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最低基本工資冠全球,讓窮人也能勇敢消費

11922068134_706cbbeec1_z

文 / 蔡榮峰,澳洲國家大學戰略及外交雙碩士

 「如果連窮人都敢消費,生意人怎麼會怕投資賺不到錢?」

在台灣,最低工資影響就業率成長通常有兩種說法:一種是因為提高最低工資後,為了抑制通膨,利率變高,企業主還款壓力增加,使徵才需求降低;另一種則是透過裁掉生產力不足的員工、轉嫁原有工作給剩下的員工來彌補公司的人力成本。

在澳洲,政府也懂這種理論,還是選擇維持高薪政策,這是為什麼呢?

澳洲與其他英語系先進國家,在中高薪資調漲政策上沒有太大的不同,不過澳洲低薪階層的最低基本工資卻高過其他先進國許多。

澳洲人這麼做,背後的邏輯是「維持消費力基本門檻,經濟活水就能源源不絕地流動」,如果連窮人都敢消費,生意人怎麼會怕投資賺不到錢? 只是澳洲採取的措施不像台灣,非要等到經濟停滯了才發「消費券」,反而是從小資階級的日常著手。

ip25kdyj_20150429

澳洲政府不是一天到晚開大門談自由貿易。更重要的是讓勞工知道,門開了以後,國家還是繼續當你靠山。 因為這樣的政策,澳洲的窮人並不窮。

澳洲人認為若是透過精密計算、抓住溫和調控的力道,工資調漲反而能帶動消費、刺激整體經濟成長。因此, 澳洲政府將基本工資調漲視為一個區間的概念,重點是「如何調」,而不是「要不要調」。

換句話說,如何精準計算、將各種影響因素納入考量,才是政府決定該如何調漲基本工資最重要的任務。此外,澳洲政府規定雇主每年必須投入一定比例的金額作為訓練之用,不只是讓受雇者有飯吃,也逐漸提高這些勞工的生產力。

  • 澳洲基本薪資每年穩定上漲

063ai9ih_20150429

 

本圖表以 2003 年 12 月 3 日為基準;WPI(RHS) 長條圖是扣除紅利後的公私部門時薪水準 (各季),WPI(LHS) 則為該年均值;AWOTE 為稅前收入除以就業人口所得平均薪資水準 (每周),AWWI 則為 AWOTE 的年均值;C14 與 C10 則為礦業相關最低

圖表來源:Statistical report—Annual Wage Review 2013–14

新鮮人,先別來澳洲找工作

基本工資調薪的主導單位,是澳洲平等工作委員會(Australia’s Fair Work Commission),每年發布的年度工資審議報告 (Fair Work Commission Annual Wage Review) 將經濟成長、生產率、企業競爭力、通膨指數、名目薪資水準、勞動市場需求、受薪中位數生活支出、國民經濟壓力指數、時薪計算產業 (如礦業、水電工、零售業) 通通納入考量。

2014 年澳洲的最低工資時薪高達澳幣 16.87 元,週薪澳幣 640.90 元,比 2013 年小幅成長了 3%。

在澳洲,與同期通膨率 2.25% ~ 3.25% 約略;也就是說 澳洲政府透過政策,保證薪資成長不會跟通膨差太多,藉以維持澳洲消費者信心,帶動經濟持續成長。

不過,澳洲這種系統也並非沒有缺點 許多企業主認為基本工資年年調漲、一定比例的訓練費用會造成人事成本壓力增加,使內部資金困難;於是改採約聘或時薪制,用一年一聘或不固定時數的方式來增加效益比與彈性空間,也有從外部找已經具備能力的跳槽員工,而不是訓練新進人員的現象,使得近年來也出現澳洲新鮮人正職工作越來越難找的趨勢。

只能說,當政府挺人民的時候都還有這種變相剝削的情況,更何況政府與財團站在一起呢?

幸好,澳洲政府對最低基本工資的保障,還是能讓暫時無全職工作的人求得溫飽,並且透過日常消費,繼續為澳洲創造經濟成長與新的工作需求。

本文由 世界公民島 授權提供,作者蔡榮峰,為「島國連線」部落格共同創辦人、澳洲國立國家大學戰略暨外交雙碩士。原文標題: 澳洲 : 高薪政策背後的邏輯思維 。圖片:世界公民島、Nicki Mannix,CC。未經授權,禁止轉載)

備註:

根據經濟合作暨發展組織(OECD)報告,澳洲全國基本薪資是已開發世界最高。這份報告列出有法定基本工資的 27 個國家,台灣年輕人打工度假首選澳洲穩坐第 1,盧森堡、比利時、愛爾蘭、法國分列 2 到 5 名。

OECD 調查來自 2013 年數據,其中澳洲規定基本時薪是 15.96 澳元(約新台幣 390 元),扣除所得稅、調整生活費差別後,實質薪資約略是 9.54 美元(約新台幣 290 元)。其他國家法定基本時薪雖然有高於澳洲的情況,但因課稅也較重,所以實質收入不如澳洲。

澳洲自 2015 年 7 月起,調整最低基本薪資,時薪增加至 17.29 澳元,週薪為 656.90 澳元,平均漲幅為 2.5%;台灣同時間也調高最低基本薪資,時薪從 115 元調高為 120 元;月薪從 19273 元上調至 20008 元。

點關鍵字看更多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