定自己,才得以成就自己。

  • 「成為真正能代表原住民的立委」

被整個社會打擊,訓練而成的這份無力感,是馬躍比吼投入政治無法逃避的問題。面對眾人的不信任與畏懼,馬躍比吼的參選更是為了證明「原住民可以有自己的立委」。

當眾人喧嘩第三勢力如何能成為新政治,馬躍比吼比他人更深刻地企盼屬於原住民的新政治到來。自始自終,馬躍比吼不願意接受政黨與財團等力量幫助,依靠夥伴的力量,推出屬於原住民的政策。這一切的努力,說明原住民立委可以不是「只有原住民身分,幫大家爭取小福利」的立委, 更可以是一個不被任何漢人黨派拘束、不被任何財團綁架,一心一意為了原住民族的生活,為了讓部落的人們可以活在一個可以真正快樂高歌,自在生活的社會,這樣一種「真正的原住民立委」。

為了這樣的夢想,馬躍比吼不管花上五年十年,都願意持續投入下去,直到原住民族可以在自己的土地上快樂生活的那一天。

將土地與信心還給原住民,是馬躍比吼參選的夢想。 來源:馬躍比吼粉絲頁

 

點關鍵字看更多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