沙烏地新王挾高齡 79 登基:老人不改革,中東內憂外患能解?

《BO 導讀》:全世界原油蘊含量最高的國家 — 沙烏地阿拉伯,近日傳出在位已久的阿布杜拉 (Abudullah) 國王逝世的消息,當日國際原油價格隨之竄升,全世界最擔心的,無非是沙烏地一國是否仍 堅持石油不減產政策 ,而沙烏地內政對於全球經濟的影響也可見一斑。然而,新上任的國王薩爾曼 King Salman,挾帶著 79 歲的高齡,且不同於前任國王的改革風格,而是相對走在保守、傳統的路線上,是否能解決目前沙國的國際情勢與內政的壓力,也將會是下一波影響國際情勢的關鍵之一。

當 Ibn Saud 以他的名字在 1923 年建立沙烏地阿拉伯這個阿拉伯第一個現代國家的時候,他也許無法料及以他兒子為繼承順序的第二代可以走過風風雨雨近百年的時間,如今他的王國也躍居世界重要性數一數二的國家。

沙烏地阿拉伯擁有全世界已知最高的石油含量(16%),提供世界近 14% 的原油生產量,阿拉伯國家唯一擠進世界 GDP 總量前 20 的國家。沙烏地也同時供應台灣 35% 的石油需求。

然而,沙烏地阿拉伯第六任國王阿布杜拉(Abudullah)在上週以高齡九十過世,繼承王位的是他的同父異母弟弟薩爾曼(King Salman)。 面對變化劇烈的新時代,內有新想法的年輕人挑戰保守的傳統,外有風起雲湧的武裝運動,薩爾曼國王該如何帶領這個盛產石油的王國度過未來的挑戰呢?

沙烏地阿拉伯王國世襲順序圖 (圖片來源:洞見國際事務評論網)

  • 一個改革的國王?

在探討薩爾曼國王之前,我們先來看看阿布杜拉所留下的遺產。儘管阿布杜拉國王在位時間是從 2005 開始。因時任國王 Fahd 健康欠佳,他實際管理整個王國的時間可以追朔到 1990 年代中期, 換句話說阿布杜拉實際領導這個國家長達 20 年之久。沙烏地阿拉伯是一個非常保守的社會,普遍的評價認為阿布杜拉國王是一位改革者。

在經濟領域方面,考量到石油總是有用完的一天,他開始開放一些私人投資,並大舉利用石油的利潤投資在公共建設當中,包括建立一座新的城市。不過在這些舉措之下目前石油佔沙烏地的總出口仍然高達 90%。阿布杜拉也同時數度推動加薪,另外也開展了失業救濟金。不過似乎因為地大人也多,福利並沒有比上旁邊國土非常小的幾個海灣國家。

在教育方面,他提供優渥的獎學金讓學生到西方深造。學校也開始教授其他宗教信仰方面的知識以促進相互了解。他同時斥資 100 億美金蓋了一所以科學方面為主的新大學(King Abdullah University of Science and Technology, KAUST),目前這所大學有提供給台灣學生全額獎學金,料想也是來自這位國王的慷慨賜贈。

 

圖為上任國王:阿布杜拉 King Abdullah (圖片來源: gettyimages.com )

比較具爭議性的來自婦女權益的改革,在沙烏地阿拉伯的守衛系統當中,婦女生活上許多事情需要家中男性的同意,包括出外旅遊。最常被媒體報導的莫過於開車問題, 沙烏地阿拉伯是世界上唯一禁止女性開車的國家,2012 年有 600 位女性連署簽名要求放寬限制,至少在容許有在國外取得駕照的女性駕車。

曾經有兩位沙國女性挑戰開法律從 UAE 開車開回國,在邊境被逮捕。 目前沙烏地女性仍然不能駕車。

阿布杜拉國王主政期間有嘗試減少對婦女的限制和做一些象徵性的動作,包括容許婦女擁有投票權和競選地方首長的權利,2011 年 阿拉伯之春 爆發之後他也任命女性成為咨詢委員會(Shura Council)內的五分之一成員,也 任命 了一位女性 Somayya Jabarti 成為一家報社 (Saudi Gazette) 的主編。

然而,批評者認為那些地方首長都是一些重要性低的鄉鎮,而咨詢委員會權力也非常有限。

更具爭議性的來自外交方面,2001 年 911 之後, 沙烏地阿拉伯面對全新的安全形勢,美國展開十年的反恐戰爭 。19 位劫機犯當中有九位是沙烏地阿拉 伯公民,而當年頭號恐怖份子賓拉登本身就是沙烏地的富商。蓋達組織的意識型態可以追朔到沙烏地國內的瓦哈比主義,該主義主張回到穆罕默德時期的生活,簡單來說就是貫徹聖訓(hadith)中的許多教條。

沙烏地阿拉伯並沒有成為美國反恐的目標,反而協助美國共同打擊美國的目標 。不過諷刺的是,儘管沙烏地阿拉伯官方政策是配合美國的軍事行動, 但沙烏地卻是各式武裝組織的資金和人力主要來源之一過去十年沙烏地的政策其實更像是把國內的「異議者」全部驅趕到國外,去年崛起的伊斯蘭國幾乎可說是該政策始料未及的苦果

  • 新國王新希望?

出生於 1935 年,自 1963 年開始薩爾曼國王就一直擔任首都利雅德的首長,直到 2011 年轉任國防部長。事實上外界對於薩爾曼國王會有任何重大改革並未抱持太大的希望, 首先他已經高齡 79,外界謠傳他的健康也不甚良好。再者依據過往的紀錄他並非改革派,在許多改革立場上抱持著傳統的觀點。

甚至美國外交雜誌(Foeign Policy)披露他曾經在 1980 年代阿富汗抵抗蘇聯時期和巴爾幹戰爭時期主導對反抗團體的金援。對在就任第一天他就宣布會保持原來的政策繼續帶領王國前進,當然,實際還是得看他的作為。

在內政上他必須面對日漸高漲的女權意識和言論自由的呼聲(包含來自國外的壓力)。要知道沙國仍然是保有鞭刑的國家之一。最近一起受注目的 例子 是部落客 Raif Badawi 去年以褻瀆伊斯蘭罪名遭判處 10 年監禁和 1,000 下鞭刑。上個月已在 Jeddah 市的廣場上公開實行了 50 下。該名部落客主張神職人員應當接受公眾評論,英美媒體將他描述為自由派。

而沙國對他所採取的嚴厲處罰被視為一種殺雞儆猴的手段。在一封給新國王的 匿名信 當中,作者抱怨了內政部長,也是現今第二王儲 Mohammed Bin Nayef 對言論自由的打壓,並且他說這種手段讓沙國越來越像附近的埃及和敘利亞兩個世俗獨裁政權。

另外經濟成長也是一項挑戰。在沙烏地的堅持之下,OPEC 不減產讓油價在今年直落到每桶 50 美元,儘管沙烏地財力雄厚,但也讓其大量依靠原油出口的經濟少了大筆收入。King Salman 的繼位不太可能會對目前石油政策有所更改,因為在這件事情上沒有跡象他與上任國王有意見上的不一致。

一些評論也提出警告, 沙國目前大約 50% 的人口都是 25 以下的年輕人,而全國 75% 的本國工作人口任職於公部門,在沙國私部門 90% 以上的員工是外國人。 意即沙國仍然高度依賴石油產業,如何繼續減少對石油的依賴乃是邵德皇室未來繼續得面對的問題

而在外交上如何面對家門口前伊拉克的邊界外有著伊斯蘭國,風起雲湧的武裝組織在伊拉克與敘利亞肆虐。如何保持與美國幾乎建立在安全與共同利益上的關係?如何面對幾乎成為一方之霸的伊朗和其支持的組織?在葉門有 Houthis、敘利亞的阿薩德政權和黎巴嫩的真主黨?這些都考驗他的智慧。

圖為新任國王薩爾曼 King Salman (圖片來源: gettyimages.com )

  • 繼承危機?

國王薩爾曼幾乎是在阿布杜拉國王過世後隨即就宣布繼位,幾乎理所當然。以沙烏地阿拉伯的體制而言,國王是兄弟之間繼承,自沙烏地創建人 Ibn Saud 過世之後都是由他的兒子所繼承,依照年齡順序。隨著時間流逝,這一代的繼承者最終必須交到下一代手上。

沙烏地阿拉伯會有繼承問題主要是因為世代與世代之間的交接無前例可循,皇族人數眾多競爭者眾。相較之下在繼位問題上,歐洲皇室則是子嗣稀少而有時必須從其他親戚找人來繼承的困擾。

阿布杜拉國王在任時建立了一個由王室成員所組成的委員會(Allegiance Council)來決定下一代繼承人,並且創立了副王儲(Deputy Crown Prine)一職,使得正式繼承人有至少兩個法定順位,以避免任何意外狀況。(通常王儲年紀都不小,王儲的健康是一個問題)。

目前的第一順位王儲是薩爾曼國王的弟弟,今年 69 的 Muqrin,他也幾乎是紹德王室第二代的最後一位繼承人。第二順位王儲就到了下一代 Muhammad bin Nayef,其父親是因過世而無緣王位的 Nayef。

依照繼承順位來看,接下來的兩任繼承者都已確定,這個沙漠中的王國應當可以幾十年內不受權力交替問題所苦,然而新時代隨著網路科技的興起(沙烏地是中東 Twitter 使用最頻繁的國家)以及中東政治局勢的快速變動,難保未來有何改動。

目前看來對值得關注的便是 一旦美國與伊朗達成核能的談判,而伊朗從國際孤立當中走出來,那麼美國、沙烏地阿拉伯、伊朗和以色列等國的互動將牽動整個中東局勢,也決定了這個石油王國的未來

參考資料:Foreign Policy:King Salman’s shady history

(本文轉載自合作夥伴 洞見國際事務評論網 ,未經授權,請勿轉載)

點關鍵字看更多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