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到自己的戰鬥位置,繼續戰鬥下去」,這才是扎根太陽花精神的方式

 

作者:音地大帝(大腸花論壇主持人、社運工作者)

去年三月的318佔領立法院行動,是馬英九執政以來規模最大的社會運動,這場運動涵蓋了跨越階層的參與者,吸引整個社會的注意,捲起公民意識覺醒熱潮,並讓反對國民黨成為全民關鍵字,也影響了去年九合一大選的結果;但由於引發運動的反服貿議題其實並沒有完全擋下,因此也有多人認為這是一場失敗的社運。

一年過去了,各種紀念318的活動與檢討聲浪陸續回歸,不但已常被提及的運動明星光環、決策黑箱與社運資源分配不均的現象,再次成為話題,也有323佔領行 政院行動的參加者,想知道發動這場佔領,造成自己被國家暴力傷害的帶領者是誰。然而同時卻有更多參與者在意的不是誰讓自己挨警察打,他們更在意自己的痛能替這個國家換來什麼。場內外的猜忌、爭吵、切割、背叛,則跟各種溫馨、感人、覺醒的反服貿故事一起,在一周年的時候被提出,做為記憶318的方式之一。

太陽花運動留下太多貢獻給社會,也留下太多身心傷痛給許多個別參與者,任何人都可以對318的任何切片做詮釋,做出屬於自己的評論,這場運動的樣貌太多元, 每個人都有一種只屬於自己版本的太陽花故事,只要是當事人親身感受過的事實或情緒,無論他人認同與否,都是這運動歷史的一部分。

太陽花運動本身的目的沒有達成,運動的過程是有機發展卻也傷痕累累的,但若把視野從個人經驗層次拉開,運動的影響則是成功的。

在社會層面上,太陽花影響了許多人關心社會議題的方式,從無感轉為積極參與,也改變了觀看議題的角度:松菸護樹運動便因消化318動能而茁壯,讓護樹行動延續至今,並成為決戰大巨蛋弊案的灘頭堡;427佔領忠孝西路行動時,也有許多自太陽花才開始走上街頭的朋友參與,並持續與噴水車對峙到天亮,迫使馬政府宣布核四封存;當初社會輿論對關廠工人臥軌行動的批評充滿無情,今天民眾卻能為了臥軌案無罪而歡呼;面對下一次國會選舉,第三勢力也在民眾不再只把政治眼光 放在藍綠兩大黨身上的氛圍下,被選民期待能對現有政黨結構產生正面衝擊。這些都是靠著公民集體參與才能達到的政治成果,太陽花則是引發公民參與的火種。

回到個人層次,僅是回憶自己在318當中的美好,或止步於這一點改革成果是不夠的。太陽花退場一年來, 我們應該自問,比起去年此時,自己對政治現實是否有更深入的了解,對於關心的議題是否有投入更多研究與行動 ;此時還有很多需要你我關注的重大議題正在發生:國道收費員案,桃園航空城,居住正義等,當然還有更根本的國家體制要往哪裡去的問題:台灣人是否要獨立建國、該怎麼建國、該建立成什麼樣的國家?人民為了讓台灣成為一個更美好的社會,而站上街頭支持太陽花,如今太陽花已成歷史事件,但想要讓國家更進步,自己的參與就一刻也不能停,不論是何種形式,到最後都要付諸行動,改變才有到來的可能,就像318當晚群眾從議場外破門而入一樣。

我做為一個網路媒體人,我能做的是讓議題與運動的能見度提高,而你也能找到你自己的戰鬥位置;深化自己的能力,思考出屬於自己的行動角色,這就是太陽花運動留給每個人的課題。

(本文為音地大帝授權,原文刊載:蘋論陣線 — 記憶太陽花運動的方式 ,非經授權、不得轉載;圖片來源:蘋果日報)


點關鍵字看更多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