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陽花學運一年後】請記住我們站出來代表自己的決心和追求民主的堅定

Posted on
IMG_3025

《BO 導讀》:離去年的 318 學運又過了將近一年,還記得學運期間我們是多麼熱情、堅定的在捍衛民主嗎?但隨著時光推移,那些團結的夜晚、無畏的精神,變得只是偶爾被提起,然後終至淡忘。直到今年 2 月 10 日,檢方起訴了 119 名參與太陽花的參與者,大家才彷彿又清醒一般,開始對此感到激昂、憤慨。

以下的文章是作者李拓梓寫於去年 3 月,內容描述當時他在議場內看見年輕學子們展現了多麼美好的人性,同時也為社會帶來希望。此時此刻,讓我們也跟著作者再次回到太陽花學運時,看看那時我們的決心、我們的感動,再想想現在的自己,是否依然願意捍衛民主、捍衛所相信的價值,還是已隨著時間,將曾經勇敢的自己留在歷史裡?

那一夜,你們衝進議場後,我匆匆趕回議場二樓,護著你們對抗警察幾波攻堅衝突,坐在門口喝止警力集結又退散,直到天亮。從那天開始,本來以為只是無限期杯葛與協商的「立院黑暗期」,加入了你們青春而無畏的身影,讓總覺得立院死氣沉沉的我,重新找到了一點工作的鬥志。

講起來很丟臉, 因為正是我們這些從事政治工作的「大人」對多數暴力束手無策,也才有你們今日的激烈行動。 那個晚上,我站在立法院的圍牆邊,看著你們青春的臉孔,坦白講我很震撼。過去我們黨內辦的幾次大型活動,我若非工作需要,並不是很有參加的熱情。動員的總是老面孔,他們當然是堅定的支持者,但是隨著時間過去,他們一年都比一年更長一歲,越來越不捨得讓他們勞碌奔波,一趟從大老遠來到台北,然後又匆匆趕回。有時看著他們有點空洞的表情,執著地問我們黨要往哪裡去,台灣要怎麼辦,我都很想別過頭裝作沒聽見。
但是看見你們,裡面有我的學弟妹、有我的學生,有些是關心公共事務的,喜歡找我討論政治;有些則很少關心,聽過名號的立法委員不超過三人。這幾天,你們一波一波的來到現場,建立起的秩序,以及「阿宅們」所建立各式各樣令人驚豔的裝備,防禦工事、強波器、通風管、網路線,真虧你們想的到。
比起第一天你們衝進立院,還有人傻呼呼地問助理廁所在哪裡,你們漸漸地因為抗爭時間的延長,而建立出一套管理的頭緒。裡面也許有些亂七八糟的事情、傻里傻氣的白目,但都無礙於整個運動對於這個死氣沉沉島嶼的衝擊。我說你們帶給大家一點希望的感覺,好像有點肉麻,但至少對我個人來講,確實是這樣沒錯。

議場內的學生堆疊椅子以阻止警方進入。(圖片來源: 維基共享資源

和你們相比,我出生的太早。和上一波大型學運的「野百合」們相比,我又出生的太晚。我沒什麼學運經驗,只有在大學讀書的時候因為抗議學校砍樹蓋大樓,不小心打破校長室的玻璃;以及為了保護一位遭到不幸的女同學,包圍過警察局這樣而已。這幾年,你們頻上街頭,而我年歲漸長,承蒙其中幾位與我的私交,相信我的經驗,偶而有機會能和你們交換意見。
我的意見經常充滿妥協,陳義不會很高;我總是想著收拾殘局的方法,留一點台階給人下,和你們充滿激情的主張有那麼一點距離。你們想必知道,那是因為生命經驗所帶給我的痕跡。我這一代人,據說是紅燈最前面的那排摩托車,每個都蓄勢待發,但是燈永遠也不會換。你們一波一波的湧上來,帶給我們些許焦慮,與往前走的迫切性。但我們似乎太習於秩序,只會在有限的範圍內向前攀爬,氣魄上遠不如你們有計畫的衝鋒。
總之你們衝進去了,衝進去之後,我們忙碌了起來。可以在院區中穿梭的人只有我們,我們進進出出,偶而夾帶你們、夾帶你們的食物、夾帶你們的訊息。我們和我們的老闆幫你們看著門,不要讓莫名其妙的人,或者警察,混入你們之間。有些人說你們被政黨所策動,我想那是因為他們不相信人性有美的一面,一起為共同的目標努力的一面。

立法院議事大堂全景(圖片來源: 維基共享資源

有人質疑我,難道沒有別的手段,一定要以占領議場來凸顯主張?我願意幫你們辯護,的確沒有。體制內的我們,早已為了擋不下多數黨的暴力杯葛過議事、打過架、甚至幾度人仰馬翻的夜宿議場都無效,而感到油盡燈枯、江郎才盡。 是因為你們衝進議場,才凸顯了這件事情背後的不公不義,而不公不義的又豈止一件服貿協議 ,六年以來,那些金玉其外的假公投、假改革,哪一件不是敗絮其中,對我國衰弱不振的民主有過正面效果?
所以我會告訴質疑你們的人, 佔領國會議場不是糟蹋民主,糟蹋民主的是對於異議視而不見的多數黨立委。 他們並沒有善盡作為一個民意代表的職責,是以讓人民終於忍無可忍。人民給予你的權力,人民就有收回的權力,佔領國會議場就是一種收回權力的宣示。這不是簡單的事情,佔領了,可能很快就得退出,但你們卻有辦法號召了成千上萬的人坐在議場外保護你們,這就代表了人民對於民主崩壞的忍受已經到達極限。
過去幾年,中亞、埃及、烏克蘭先後發生大規模政治運動,但很少有一個被普遍認為是民主體制的國家,竟會發生攻佔國會殿堂,並且得到群眾支持這樣的事情。這意味著台灣的代議民主出現了結構性的問題, 一定有要有一些人,長期性的感到不被代表,才會發生這種衝突 。這種結構性失衡的問題,必須從憲政制度上進行根本的調整。我很期待你們能夠創造出台灣的「憲政時刻」,來啟動整個國家體制改革,往民主的方向更深化的工程。因為你我都知道,攻佔議場不會是常態,也不該是常態,你們總有一天得撤出,但這個國家的改革卻不應該因此而被耽誤。
在你們離開之前,也就讓我這一代,沒能躬逢其盛,但忝為你們兄姊的人,暫且利用那可以自由進出議場的小小權力,和你們一起努力到光榮撤退為止。我們不打算掠美你們的名聲、也沒本事可以利用你們聰明的不得了的腦袋。只是要請你們記得,記得這樣的互助,是來自人性美好的,一起為這個國家的民主體制追求理想目標的那一面。所以,度過又一個沒有被攻堅的平安夜之後醒來,也請不要吝惜和我那群辛苦守夜的同志們,說一聲謝謝。
※延伸閱讀

點關鍵字看更多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