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多久沒在捷運上看書了——我說的是紙本書

bcn-metro-reading

日劇《Legal High》中,正劇出現的第一個場景是女主角與男主角在城鐵中相遇爭吵,其中男主角當時手上就拿著一本漢語教材。這種類似的場景在日本電視劇中屢見不鮮,在住處和工作地點來往通勤的人們習慣在耗時長久的城市鐵路中閱讀。

其實不僅是日本,在歐美發達國家,在地鐵等交通工具中,手捧著書本閱讀是經常能夠見到的攝影題材。作為對比,我國大城市的地鐵中,更多的場景是在玩手機。因此,從這個表像上來看,這也是許多人進行批判和反省的素材。

[APPL(Legal High 劇照)

「通勤的時候閱讀」這種國外司空見慣的場景在中國真的是水土不服嗎?之前也有調查顯示,國人人均書本閱讀量嚴重滯後,而聰明的猶太人則是世界領先。以我自己為例,因為職業習慣,我每天的閱讀量並不少,但是近來卻很少閱讀紙質書籍。而在更早之前的學生時期,我每年的紙質書本閱讀量大概超過三位數,如果加上雜誌的話,這個數字還得翻倍。不敢說自己代表亞洲代表中國,不過感覺自己也算是紙質閱讀轉向屏幕閱讀,碎片化閱讀的一個縮影。

何必強求紙質書

在北上廣深的地鐵閱讀紙質書是怎樣一種體驗?首先紙質書一般塊頭大,不便於攜帶,然後這個大城市的地鐵基本很難有空位可坐,需要騰出手來握住把手,單手很難隨意翻書。反倒是手機和 Kindle 更利於握持和操作。

前不久《中國青年報》一篇文章介紹了這種趨勢變化:硬件和軟件的變革,推動著地鐵閱讀的普及。這篇《地鐵閱讀時代來了》的報導提到,噹噹通過對“噹噹閱讀”應用的讀者閱讀習慣研究發現,用戶的閱讀時段主要集中在早 8 點、中午 12 點、晚 8 點後這 3 個區域,這三個時間點恰好就是地鐵交通的高峰期。

尼爾森圖書公司此前發布的《2014 年全球圖書市場報告》中也可以找到佐證。報告明確提到,電子書仍是影響全球書業走勢的最大變量,比如印度、中國、巴西等國,其電子書市場正在“快速成長”。

152625131727174_39

不過雖然地鐵電子閱讀的形勢向好,不過有研究表示,小說類、通俗心理學類占大頭,追求碎片閱讀,試讀本、字數在 5 萬字以內的電子書較受歡迎,閱讀模式還比較輕和淺。國家圖書館工作人員田苗對這份數據並不感到意外,他說:

“不僅是電子閱讀,在普通閱讀領域情況也是如此。一方面是國人平均閱讀量低,一方面是嚴肅閱讀的傳統還未建立起來”。

這樣的背景下,產生了一個公益項目就是“ M 地鐵·圖書館 ”。北京市民乘坐 4 號線的圖書地鐵專列,通過掃描車廂內二維碼,將可免費閱讀國家圖書館開放的優質資源。第一批上線向乘客推薦的圖書以社科類圖書為主。如《書法沒有秘密》、《文字的故事》等。每隔一段時間都會更換閱讀主題,每個主題約有十多本書籍可供乘客閱讀。

passengers

雖然對於用戶是免費的,不過書籍的版權費還是得有人買單,每一位乘客只要在線閱讀了一本書,國家圖書館就將付給版權方 3 元(人民幣)。乘客掃過二維碼後,經在線註冊,既可以免費閱讀圖書,同時也成為國家圖書館的註冊用戶。這意味著,乘客能享受到國家圖書館整體的資源服務,包括每天舉辦的講座、培訓、展覽信息以及新的推薦書目。

國外是什麼情況?

這個公益項目也引起了國外媒體的注意,FastCompany 還專門進行了報導。

和國外媒體對北京的地鐵閱讀進行報導類似,我們的媒體也樂此不疲地對國外地鐵閱讀進行歌頌,其中一些還頗有 八卦周刊 的氣質。與我們不同的是,國外在地鐵閱讀中確實出現了很多紙質書的身影,在配上一些形象良好的歐美型男,自然就很上相。

20150216013713306

那麼,一些西方國家喜歡在地鐵閱讀紙質書除了他們確實擁有更好的閱讀習慣之外,還有沒有其他原因,為何電子閱讀沒有大舉入侵?按理說,台灣人也有不錯的閱讀習慣,為何他們的地鐵中還是玩手機的多?

一個合理的解釋是,許多西方國家地鐵沒信號。比如紐約三個最大的地鐵站時代廣場、哥倫布圓環和洛克菲勒中心直到前年才有手機信號,還僅僅是地鐵站裡,而運行中的地鐵就別想了。台灣有 德國留學生也指出 ,幾年前德國地鐵乘客喜歡看書大多是因為手機沒信號,有時候需要講完電話才進地鐵站。而最近幾年華為在西方國家接單,為許多地方的地鐵鋪設電信基礎設施,這樣國際友人也能在地鐵中享受 3G、4G 網絡了,於是德國人也開始在地鐵裡玩手機了。

從華為到地鐵玩手機,看似有些蝴蝶效應的味道,不過邏輯倒是說得通,也得到了一些人的驗證。

當然,網絡信號應該是地鐵閱讀習慣的影響因素,而不是決定因素。相較之下,我們大城市地鐵的信號狀況 可能會好一些 ,就我個人體驗,北京、廣州、武漢和深圳等城市的地鐵中大部分都有信號覆蓋,其中移動的覆蓋最好,多數時候 3G、4G 不會斷,偶爾會跳到 2G。

回到前面所說的,雖然我們地鐵比較擁擠,但是好在信號不錯,類似於國圖在北京地鐵開展免費圖書閱讀活動才能得到響應。許多乘客也表示,這就像是坐地鐵帶來的增值服務。

在之前 亞馬遜和幾大書商決裂 的時候,亞馬遜 Kindle 部門的高級副總裁 Russell Grandinetti 對《紐約時報》這麼說:

“如果你把電子書價格定得很高,這樣的話你做的事情將會緩慢且痛苦地被時代拋棄掉。你必須往大了看,書籍不再只是和書籍競爭,它的對手還包括 Candy Crush、Twitter、Facebook、流媒體視頻以及免費報紙。這是一個全新的世界,去建造一個護城河已經於事無補了。”

(轉載自合作夥伴《i 黑馬》,原文標題「你有多久沒在地鐵上閱讀了?」)


想看到每天《報橘》精選好文?趕快把我們加入你的 Line 好友

加入好友
   

點關鍵字看更多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