市府太爆肝了!勞動局長賴香伶:要懂得造柯 P 的反

《BO 導讀》:台北市長柯文哲將急診室的工作原則,搬來套用在北市府身上,讓北市府頓時成為最需要被勞動檢查的單位,然而對於剛上任的勞動局長賴香伶來說,她除了認為勞工該適時的「造反」外,她也對這樣的柯文哲有著不同的見解…

北市勞動局局長賴香伶擴大解釋《勞動檢查法》第二十三條,積極推動勞檢。其實,上任不到兩個月,賴香伶過去的社運朋友已經有人開始狂罵她為何不下台,因為台北市府已經被柯P搞到像是爆肝市府,最需要被「勞檢」。

「我的目的是要往(工會)組織啦!」一個多月前,剛從資深工運人士躍升為台北市勞動局局長的賴香伶這麼說道。只見她手邊擺著兩本厚厚的法條,忙不迭地邊翻閱、邊解釋勞檢新制,說優先開刀對象是媒體、金融、醫療與科技四大行業。」

 

媒體、金融、醫療與科技業先開刀

二月初,新制「陪同鑑定」的作業要點公布,頭一個鎖定媒體業,二月中將開始讓想參與陪同鑑定的媒體人員與勞檢員會談,三月就開始勞檢媒體業。賴香伶披星戴月地趕,就是為了趕在柯P百日新政時程內推動。

而這次勞檢新制將與過去有何不同?二○一○年《工會法》修法通過後,以公司工廠為單位的產業工會皆更名為「企業工會」,原有「產業工會」則專指跨企業勞工所組成的工會。在既有勞檢中,被勞檢公司的企業工會代表可以會同勞檢,但沒有企業工會的公司便毫無勞工監督空間。

這次賴香伶將《勞動檢查法》第二十三條擴大解釋,不僅是要讓產業工會的力量得以進來,甚至是讓資深勞工也有機會陪同勞檢,「我希望,工會概念與角色,可以在行政力量中取得參與權,而非建議權而已。」雖然陪鑑人沒有公權力,但在現場卻可以與勞檢員合作,為勞檢員點出「藏在細節中的魔鬼」

未來北市府勞動局將有陪鑑人資料庫,有需求就會通知陪鑑人陪同前往。而若勞工想成為陪鑑人一同監督企業,只要從事同行(職)業工作五年以上,即可毛遂自薦。

大老闆們根本不在乎勞檢

至於為何是鎖定這四大行業?賴香伶戲稱是她心中「慣(壞)老闆行業排行榜」。「很多跨國企業、科技總部、媒體跟金融大宗都在台北市。」她認為,大規模公司比起中小企業更有能力解決勞工超時工作與過勞問題,但是這些行業卻也是過勞與超時工作最嚴重的行業,而醫療業有其特殊性,但過勞超時也很嚴重,因此納入。

不過她也坦承,不保證勞檢新制可以為勞檢成果帶來新氣象。「因為法律很難用,法條太過時,修法又來不及。」像《勞基法》,賴香伶說當時是用製造業的觀念在制定,但面對現在彈性上班、不一定要打卡的工作型態,就很考驗地方執法人員的經驗與能力。

像面對勞檢違規,「公司都有法務、有企管顧問公司,當行政機關裁罰後並不會急著去繳錢,而是先去訴願。」訴願要拖一陣子,輸了還要等強制執行單。也因此勞動局開了很多罰單,最後能收回來的罰款多半是「良心老闆」繳的錢;至於惡劣公司,如果在這段時間內脫產,政府一毛錢都拿不到。

賴香伶說,大老闆們根本不在乎勞檢,即使被罰了,大型公司也會循法律與政府「鬥法」一番。而從宣布要開放勞工與產業工會力量進入體制的勞檢新制後,市府方都沒有收到任何資方的反映與聲音,可見一斑。

不過賴香伶似乎不是那麼在乎,因為她其實在「密謀」其他計畫。她偷偷笑著說:「我們要製造的是社會效應」。「如果能接觸到你們(沒有企業工會的勞工),就會協助你們組工會、或是來參加產業工會,我的目的是要往組織啦!」從一開始設定陪鑑人規模要以十人為限,後來在會議中決定打破人數上限。賴香伶說,不要讓陪鑑人成為另一種「專家」。「應該要讓很多人參與,把這當作小運動,他們是職場大掃除的宣傳隊,所以很多人進來比較好。」

但她也承認,由於陪鑑人沒有公權力,保密問題、甚至是與勞檢員的協調都是潛在難題。「在行政上它會是干擾,所以才說如果有衝擊,我要付很大責任,萬一勞檢員很反彈,我也要承擔。」

新制「陪同鑑定」的作業要點公布,頭一個鎖定媒體業。

LINE 可載舟亦可覆舟

其實上任不到兩個月,過去賴香伶的社運朋友已經有人開始狂罵她為何不下台,因為台北市府已經被柯P搞到像是爆肝市府,最需要被「勞檢」。

外界質疑,身為勞動局局長的她面對「暴走柯P」,為何僅僅是在市政會議上提點一次,當時賴曾在市政會議上向柯說:「你有很多想法違反勞動權,要我怎麼做事?」柯文哲回她:「那你可以公開指責我,我錯了我會改!」

不過顯然柯文哲還是故我,不斷地發表各種將超時工作視為常態的言論,工作風格也是把急診室那套搬過來,還擅用企業控制員工的工具 LINE,群組訊息提示鈴聲一直響,幕僚接到手軟,弄得幕僚與媒體每天像是在玩韓綜節目 Running Man 一樣緊張。

然而賴香伶似乎有不一樣的想法。她認為,LINE 將可能醞釀出造反契機,「(LINE)會慢慢變成革命的工具,(長官)以為看到的是 open data,但真正在造反的是另一個群組。職場有一個群組,就會有另一個群組產生,到時候雇主怎麼被霸凌都不知道。」

面對鐵血市長, 賴香伶認為公務員向來是上有政策、下有對策,再怎麼樣,下班時間一到,人就會自然跑光。她更認為,員工平時就要「懂得造反」:「不要事事要別人想、代你行使權利,你不行使權利,有天將會只剩下造反這條路。」

對於柯文哲頌揚那些違反勞工意識的說辭,賴香伶反而希望能藉此在社會激起火花:「他一定要講到某個程度,變成社會的反撲不是對著一個大嘴巴市長,而是對著那些製造問題的企業。

「市長是緬懷過去的醫生使命,但把他的話放到現今職場,每句都是錯的。這個職場用他的方式,會讓年輕人永遠抬不起頭,甚至被視為比上一世代更差的勞工。」賴香伶指出,過去四五六年級的人認為賣命工作是一種價值,對於老闆的壓榨也普遍當作是種磨練,甚至抱持著感恩的心,相信總有一天黑手能變頭家。

柯式大嘴巴,吹旺世代衝撞火種

「年輕人會覺得是屁話,」賴香伶說,現在年輕人即使「吃苦當吃補」也不會有黑手變頭家的機會,甚至還得去海外打工、去中國市場謀生才有生存的機會。

市長大嘴巴很好,因為思維一定要對撞,台灣一定要脫離舊時代那種(對於壓榨)感恩的心。如果七八年級生沒有把自己世代的職場價值觀長出來,四五六年級一定更認為以前那套是對的,革命就更打不開」賴香伶認為, 柯文哲扮演的正是世代價值衝撞的那顆火種。

一邊期許將要發生的世代衝撞,賴香伶對於手邊推動的勞檢新制其實同樣也寄予厚望:「希望(工會)意識可以蔓延。」雖然工會意識是否能因此更為茁壯仍是未知數,但至少這扇擴大解釋的窗,些許讓勞權往前邁進一步了吧!(更多文章,請見《新新聞》1457 期)

(本文、圖片皆為 新新聞 授權;撰文:《新新聞》週刊作者吳羿葶,不得轉載。)


想看到每天《報橘》精選好文?趕快把我們加入你的 Telegram 好友

 

點關鍵字看更多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