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間停止 31 年後,車諾比鬼城成為新興觀光勝地,年吸萬人朝聖

2274366739_7d6328c0e8_b

(圖片來源:Pedro Moura Pinheiro, CC Licensed)

31 年前的 4 月 26 日,這天,烏克蘭北部的普里皮亞季豔陽高照,孩童們依舊在庭院玩耍,但他們未知的,是環繞在四周的輻射塵,與超過正常值 1 萬 5 千倍的放射性物質,以及前一晚核電廠發出轟然巨響的原因。

在政府的消極作為下,他們後知後覺,原來那一夜,車諾比核電廠 4 號機因輸出功率遽增導致爐心熔毀引發氣爆,造成大量輻射物質外洩。1 天後,蘇聯政府才緊急宣布,核電廠周圍約 1,004 平方英里、和法國巴黎差不多大小的地區必須強制撤離。普里皮亞季也從一座新興的都會區,回歸寧靜,成為名符其實的空城,時間也這樣靜止了 29 年之久。

將近 30 年過去了,現在的車諾比,又是什麼樣的景象呢?

新一代石棺,今年啟用

車諾比核災發生後,當時的蘇聯政府用了大量的鋼筋混凝土,在爆炸的四號爐外興建一座超大型「石棺」,阻隔輻射汙染,為了這項工程,蘇聯政府更派遣了近 60 萬人進出這個輻射值嚴重超標的重災區,但當時政府刻意的封閉資訊,也讓這些人沒有做好充足防護,有將近 4 千人因為輻射引發的癌症或白血病死亡,存活者則多數深受後遺症所苦。

2273277067_0c470f3d5b_b

被巨型石棺封閉的車諾比核電廠四號爐(圖片來源:Pedro Moura Pinheiro, CC Licensed)

但這座石棺經過數十年的風化後,已經開始崩壞,為避免內部的輻射物質再度外洩,由國際捐助的第二代鋼鐵製「特大號」石棺已經開始組裝,預計今年內完成,將可完全遮蔽第一代石棺,效能長達 100 年。

被遺落的車諾比遺族

每一年的 4 月,這些曾居住在車諾比核災疏散區內的民眾,都會結伴回到這個「家鄉」,回憶曾在這裡生活的點點滴滴。

由於車諾比核災發生的日期與東正教的掃墓節相近,許多居民也會一併到核災前就已長眠於此地的親人墓前,除了懷念他們所愛,也哀悼在過去 29 年來,那些因為過量放射物質而陸續病逝的人們。

儘管車諾比因為核災關係變成一座大空城,但也並非完全杳無人煙,除了仍持續在核電廠內工作的工人會利用廢棄的建築物搭建工寮居住外,還有約 200 位居民自從核電廠災變後就堅守在管制區內,婉拒被安置、搬離,而他們大多是受限於健康因素、行動不便的獨居老人。

15890936111_bd860bd362_b

曾經居住在核災管制區內的老先生,在經過超過 1/4 世紀後重回他在核災前的居所
(圖片來源:Michael Kötter, CC Licensed)

延伸連結:Chernobyl 29 Years Later: What’s Left And Who Comes Back

輻射沒在怕,黑暗旅遊業近年興盛

根據英國《每日郵報》報導,車諾比核災發生至今將近 29 年,核電廠鄰近地區的輻射數值已經逐漸下降至安全範圍,這也讓「黑暗 料理界 旅遊業」(Dark tourism)因此迅速發展, 1 年就可吸引將近 1 萬人前往;

而隨著逗留的天數不同,價格也不同,一般而言,若要取得封鎖區的觀光通行證,價格約在 100 至 400 美元左右(約新台幣 3000 元至 12000 元左右)。

雖然在封鎖區域內短暫停留非常安全,但所有的參觀活動都被高度監控,遊客除了必須檢附相關文件外,也不準將封鎖區內任何物品攜出,甚至為了避免輻射落塵附著在衣物上,監管單位還禁止遊客坐在地上,當遊客離開後,還必須經過多個掃描儀,確保身上沒有沾染過多的輻射。

15073217354_e4df8dab4c_b

核災後就再也沒人打過球的籃球場(圖片來源:Michael Kötter, CC Licensed)

377720883_dde9ba546f_b

杳無人煙的兒童樂園,摩天輪已經靜置了 29 年(圖片來源:Trey Ratcliff, CC Licensed)

2280717789_897171c854_b

位於普里皮亞季城內的荒廢幼兒園,玩具仍在原地,但已無人玩耍
(圖片來源:Pedro Moura Pinheiro, CC Licensed)

15709888186_d9fc8cb0b0_b

封鎖區內的廢棄渡輪,已經生鏽腐朽(圖片來源:Michael Kötter, CC Licensed)

3758044691_6d9dc50211_b

散落一地,還來不及發放的防毒面具(圖片來源:Timm Suess, CC Licensed)

廢棄的游泳池與跳水台(圖片來源:Pelle, CC Licensed)

4853749429_c06314664a_b

核災後,就聽不到學生喧鬧聲的教室(圖片來源:Roman Harak, CC Licensed)

而在距離核電廠僅 3 公里的「空城」普里皮亞季成為新景點後,因為觀光客大肆造訪的緣故,旅遊業者甚至開始整建附近小鎮的老舊酒店,為那些想在此地過夜的旅客們提供食宿,其中新落成的「鄉村小舍車諾比亞飯店(Countryside Cottage Chernobyl Hotel)」,距離隔離區域的檢查哨僅 5 公里。

chernobyl-hotel

鄰近核災封鎖區的「鄉村小舍車諾比飯店」內部配置(圖片來源:Tripadvisor

延伸連結:
Holiday in the death zone: How nuclear disaster-hit Chernobyl now has 10000 tourists a year
◎A trip into the Exclusion Zone

台灣獨立記者,勇闖車諾比災區

雖然車諾比核災已經過了 31 年,但許多真相卻始終封鎖在核電廠的石棺與管制區的封鎖線之內,台灣獨立記者廖芸婕、影像工作者林龍吟在去年 2 度前往白俄羅斯,製作《遙遠人聲 Distant Echoes》這個多媒體網站,透過聲音、影片、360 度全景影像等素材,完整呈現白俄羅斯災區中的災民處境、口述歷史、生活紀實等不同面向的資訊。

廖芸婕表示,白俄羅斯是受車諾比汙染最嚴重的國家,吸收 7 成的車諾比核災輻射塵,但因為言論自由度極低、新聞媒體採訪受限,加上災區嚴格封閉,過去外界對白俄核災傷痕,著墨甚少。她希望透過這個採訪,給正值擁核、反核兩派立場拉扯的台灣人做為參考。

延伸連結: 遙遠人聲

distant

由台灣獨立記者廖芸婕、影像工作者林龍吟製作的《遙遠人聲》網站,紀錄白俄羅斯核災災區的第一手資訊
(圖片來源:翻攝自 《遙遠人聲》 網站)


想看到每天《報橘》精選好文?趕快把我們加入你的 Telegram 好友

 

點關鍵字看更多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