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舉清算太陽花參與者,2015 年的台灣政府所為與 1989 年的北京政府無異

IMG_2965

台北地檢署昨天一口氣偵結 318 反服貿佔領立院、323 佔領行政院,以及 411「路過」包圍中正一分局等三起太陽花學運相關案件,共起訴 119 人、緩起訴 2 人。

遭起訴的名人紛紛在臉書上表達他們的心聲,當時參與學運的重要人物如王丹、妖西、呂秋遠也都跳出來聲援。

  • 中研院研究員黃國昌:不能接受

黃國昌認為,他個人的態度從未改變,就是「坦然面對,勇敢承擔。」,但他不能接受政府居然起訴這麼多青年。

我最不能接受的是,竟然起訴這麼多勇於站出來的青年學子。

在接下來的審判中,接受審判的不是我們,而是馬英九及其在立法院中的打手!

  • 學運青年陳為廷:辦民不辦官,司法不公

陳為廷則說自己做過的事,不會迴避,也會承擔法律責任,「坦然以對,但反對濫訴,更要求對施暴者究責」。但他也呼籲檢方不要再用莫須有的入罪方式打壓抗爭者,並控訴檢警對加害者的放縱,只辦民眾不辦警察和江宜樺。

但看到這次檢方的起訴罪名裡,仍有包括「妨礙公務」在內、各種過去幾年的抗爭裡,檢警慣常羅織出來打壓抗爭者的罪名。接下來的訴訟過程中,我們也要再次呼籲檢方、和法官,莫再用過去那種莫須有的入罪方式,打壓抗爭者。

二、 將近一年過去,抗爭者起訴了 118 個。但民眾告施暴警察、和下令驅離的江宜樺的案子,一個都沒被起訴。甚至打人的員警到今天都還沒找到。

辦民不辦官。這顯然是司法的不公。

在這裡,我要再次控訴檢警對加害者的縱放。也請江宜樺別揮一揮衣袖就想走人,請面對司法、面對你的罪責。

  • 學運青年魏揚:以策劃佔領立院為榮

魏揚的立場是:認「做」不認「罪」,他說自己作過的事情可受公評、不需否認與遮掩,自己也不會感到委屈會被壓迫,因為對國家機器之下的檢調體系已經不抱期待,被起訴只是「得起所哉」。

參與策劃佔領行動、拿麥克風呼籲大家進入立法院、在行政院現場拿麥克風主持等等,都是我確實作過的事, 我以作過這些事為榮,我不覺得從「公民不服從」的角度出發有任何迴避這些事由的必要。

有些人會認為這是司法追殺與壓迫,我倒不會因為被起訴而有委屈、被追殺與壓迫之感,雖然它確實相當可能是種清算。這當然是因為對於作為國家統治機器之一的檢調司法體系,我們早已無太多不切實際的期待,因此只能說「毫不意外」。另一方面, 對一個志在行使抵抗權的社會運動者而言,被起訴甚至可以說是「得起所哉」。

  • 學運參與者洪崇晏:學運意義屬於每個參與者

儘管被起訴,洪崇晏認為自己很榮幸能負部分法律責任,也希望藉此能讓大家有更多空間去談想要落實的理念。他也表示,運動的意義是屬於每個參與的群眾。

我很榮幸能夠分擔一部分的法律責任,在政府用司法作為箝制人民聲音的工具的此時,我希望我分擔到這部分的工作能讓大家有更多空間去談他們真的想談、想知道、想落實的信念。

如果這些運動有任何意義,都應該是屬於每一個參與的群眾 ,即便你只是去那邊聽、看、從下午站到晚上、發放自己印的標語、把朋友扛上肩膀、把內場的對話往外傳,並且把警備車和鎮暴警察頂回去。

  • 福爾摩鯊會社社長妖西:相當憤怒

身為學運領袖之一的妖西則感到憤怒,他認為「我們應該坦然面對的,是我們所做的事是對的事,而不是司法的迫害與整肅。」

被起訴了 118 人,這就是中華民國的司法檢警對太陽花運動的回應。

我的心情並不坦然,反而是有一點忐忑,以及,憤怒。

是的,跟過去前輩提著頭對抗國民黨的情況與遭遇相比,我們這個實在沒什麼。但,令我憤怒的是,為什麼那麼多前輩都已經提著頭抗爭過了,今天卻還會發生這麼荒謬的事?他們那樣子犧牲了,還不夠嗎?還要犧牲多少人呢?

我現在還是認為,我們一點錯也沒有。時光倒流八萬次,我們還是會做一樣的事八萬次(或做得更好)。

我相當憤怒。 這樣的台灣、這樣的中華民國,不改變,行嗎?行嗎???

  • 民運人士王丹:起訴參加學運的在校生,30 年來只見過兩次

因為參加學潮,大舉起訴在校學生這件事,我最近 30 年來只見過兩次:

一次是 1989 年的北京;一次是今天的臺灣。

  • 廉政委員呂秋遠:你沒資格訝異,因為你忘了當初的感動

呂秋遠略帶感嘆地表示,許多人已經忘記當初五十萬人據在議場的感動,忘記我們創下民主國家的奇蹟,所以對於百人被起訴,其實沒資格感到訝異。

他也呼籲大家,在被起訴者出庭時前去聲援,告訴國家機器「我們才是主人,我們不是奴隸」。

你訝異嗎?不,你沒有資格訝異,因為我們忘記了三月三十日五十萬人聚集在一起的感動,因為我們不再想念徹夜參與公民演講課程的經驗,因為我們不記得那群學生擠在潮濕、悶熱、骯髒的議場,時刻擔心黑道的入侵與白道的逮捕,因為我們忘記那一個晚上,施暴者無情的拍肩膀、噴水柱洗澡,創下民主國家最了不起的奇蹟。

我們忘記了都是這些人,才讓服貿協定仍然懸於立法院中。 我們不再想起黑箱作業的可怕、忘記民主生活即將失去的可能性,我們以為,革命已經成功,同志無須努力。

 

(資料來源:黃國昌 臉書 、陳為廷 臉書 、魏揚 臉書 、洪崇晏 臉書 、呂秋遠 臉書 、妖西 臉書 、王丹 臉書 ;圖片來源:陳千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