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有錢,就只能賣掉自己的初夜」⋯14 歲柬埔寨少女的無奈心聲

(圖為示意圖,圖中人物非當事人)

記者汪倩如、王偉鑑/採訪報導

柬埔寨有個舉世聞名的吳哥窟,它替柬埔寨賺進了數十億美元的觀光收入,但是吳哥窟所在的暹粒市,卻沒有因此得到好處。除了依舊是最貧窮的縣市,觀光帶來的人潮,讓當地的性交易氾濫,還有貧窮家庭出賣自己的小孩,台灣在當地的志工也因為關心童妓問題,曾遭到黑道的威脅。

柬埔寨有超過 35% 的人口生活在貧窮線下,鄉下大多數家庭,每日收入低於美金 1.25 元,孩子的童真無論男孩女孩,竟然成為販賣的資產。

台灣 NGO 長期觀察者 Sally:「在完全沒有能力的情況下,他只能去把家裡最值錢的,也許就是小女孩,把她賣掉。把 12 歲以下的孩子賣出去,他的收入也許是三、五百塊一夜(初夜)。」

約 1 萬 5 千元台幣就出賣掉一個孩子的童真,但卻是貧窮家庭不可能存到的財富,也是整個柬埔寨社會不能說的秘密。

Sally:「它畢竟又是一個觀光地區,所以很多外國人來這邊就是會有買春的念頭,我們要怎麼樣去保護這些孩子,對我們來講也很難。因為其實吳哥它是一個佛教國家,他對這方面的議題非常保守,縱使在鄉下有這樣的問題,大家都三緘其口,沒有人會承認。」

在暹粒市區,長期教貧童畫畫的台灣人小漢,就曾經與童妓產業背後的力量交手過。

小漢:「有一陣子,我發現兩個大女孩不見很久了,跑那些私娼寮想要找,但是未成年女孩是不會展示出來的。後來有人發現我之後,就把一把槍放在桌上,就說『我們知道你是誰,你從哪來,你住在哪裡。』」

在人蛇集團操控下,一般力量難以接近。採訪小組嘗試深入,在暹粒市區多處夜店、KTV,幾十個年輕小姐排排站,但想找到未成年的,就連國外媒體也得跟著救援組織長年追蹤。

「那天晚上要出發前我很難過,我大概知道我要去哪裡,但因為我家很窮,所以我必須要去。」Toha 在 14 歲那一年,被自己的媽媽賣掉初夜,她先被帶去醫院開立處女證明,幾天後被送去旅館和嫖客共處三天。

Toha:「我回到家以後,大概過了兩個禮拜,那個男人又再叫我過去。」

Toha 的童貞為家裡賺得 500 美金,她出生在窮漁村斯維帕克,同村 8 歲到 12 歲的孩童幾乎全被賣掉,她是少數被救援出來的。

美國 AIM 國際組織創辦人 Don Brewster:「那些人想把她抓回去,老實說連她媽媽也要送她回私娼寮。」

AIM 國際組織人員:「處女交易一直持續著是因為極端貧窮、性別歧視,還有鄉村迷信造成的。在柬埔寨性觀光客會特別來找大概八歲的小女孩,到醫院開設處女證明,再付 300 塊美金和他們發生性關係。」

蒐證影片就拍到娼寮裡,好幾個小女孩供人挑選,小哥哥還當皮條客,跟人講價、帶看環境,執法寬鬆尋芳客不易被抓,是童妓產業能在柬國蓬勃的主因,國外來的買春客年紀約 28 歲到 68 歲間,隨著觀光發展,市場需求越來越大,人蛇流竄到全國鄉間蒐集兒童。

「(仲介)他們上門就問說,你要不要讓孩子來賺錢啊?」這是在鄉間最常聽聞拐騙父母讓孩子入火坑的把戲,柬國婦人:「有些父母相信了就讓孩子去了,但出去並不是去工作,而是去賣淫就被賣掉了。」

Sally:「因為吳哥窟是一個多神聖的地方,你怎麼可以把這種事情講出口呢?所以他們完全拒絕,拒絕承認他們有這個雛妓、童妓的問題存在。」

景點區內,多的是這樣小小年紀和客人討價還價,這樣的景象比起被親人出賣的孩子,只能說是不幸中的幸運。

(本文為合作媒體《三立新聞網 》授權刊載,非經允許、不得轉載;首圖來源: Transformer18,CC licensed)

點關鍵字看更多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