歐習會落幕:中美網戰仍是首要問題,未來比核彈還難管

14501960384_697cf03076_z

文/陳之嶽、丁雪真、雄學琛

習近平首次對美國進行國事訪問,與奧巴馬舉行高峰會,試圖解決中美的網絡暗戰糾結。雙方取得共識,要揮別網戰陰影,追查駭客。中美簽訂協議,雙方承諾不會在「知情的情況下支持網絡竊取知識產權、商業秘密等行為」,但條文暗藏玄機。中方先遣部隊孟建柱與美方討論時吵得很厲害,習近平到華府後與奧巴馬吃了三小時「工作晚餐」才擺平。

冷戰時代,美蘇兩大強國之間最大的問題是核武競賽,雙方經過數十年無休無止的較量,終於在列根(里根、雷根)總統和戈爾巴喬夫主席時代達成了凍結核競協議,而成為冷戰終結前的一大里程碑。 後冷戰時代,美國與傲然崛起的中國的最大爭執是網絡攻擊問題。 華府數年來一直指責中國駭客不斷大量竊取美國聯邦政府人事資料、商業機密和智慧財產權,北京則矢口否認,同時指責美國的駭客(Hacker、黑客)也不斷入侵中國網站和政府機構,中國其實才是網絡世界的受害者。

但在這次中美高峰會上,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與美國總統奧巴馬數度密談,就是要解決雙方的網絡暗戰糾結。結果雙方取得共識,要揮別網戰陰影,並且要追查駭客。這次中美簽訂協議, 雙方承諾不會在「知情的情況下支持網絡竊取知識產權、商業秘密等行為」。問題是如何證明兩國高層對網絡攻擊行為不知情?空泛寬鬆的條文是否為各自之後的網絡行為留下一個瞹昧空間?

白宮國安顧問蘇珊.賴斯(Susan Rice)為安排習近平訪美,特地在今年八月先行前往北京,與中方磋商習訪美的會議內容。賴斯特別向中方提出中國駭客攻擊事件,並表示﹕問題極為嚴重,中方必須盡快主動處理,否則雙邊關係將急轉直下。北京當局了解到問題的嚴重性,乃緊急派遣中共中央政法委書記孟建柱率領安全、司法和資訊科技系統五十餘名官員,於九月九日專程到華府與賴斯、美國國土安全部長約翰遜(Jeh Johnson)、聯邦調查局長科米(James Comey)等人舉行一連串會談,九月十二日結束。

《紐約時報》引述參與會談的美方人士說,中美雙方在會談中「吵架吵得很厲害」。美方一再強調中國駭客無法無天,必須停止,否則美方將對中國進行各種形式的制裁。孟建柱則向美方要求遣返令完成(中共中央前統戰部長令計劃胞弟)和地產商郭文貴(與已落馬的前國安部副部長馬建過從甚密)。孟和美方經過四天的密集「討價還價」後,中方終於表示願意在網絡問題上和美方合作,獲取協議。孟的華府之行雖係臨時安排、倉促成行,卻為習近平的訪美凝聚最突出亦最受矚目的成果。

中國把習近平對美國的國事訪問定調為「增信釋疑」,其實這句話亦突顯了中美兩國之間充滿了猜忌、懷疑和互不信任的不健康動因。而這些因素直至習近平於九月二十四日下午從西雅圖飛抵華府時,仍未完全談攏。因此,當天晚上,美國總統奧巴馬和習近平進行了長達三小時的所謂「工作晚餐」,邊吃邊談,吃完再談,直至深夜。第二天在白宮歡迎儀式後,習奧又再談了兩小時。按照一般正常情況,兩國元首和政要都是進行工作早餐或午餐,而鮮少工作晚餐。可見習奧所面對的問題急迫性,亦即棘手的網絡問題。

九月二十四日傍晚,未打領帶的習近平先到白宮,和未打領帶的奧巴馬一起步行至白宮隔街的布萊爾國賓館,距離約一百公尺,兩名翻譯隨行。美方參與會談的有副總統拜登、財政部長傑克.盧、賴斯和美國駐華大使包克斯。中方則有中國國務委員楊潔篪、中央政策室主任王滬寧、中共中央辦公廳主任栗戰書、外交部長王毅等人。《華爾街日報》電子版說,九月二十四日晚上的布萊爾國賓館之會「是數十年來最重要的一次會談」。也許就在這次會談上,中美雙方就網絡問題達成了共識。

中美的網絡暗戰,十餘年來不斷。美國最新指控是在今年六月,美國聯邦人事管理局宣布超過四百萬聯邦政府僱員的信息被駭客竊取。僅一個月後,聯邦人事管理局稱再次偵測到駭客活動,將受資料洩露影響的人數更新為二千二百一十萬。基本上每十五個美國人中就有一個人信息遭洩露,中國駭客被懷疑為幕後黑手。

在彼此纏繞不休的網絡大戰中,互有攻守,但也鬥而不破。奧巴馬數週前曾經提出警告說,如果中國繼續網絡竊取美國的機密,美國一定反擊,並且一定會取得勝利。

但美國自己也被指責「賊喊抓賊」,因為它的國安網絡高手、前中央情報局技術助理愛德華.斯諾登(Edward Snowden)揭發,美國不僅曾經全面竊聽歐洲盟友與日本領袖的手機,也曾竊聽中國華為電子等高科技企業,竊取了不少秘密。

二零一四年三月根據斯諾登洩露的文件披露,美國國家安全局曾入侵中國企業華為總部的服務器以竊取該公司內部核心商業和技術數據,並監聽其高管,甚至希望藉助華為的技術漏洞,對其用戶通信進行監聽。斯諾登事件一點一滴發酵成一個輿論炸彈,炸毀了美國的道德高地。

目前沒有任何跡象顯示,美國曾經成功竊聽中國領袖的手機和電腦。但從歐洲與日本領袖的經驗推測,北京高層官員的手機與有關信息,都肯定是被瞄準的對象。

《紐約時報》於二零一三年二月曾發文指責中國對其進行網絡攻擊,並懷疑攻擊是為了針對一些報道過中國領導人或中國公司情況的美國媒體(如《紐約時報》和彭博社)。早些時候,美國麥迪安網絡安全公司曾發布報告指解放軍為對美網絡攻擊的幕後主導,報告認為,此前七年間對美國諸多企業進行過攻擊的駭客團體實為位於上海郊區的解放軍「六一三九八部隊」。

當時令美國人感到不安的是,駭客曾成功侵入施耐德電氣下屬的泰爾文特公司,而該公司的軟件可用於操控電網、天然氣和水資源系統。

斯諾登因不滿美國政府網絡監控行為,二零一三年六月決定將美國政府竊取公眾資料的行徑公諸於世。披露的資料中最震撼的莫過於美國國安局的「稜鏡計劃」——一項由美國國家安全局自二零零七年起開始實施的、能讓美國政府輕易獲取網路訊息資料的絕密電子監聽計劃。

「稜鏡計劃」曝光了美國長期對歐盟機構和歐盟多個成員國的監聽和網絡滲透行為。德國總理默克爾公開表示,美國對(歐洲)盟友的竊聽行為不可接受。奧巴馬陷進了外交泥沼中,忙著和盟友解釋,無法抽身去指責中國。

二零一三年五月十九日,美國開始「轉守為攻」。美國司法部以從事經濟間諜活動的名義起訴解放軍「六一三九八部隊」五名軍官,這是美國首次指控外國人員對美進行網絡犯罪。為此,中國中止了中美網絡工作組的活動,表達抗議。

另一個被美國政府點名批評的中國黑客組織名為「Axiom」。美國聯邦調查局就「Axiom」的網絡攻擊行為向美國企業發出警告,稱該組織資源充足,行動更加隱秘、機敏。以諾瓦塔公司為首、包括微軟、思科在內的美國十家權威網絡安全公司組成的網絡安全聯盟不久後發布報告稱,「Axiom」的威脅比「六一三九八部隊」更大,該組織滲透了超過四萬三千台計算機,受害人不僅包括政府機構、企業、記者,還包括人權和民主組織。

今年三月,美國源代碼管理平台 GitHub 公司聲稱遭到了「來自中國的猛烈攻擊」。有分析指出,攻擊者劫持了來自中國大陸境外的百度廣告流量,將其重新定向用於網絡攻擊。攻擊主要指向 GitHub 上託管的兩個鏡像頁面,分別來自反審查組織 GreatFire 和《紐約時報》中文網。

習近平於九月二十五日上午九時在白宮庭院舉行的歡迎儀式上表示,「我這次訪問美國是為和平而來,是為合作而來」,又說,「我們要堅持構建新型大國關係正確方向,使和平、尊重、合作始終成為中美關係的主旋律……我們要堅持互利共贏的合作理念」。習近平在結語中再次強調,「合作共贏是中美關係發展的唯一正確選擇」。當天中午,習奧在結束會談後舉行的戶外記者會上,宣布在經濟合作、氣候變化、旅遊、教育等一系列議題上達成協議,但最重要的是網絡安全。習近平表示,雙方將建立高層溝通機制,讓網絡安全變為中美合作的增長點,而不是衝突的爆發點。習氏又說﹕「中國堅決打擊網絡商業盜竊行為。中國會認真對待美方提供的任何案件信息。雙方不應把該問題政治化。」習氏並承諾建立熱線電話。

  • 奧巴馬對習近平半信半疑

然而,奧巴馬對習近平的說法和表態仍持「半信半疑」態度,他說,中國必須「言行一致」,現在是「聽其言」,而後要「觀其行」;他說,他對網絡威脅將始終保持警惕,直至中國完全履行諾言,停止網絡攻擊。在記者會上,奧巴馬提出的第一個議題即網絡安全,可見美方最關切、最耿耿於懷的就是網絡問題。

儘管中美達成四十九項成果,其中包括反暖化協議,中國承諾推動排碳交易(cap-and-trade),而被一些觀察家認為是習氏訪美的最大突破,以及設立中美經濟事務定期對話機制、在未來五年內鼓勵一百萬美國學生學中文的「百萬強」項目,但網絡安全仍將是未來中美雙方所面臨的最敏感議題。不少專家表示,當年核彈數目很容易查對,但網絡攻擊卻不易捕捉,「麻煩還在後頭」。

奧巴馬在會談中曾提出南海與人權問題,但習近平立場堅定,毫不讓步。他說﹕「南海諸島自古以來就是中國領土。我們承諾維護南海和平穩定……中國在南沙群島的有關建設活動沒有針對和影響任何國家,也無意搞軍事化。」習氏表示:「民主和人權是人類的共同追求,同時必須承認各國有不同的歷史進程和不同國情……。」奧巴馬在記者會上重申,堅定承諾信守基於中美三個公報(上海公報、建交公報、八一七公報)和《台灣關係法》的一個中國政策。台灣朝野對奧巴馬主動提及《台灣關係法》頗為振奮,大作文章,卻有意忽略奧氏所提的三個公報與一個中國政策。

習近平與夫人彭麗媛的座車於九月二十五日中午前往國務院,接受副總統拜登和國務卿克里的午餐款待時,在路上曾遭到一群來自北京、上海、湖南、河北等地訪民的攔截,並高喊「習近平,見訪民」。這群訪民遭警察驅散、逮捕,隨即釋放。習氏隨後派隨員接見訪民並收下訪狀。

習近平此次訪美誠然是中美關係史上的一樁盛事,但美中不足的是遭到兩件大新聞所掩蓋,一是天主教教宗方濟各訪問華府、紐約和費城,電視二十四小時報道,盛況空前;二是習氏伉儷在白宮庭院接受二十一響禮砲歡迎時,眾議院共和黨籍議長博納(John A. Boehner)突然宣布辭職(十月三十一日下台),震撼全美。這位來自俄亥俄州的議長係遭到共和黨內極右翼眾議員的壓力而掛冠,不但辭去議長職位,連議員議席亦一併辭掉。

習近平偕彭麗媛於九月二十二日搭乘專機飛抵訪美首站西雅圖,當晚接受中美關係全國委員會設宴洗塵接風。九十二歲的美國前國務卿基辛格拄著拐杖、傴僂著上身參加了晚宴,九月二十五日晚上又偕夫人南西到白宮參加國宴。習氏在西雅圖國宴會上強調,中國將繼續堅持反腐鬥爭,老虎蒼蠅一起打,是及時順應人民的要求,其中沒有什麼權力鬥爭,沒有什麼「紙牌屋」(美國電視劇 House of Cards,描述華府權力高層的黑暗腐化),並表示希望與美國加強合作,讓腐敗分子在海外永無避罪天堂。習氏在西雅圖宣布中國將購買三百架波音飛機,波音公司將在中國建裝配廠。

已七次訪美的習氏頗欣賞西雅圖,他說:「西雅圖是翡翠之城。西雅圖不眠夜讓西雅圖在中國人民眼中充滿吸引力。」他同時宣布二零一六年將舉辦中美旅遊年。微軟公司、亞馬遜網絡購物公司、星巴克咖啡連鎖店總部和波音主裝配廠皆設在西雅圖。

九月二十五日晚上的白宮國宴冠蓋雲集,菲律賓裔白宮女主廚負責主持盛宴,白宮另邀紐約華裔女主廚羅慕娟 (Anita Lo) 助陣,但羅主廚的專長並不是中國菜。國宴上有紹興酒、緬因州龍蝦,甜點則有月餅和巧克力製作的小橋與涼亭。

臉書 (Facebook) 創辦人扎克伯格及其挺著大肚子的華裔陳姓妻子亦參加國宴,扎氏在西雅圖已和習近平見過面,並用中國話與習氏寒暄。小布殊時代的勞工部長趙小蘭及其父親趙錫成亦赴宴,趙小蘭的丈夫、參院共和黨(多數黨)領袖麥康納爾婉拒赴宴,而由趙錫成代表。波多黎各裔女大法官史托特邁爾和前女國務卿奧爾布賴特、加州華裔女眾議員趙美心亦皆出席國宴。九月二十五日下午,彭麗媛和美國第一夫人一起到國家動物園為熊貓美香所生的小熊貓命名「貝貝」,美香的上一胎叫「寶寶」。

  • 習近平女兒習明澤隨行

據報道,習近平和彭麗媛的獨生女習明澤(一九九二年生)亦低調參與訪美,九月二十五日曾與代表團一起參加白宮歡迎儀式,連美國媒體亦未察覺。但《紐約時報》卻對習近平的四名貼身幕僚頗為注意,並稱他們從不接受美國媒體訪問。這四個對習氏極具影響力的幕僚是﹕號稱「三代(江澤民、胡錦濤、習近平)帝師」的中共中央政策研究室主任王滬寧、中共中央財經領導小組辦公室主任劉鶴、中共中央書記處兼中央辦公廳主任栗戰書和國務委員楊潔篪。但《紐時》說,楊潔篪的權力遠不如當年戴秉國。

習近平一行在九月二十五日國宴後,即搭專機於午夜時分飛抵紐約,下榻中資安邦保險公司所擁有的華爾道夫大飯店。此時適值聯合國大會和聯合國成立七十週年紀念,有三十多個國家與國際組織首腦住宿華爾道夫。過去數十年美國總統皆下榻華爾道夫,但安邦去年以十九億美元買下華爾道夫後,奧巴馬因怕被竊聽,已不敢再住該飯店,改住韓國人經營的皇宮 (Palace) 大飯店。

習近平九月二十六日在聯合國「可持續發展峰會」上宣布,中國將提供二十億美元給南南合作基金,作為協助窮國發展,並免除他們的無息貸款債務。習氏於九月二十八日亦首次在聯大發表演說,祝賀聯合國成立七十週年。彭麗媛於九月二十六日在聯合國總部參加「教育第一促進可持續發展」活動,並以流利英語發言。聯合國亦同時主辦女權峰會,而在美國的策劃下,聯合國還舉行「釋放這二十人」(#Free the 20)活動,催促包括中國在內的國家釋放被拘的二十名女權運動者(中國有三人)。彭麗媛亦用英語發表了第二場演說。據消息人士稱,習明澤對母親的英語水平頗具輔導之功。

習近平在白宮草坪上強調中美兩國「事在人為」,也要「順勢而為」,「不衝突、不對抗、相互尊重、和平共贏」。雙方發揮「鍥而不捨、積土成山的精神」,共同譜寫中美關係發展的新篇章。但冷戰後一直以世界獨強自居的美國顯然仍不願接受中國所提出的「中美新型大國關係」的說法,而中國也不願被美國頤指氣使,尤其是山姆大叔很明顯地在亞洲鼓動日本、越南和菲律賓與中國對抗之際,中國更不能束手就縛。中美關係如何在二十一世紀的大海中「乘長風破萬里浪」,需要兩國領導層發揮高度智慧和自我抑制之功,也就是習近平所一再強調的「合作、尊重、和平與共贏」的主旋律。

然而,也有一些史學家和政治學者認為,今天中美的猜疑和互不信任乃植根於雙方都不知道如何應付對方。就中國而言,百年來積弱不振,不是被西方列強欺負,就是遭日本蹂躪。但現在中國不但已經崛起,且成為舉世強國之一,使得美國(亦包括日本和西方)不知如何應付一個「有錢有力」的中國。另一方面,從窮國和弱國變成強大的中國,亦走到了如何調適自己,真正做到強而不霸的十字路口。世人都對中美二強寄以厚望焉。

(本文為合作夥伴《亞洲週刊 》授權刊載,原文標題: 中美揮別網戰陰影 高峰會同意追查駭客 ;圖片來源:medithIT,非經允許、不得轉載。)

點關鍵字看更多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