亞洲國家的困境:企業霸主與「門神」的共犯結構

文/楊方儒

雨傘革命過去一年了,週日又有民主派人士在金鐘放上巨幅黃色布條,但可惜的是,很快就被香港警方高效率的扯掉,同樣更可惜的,是這一年來,香港地產霸權越來越囂張跋扈。

去年遠雄董事長趙藤雄,因為涉嫌賄賂桃園縣高層官員時,無獨有偶, 香港有史以來最嚴重的新鴻基地產賄賂案也在審理。

香港重視法治勝過一切,依然爆發了嚴重的貪污事件。屢次收受賄賂、擔任新鴻基地產顧問的前政務司司長許仕仁,好比是新鴻基郭氏兄弟的「門神」,不論是提供政策機密掌握風向球,或者是打通上下關係,許仕仁無疑成了香港社會「地產霸權」的馬前卒。

極其相似地,趙藤雄為了取得桃園當地平價住宅的標案,「不得不」吸收桃園縣副縣長葉世文,這證明了馬英九雖然自己清廉無比,但從林益世、賴素如等案例來看,馬政府對於結構性的貪污問題,仍然束手無策。

現在來看,新鴻基與遠雄,都是港台名列前茅的地產商,郭氏兄弟與趙藤雄,也都是富比世榜上的大富豪,但他們在人前風光的幕後,幹的卻是為人不齒的勾當。關鍵在於,港台這些老派企業家,多數都是依循傳統的商業模式,更過度依賴政府政策的裙帶好處。比方說, 每當大陸新一輪的五年計劃公佈時,港台就有一大票專家學者,開始為企業爭相解讀五年計劃的新方向與新目標,然後港商、台商就開始跟著大陸政府走,不敢掉隊

特別是房地產業者,像是趙藤雄勢在必得的合宜住宅項目,都是由政府主導標案進行,地產商投標、拿地、蓋樓、銷售,所有環節都無法與政府脫勾,而且過程中的錯綜複雜,都顯得賄賂主事的公務員,如同趙藤雄所說「不給錢,會造成很多人麻煩」,成了不得不為的惡性慣例。

宋朝 李新 曾言:廉吏十一,貪吏十九。經濟學家 王亞南 在《中國官僚政治研究》一書中曾說,「中國一部 二十四史 ,其實是一部貪污史」。從習近平不斷揪出貪腐大老虎,兩岸三地這個時代的公務員,怎麼樣才能廉潔自持?而華人父母為何總是希望兒女進入公部門?

反過來說,那些以政府馬首是瞻,總是想要從政策身上撈得好處的企業,是應該被時代淘汰的。世界各國政府總是希望照料出一批成功的企業,當作執行政策的重要發動機,中國的國營企業們,也因此被美國作家麥健陸(James McGregor)暱稱為「共和國的長子」。不過,就算是三星成為了世界一流的 IT 品牌,但是韓國政府對於財閥的偏愛,以及衍生出來的共犯結構,也產生了一連串的副作用。三星歷來的「賄賂門」,以及三星李氏家族成了比韓國總統更具影響力的「太上皇」,肯定不是韓國社會所樂見的。

  麥健陸曾經形容中國經濟為「威權資本主義」(authoritarian capitalism),其實更貼近韓國的現況。至於台灣早已走出了國營企業的體制年代,但從遠雄與大巨蛋案的爭議來看,證明老一代企業家的思維,其實還是餘孽未清。

(本文為 Knowing 授權刊載,粉絲專頁:Knowing,原文標題:雨傘革命過去一年,香港地產霸權更囂張 ,圖片來源:pasuay @ incendo,非經允許、不得轉載。)

點關鍵字看更多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