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宇昌案來看國民黨的抹黑影響——拖垮台灣生技發展、逼走人才

3332222
(圖片來源:蔡英文臉書專頁

文/Mattel

俗語說虎毒不食子。然而,馬英九與國民黨為攻擊抹黑蔡英文贏得總統大選,竟然可以犧牲台灣國家利益殺掉一個成長中的孩子。 上面這段非常貼切的比喻,就是中研院院士同時也是國際著名愛滋病醫學專家何大一,在 7 月 5 日針對馬政府炮製的「宇昌案」之形容。

2012 年大選過後,司法證明「宇昌案」是馬政府為了打擊蔡英文所製造的抹黑案;然而,即便司法已經證明蔡英文清白,宇昌更名後的中裕頗受肯定股價屢創新高,不過馬政府依然持續利用宇昌攻擊抹黑蔡英文。例如,應該保持中立的國家通訊社中央社竟然變成了國民黨通訊社,中央社對於中研院院士何大一、陳良博的批評與說明隻字不提,但同時卻大幅刊登國民黨發言人陳以信利用宇昌繼續攻擊蔡英文的新聞。

  • 壹、馬政府抹黑攻擊蔡英文、政治謀殺台灣生技

時光回到 2012 年總統大選前,馬政府炮製宇昌案打擊抹黑蔡英文,並且不惜一切公開污辱許多國內外聲譽卓著的學者專家,當時經建會主委劉憶如也涉嫌竄改公文書。更可笑的是,公文日期的 3 月與 8 月問題明顯造假,不過吳敦義卻硬拗 3 月與 8 月差別不大,顯見通盤的抹黑攻擊與造謠有多可惡。

(蔡英文陣營當時對於馬政府的抹黑攻擊手段相當不滿)

宇昌發展以來,相關的事實順序簡單陳述如下:

一、當初推動宇昌成立的要角之一,有「生技界張忠謀」之稱的楊育民表示, 宇昌的設立從頭到尾都為國家做事帶動台灣生技產業,不是只想幫某一個人賺個一、兩千萬元,而且當初根本沒人想當董事長,是許多科學家一起說服蔡英文去接這個苦差事。

二、因為宇昌的資金缺口,以及 Genentech 要求設立公司的時限是美國時間 2007 年 9 月 4 日,蔡英文因此硬著頭皮說服家族擔任救火隊協助宇昌,蔡家因此在 2007 年 9 月先投資 6 千萬協助此案(註:蔡英文擔任行政院副院長期間為 2006 年 1 月 25 日-2007 年 5 月 21 日,2007 年 5 月 21 日以後就是民間人士。另外,宇昌案相關的生技條例是在 2007 年 6 月,由立法院長王金平領銜提案,當時一起連署提案的還有國民黨立委洪秀柱、蔣孝嚴以及後來猛攻宇昌的劉憶如)。

宇昌 10 月份的第二次募資並未成功,因此蔡家股東再拿出 7 千 2 百萬元,前後等於總計 1 億 3 千 2 百萬協助宇昌。最重要地,蔡英文在 2007 年 9 月就明確對外表達蔡家公司相關資金只是救火隊,只要第二階段資金到位,蔡家就會退出。此外,蔡英文在 2008 年 5 月初參選民進黨主席時就考量退出宇昌,蔡英文也因此在就任黨主席後,蔡家相關資金就退出宇昌生技。(註:蔡家以每股 11.5 元賣給潤泰集團。潤泰集團是以原票面價 10 元加計利息方式以 11.5 元價格,購回蔡英文家族股份。2014 年 7 月股價每股最高超過 170 元。)

三、根據維基解密資料,2007 年底 AIT 楊甦隸向美國國務院提出報告, 認為生技產業是台灣的未來,並高度肯定蔡英文和宇昌生技(TaiMed),表示宇昌可領導台灣進入新的生技產業

四、2011 年 8 月,馬政府首支也是唯一一支的「台灣生技創投基金」(TMF)由張有德領軍籌資,運作模式是由民間團隊成立管理顧問公司,再由國發基金參與投資。這與當初由台懋生技創投作為管理顧問公司的宇昌模式如出一轍。

五、2011 年 11 月,馬英九政府發動宇昌案攻擊與抹黑蔡英文。國民黨痛批宇昌案的結果是,國發基金在民進黨政府下台後抽手、資金斷炊,使得公宇昌必須尋找新夥伴一起進行臨床三期。 當初推動宇昌案的楊育民表示 ,美國很多公司在臨床試驗新藥時就耗費好幾億美元,認為台灣主管國發基金投資的官員用「淨值」去衡量新藥公司的價值是很離譜的事。楊育民更痛批馬政府,他說宇昌的募資說明會是在 2007 年 8 月,絕不是 3 月,他認為馬政府對於公文書移花接木至 3 月,實在非常過份。

六、2012 年 8 月 14 日,特偵組認定國發基金否決投資南華生技、國發基金參與台懋創投、國發基金投資宇昌,全部查無不法,蔡英文也未中飽私囊濫用特權,因此簽結宇昌案,還給蔡英文清白。

七、2014 年 4 月 21 日, 美國 FDA 正式核准中裕(宇昌)愛滋病新藥 TMB-355,年底有機會取得藥證,最遲可在明年 4 月前在美上市。

八、當初追打宇昌案的官員及民代,用每股淨值來衡量當時宇昌的價值,甚至說國發基金在這個案子的投資,因宇昌每股淨值低於 10 元而認列虧損。然而,2014 年 6 月中裕的收盤價 175.39 元,國發基金持有 4 萬張,帳上就狂賺了約 70 億元。

九、中研院院士何大一在 2014 年 7 月 5 日不滿地表示,如今中裕(宇昌)股價攀高,是因為愛滋病疫苗已在臨床運用,台灣的投資者滿意並期待公司未來發展。他並指出,國民黨當年抹黑宇昌是假公司「很不公平」,事實證明「我做的工作都是真的」。何大一認為,宇昌是政府拿錢配合民間資金打造的,馬政府竟然為了選舉將自己的小孩殺死;他也說,這些批評宇昌案的政客實在很不成熟。

宇昌案的另一個後遺症,就是造成民間投資與產業人才大失血,這也讓馬政府自己嚐到苦頭。TMF 原預定由政府出資 20%,但因為國民黨操作宇昌案的手法,使政府誠信大打折扣,民間對於與政府合作產生疑慮,深怕成為宇昌案第二。其餘的 80%民間資金募不足額,結果造成 TMF 還沒成立就胎死腹中,主持人張有德也掛冠求去,連帶影響馬政府另一項重要計畫「台灣生技育成整合中心」也撐不下去 。此外,中研院院長翁啟惠認為,宇昌案造成的政策不確定性,的確讓海外華人非常猶豫是否回台灣幫忙發展相關產業。

(最終雖然還給蔡英文清白,但是馬政府依然繼續扭曲事實抹黑攻擊蔡英文。)
  • 貳、請鬼拿藥單:馬政府寄望中國的生技業發展政策

儘管馬政府與國民黨諸公為了 2012 勝選,不惜打擊生技產業發展,公開以「敗類」、「三七仔」等言論污辱翁啟惠、何大一、陳良博等生技大老,不過發展生技產業是無法擋的趨勢,於是馬政府在選後又默默重拾被它攻擊與嫌棄的生技政策。只是,綜觀馬政府的生技政策方向,可說是「沒有重點、搞錯方向、消極被動、繼續掏空」。

一、馬政府只搞枝微末節的技術性工作,缺乏大戰略佈局

馬政府的生技政策欠缺發展重心,即使 2013 年通過「生技產業起飛行動方案」,充其量只是新瓶舊酒、東拼西湊、猛畫大餅,連推動的概念也幾乎照抄 2009 年的「生技起飛鑽石行動方案」,內容盡是四處拼湊的細節、瑣碎的技術性工作,絲毫不見政府如何重點配置政策資源的規劃。

馬政府毫無戰略的生技產業政策

2009 生技起飛鑽石行動方案 2013 生技產業起飛行動方案
推動概念 強化產業化研發能量 推動產業化
成立生技創投基金 鼓勵創投基金
推動整合型育成機制 整合育成
成立食品藥物管理局 完善法規

(作者整理製表)

因為馬政府無能,所以民間只好自己拚前途,但是馬政府卻又把民間研發者和產業界努力出來的蓬勃成果,灌水成馬政府的不實政績。2014 年 5 月 9 日,行政院科技政委蔣丙煌表示,生技產業總產值已倍增至 2,800 億元(其實是營收,不等於產值),資本市場生技市值規模達 9,000 億元,很快將破兆元大關,還宣布將再新增發展農業生技,提升生技與農業附加價值。

二、馬政府菜籃族心態玩生技投資,毫無政策領航功能

在政府資金的投資策略方面,民進黨執政時期是希望結合國內外生技領域重量級人士的影響力,積極爭取頂尖的研發技術、主動串連具備國際實戰經驗的營運人才進入台灣,於是透過直接投資成立宇昌生技(中裕生技),扶植生技產業界的台積電。總計民進黨執政期間在 2000-2008 年間,國發基金以「直接投資」方式注入生技產業將近 24 億,含投資宇昌公司 4.01 億。

然而,國民黨馬英九執政後的投資策略,卻是政府資金縮手。在 2009 年的「鑽石方案」中只著重投資創投公司以「間接投資」方式發展生技產業;然而,2012 年 6 月,原本預定由政府主導成立的 TMF 卻宣告胎死腹中。2013 年繼之而起的「起飛方案」更為保守消極,改為「以形象吸引民間資金挹注」、「鼓勵」創投基金,而目標是三年內投資 3 至 4 家新創的生技創投(依近年規模平均每家約 1~2 億);相較於每年約 400 億的民間生技投資額,政府資金只是杯水車薪。

顯然,馬政府放棄運用資金來扮演積極主動的政策領航角色,生技變成只是馬政府菜籃族花閒錢買股票的玩票投資。陳良博說,台灣生技產業現況可稱奇蹟,3 年內有機會超越日本、以色列,成為全球第二大生技大國,然而,如果沒有解決資金問題,台灣的奇蹟難以持續。馬政府的作法是任由民間業者自謀生路,馬政府不僅是在限縮台灣的奇蹟,也在繼續間接謀殺這項前瞻的產業。

三、馬政府奢望「兩岸醫藥衛生合作協議」,虛耗在中國市場的幻想裡

馬政府的生技產業政策另一項重點就是期望中國的「善意」。 馬政府寄望 2010 年簽訂的兩岸醫藥協議能打通台灣醫藥品銷往中國的大門。在這基礎上,兩岸醫衛協議對生技業的發展重點:一是協調兩岸醫藥管理標準規範能趨於一致,一是藉由中國臨床試驗樣本大,可以讓華人特有疾病用藥更快速研發成功。而兩者的最終目的,是希望台灣新藥能快速在中國上市。

然而協議簽訂 3 年多了,衛福部卻在 2014 年 4 月向立委坦承,兩岸的標準規範「目前大家還在磨合中」,真不知生技業還有多少三年可以磨合。而在新藥生產方面,雖然馬政府口口聲聲保證設廠都要在台灣,但卻未明文禁止台廠到中國生產,而國內生技業者為了搶進中國市場,只好依循「潛規則」西進中國。這種景況,連中研院院長翁啟惠都憂心,時間一久,研發生產重心都可能大挪移到中國去,恐怕會步上電子業西移的後塵。

最後,馬政府一向單方面認為中國市場廣大,台灣產品有利可圖。但由於中國大多數醫院都由政府控制,台灣生產的藥是否能賣到中國市場,等於還是要看中國臉色。更何況中國是山寨王國,市場上假藥橫行,以兩岸食安協議簽訂後,國內受害廠商依然求償無門的經驗看來,台灣藥進入中國市場,也恐怕要像馬英九所說:「自求多福」。至於「自求多福」,這不就是馬英九在推動任何政策時,台灣人所要自覺的嗎?

(本文為 想想論壇 授權刊載,作者:Mattel,原文標題:【週一想想】認識宇昌認識抹黑 ,非經允許、不得轉載。)


延伸閱讀:

你不知道的國民黨:黨產坐擁 9639 億元,還拿來投資中國企業

拉抬國民黨選情的,是朱立倫還是這四個小朋友?

 

 

點關鍵字看更多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