資本家都能肆意實驗金融創新,那試試讓基本工資變 48K 又有何不可?

2678453389_b997dd3496_z

作者:臺北藝術大學副教授 王盈勛

眼看選舉在即,大勢又對其不利,過去對基本工資錙銖必較,連一顆滷蛋的漲幅都要琢磨許久的執政黨。突然之間就「慷慨」了起來,有立委連署提案,要將基本工資「大幅」調高到 24k。

此議一出,馬上就有人跳出來說,此乃媚眾討好,一切只為了選舉,將影響台灣經濟至鉅云云。

立委是為了選舉,這自然不在話下,但這對經濟究竟有什麼影響?學界雖然對基本工資的研究很多,但在台灣的經濟實務上,實則未曾「有痛有癢」地大幅調漲過基本工資,因此這些所謂的影響,並不曾在台灣真實出現過,而只是臆測與推論。

既然是推測,我們不妨就勇敢一點,用「誇張」一點的數字來設想一下,如果基本工資一口氣調高到孫大千委員提案的兩倍,48k 台幣,究竟會發生什麼事?經濟專家的典型推測通常是這樣的:大幅調高基本工資,將會讓企業營運成本大增,不堪負荷的公司將會倒閉,導致失業率升高、企業出走,而還做得下去的廠商,也不得不調高產品售價,最終將造成企業、消費者與受雇者三蒙其害的悲劇結局。

老實說,作為一個商管學院的畢業生,我也覺得出現這種悲劇的可能性不小,但這會不會是「結局」呢?那可就不一定了。

這個世紀到目前為止,歷經了兩次全球性的金融危機,規模都大得嚇人,牽扯到幾百億、幾千億美金的虧損。那些反對資本主義的人,都咒罵那些亂搞、胡亂設計衍生性金融商品的資本家、華爾街投機客,然後說,資本主義就要完蛋了。偏偏資本主義自我修補、自我療癒的能力超級強大,現在的資本主義不但活得好好的,全球很多重要股市還頻創新高,連台灣都要逼近萬點的高峰。

我可以跟各位保證,那些引發全球金融危機的金融發明,絕對要比調漲基本工資到 48K 還要誇張很多,甚至已達離奇的地步。那為何我們覺得,調漲基本工資要真的有事,資本主義就無法打斷手骨顛倒勇,更加繁榮興盛呢?台灣產業的創新轉型遲緩,很重要的原因,不就是過度仰賴廉價的勞動力 ,一舉調高基本工資到 48k,或許正是一次淘汰附加價值過低產業,讓台灣可以邁步向前的絕佳契機 ,而人們的收入大增,不也正好有錢來買高附價價值的產品,最終是企業、員工與消費者三贏的喜劇結局。

說穿了,金融資本家可以肆意地實驗「金融創新」,倍增基本工資卻被認為試都不能試,兩者的差別,可能只在於前者有政府拿納稅人的錢來收拾爛攤子(就連台灣的兩家壽險公司倒閉,都花了我們六百多億台幣),後者倒楣的還包括企業而已。

因此,除非我們就大方承認,資本主義的療癒效果,就是資本家限定而已,要不然,48k 的基本工資實驗,又有什麼可怕的?。

(文章來源:王盈勛授權,原文出處:如果 基本工資變成 48k,圖片來源:Nick Ares, CC licensed)


點關鍵字看更多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