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視業沙漠化:《Running Man》讓台灣觀眾笑了卻讓綜藝一哥胡瓜哭了

(圖片來源:東森新聞雲 )

《BO 導讀》:最近韓國紅不讓的綜藝節目 –Running Man(簡稱 RM) 來台宣傳,前所未見的追星風潮,不禁讓台灣的綜藝老大哥胡瓜涕淚縱橫,無奈說著:「為何台灣綜藝節目就沒有受到如此的款待」,而這番眼淚的背後,不該只是無奈,更是該警惕著台灣的主體性將被吞噬的危險。

RM 可說是 顛覆一般綜藝節目的玩法,它除了能讓觀眾開懷大笑、感動得落下眼淚;同時更是讓觀眾們與電視機裡的主持人與來賓,建立有如夥伴般的情感… 大批台灣觀眾追隨 RM,早早顯示「笑過就忘了」的綜藝節目精神已被淘汰;然而台灣綜藝節目的真正癥結點,其實不在此,而是在於缺乏與觀眾一同走過歷史的情感…

我關注的不是 RM 有多紅、多受歡迎,我在意的是,台灣人的眼淚…

2015 年 1 月 17 日星期六,韓國國民綜藝節目—Running man,播放超過兩百集,夾帶著在亞洲超高人氣收視率,由國民 MC—劉在錫率領團員,「能力者」—鍾國、「背叛的象徵 — 長頸鹿」—光洙、「星期一情侶女 主角」—智孝,以及大叔「王鼻子」—劉石鎮前來台灣,在台大體育館召開亞洲首次的觀眾粉絲見面會,來台三天,引起台灣收視觀眾、韓迷熱烈迴響,接機、送禮物的粉絲,絡繹不絕,可以說在台灣本土內,讓人看到作為一個國際性(至少是亞洲化)綜藝節目的盛況,以及 Running man 品牌的經營。
為什麼 Running man 會這麼紅呢?而這樣鼎盛的綜藝節目會出現在韓國人身上呢?而不是在台灣人身上呢?是經費嗎?是行銷嗎?等問題嗎?反諷的是,現在在韓國對於台灣的可見度,反倒是透過一個個的韓國綜藝節目的行銷,諸如「花樣爺爺台灣旅」、或者是 Running man 才打開韓國人注意到台灣,知道台灣是什麼?一個珍珠奶茶、物價便宜的地方,有著一堆吃的夜市存在的小島。

會造成 Running man 收視長紅,絕對不是僅僅在製作經費上的問題,或者是出的場景不夠多,或者是攝影機數量不夠等等,這些「硬體」的東西,它是牽涉到台灣人的意識,說有錢的話,台灣數十年前的「經濟奇蹟」,經濟發展是不會輸給其他各國的?為什麼,卻沒有至今做出 running man 的節目呢?甚至作出來,也被「反噬」結束之,如同「五燈獎」之類的節目也就是這樣最佳的案例。 問題出現在哪?為什麼台灣人製作不出 Running man 這樣的節目呢?

就是歷史感不同

相對於台灣的綜藝節目,如同筆者曾在在《無鏡的國度—台灣人「借」的意識》內的【從 running man 看到無歷史感的台灣人 ] 一文中,所揭露出的台灣人無歷史感,跟《他人的目光—韓國人的「被害意識」》一書內文章,所揭露出的,記住歷史的民族—韓國,在當代綜藝節目 Running man 就可見其端倪。

每一集的 Running man 節目的播出,跟上一集都有所關聯,甚至不惜拆成上下兩集,讓觀眾滿心期待著下一週「未看完」的節目內容,台灣節目呢?有誰會記得上週看的綜藝節目內容呢?別說上一集了,恐怕在節目中插個廣告之後回來,觀眾也已經忘記剛剛之前節目探討的話題了? 因為笑完就忘記了

在 Running man 中, 每個主持人人數大於來賓 ,且要上個 Running man 節目的「藝人」、「歌手」,或者是「運動選手」, 都是需要在某個特定的領域,累積出極高的知名度,才有可能來到這節目接受款待 ,台灣節目呢?能上節目就可稱是「藝人」了,急速的竄紅、急速的消退,A 咖 B 咖都是咖。

且 Running man 藉由節目播出的時間,在歷史的洪流中,建構出「能力者」、「長頸鹿」、「星期一情侶」、「王鼻子」、「陰謀策士」等等多樣化的綽號,台灣節目呢?除了千篇一律的「大眼美女」、「制服美女」、「XX 妹」、「XX 哥」,能用的綽號少了些吧。

(圖片來源:東森新聞雲 )

在 Running man 節目播出內容上,可以看到在節目過程中,時常有過往的,如李光洙背叛金鍾國的經典畫面,或者是劉在錫拿水槍噴人家後標籤的經典畫面,或者是某位來 在以前上過 Running man 時的出糗畫面重播,台灣節目呢?剪接的來的畫面,應該是其他節目、場景的「紀錄片」影片。

總結而言:「running man 製作時, 慮是一種歷史的縱向,所以它需要的是時間的累積、經營,而只有經由一段長時間的累積、沈澱以及經營,才有可能創造出一種歷史;但是從台灣人製作綜藝節目,只看到橫向、平面的、片段的,就此,我們就可以看到,台灣人缺乏了歷史感意識 。」

台灣人尚未找到自我主體性,「借」的意識也油然而生

借的意識,是建立在一個尚未找到主體性的台灣人身上 我們台灣人當然可以欣賞他國綜藝節目,去接機、去歡迎,甚至送一些小禮物等等,即使出現極具羨煞他人 的粉絲版上寫著,會花上幾千塊去參加這樣粉絲見面的理由就是:「因為人生中總有無法常常見到面的人,而你們是一生中一定要見一次的人 」(인생에서 살며 저주 만나지 못하는 사람이 있지만 당신들은 평생에 꼭 한번은 만나고 싶은 사람입니다.)

給這些跨國際的藝人,這些都是個人的選擇、愛好,但是筆者最怕的是,在這些接機完之後, 我們會不會,在稱讚韓國的綜藝節目之後,收看一個禮拜一個禮拜,逗我們笑的他國綜藝節目,反倒缺乏了對於自己國內綜藝節目的反省呢

別說台灣是開放、多元文化,可以接受韓國,甚至世界各國綜藝節目的登台,因為這樣沒有辦法回答,為什麼在這裡,Running man 會出現在韓國而不是台灣? 我們習慣的「多元文化」,建立在借的意識上

借的意識會反撲的,同時也是一種強烈地反噬主體的意識 ,正因為台灣人看到韓國綜藝節目的精美、有趣,自己又不用花大量的經費下去製作節目,藉由大量購買版權來建構出台灣綜藝節目的領域,因為這些韓國綜藝節目會逗的台灣觀眾開心、笑,有收視率,電視台有廣告收入,何樂不為呢?台灣綜藝節目,談話性節目居多, 再怎麼談,怎麼可能比 Running man 活潑亂跳的場景來得有活力呢?一季收視率不好,馬上就要停掉, 因為台灣人要求的是在「短時間」之內,馬上得到現效、成效,也就是這樣的惡性循環,這樣的歷史感,造成胡瓜的眼淚。

(圖片來源:華視 )

胡瓜,應該是台灣綜藝節目屈指可數的主持人,從早期的「百戰百勝」,到「鑽石舞台」都可以看到胡瓜叱吒風雲、獨領風騷十年,但是, 可惜的是,在所謂的國際化之下,在台灣尚未建立起自己的主體性時,一個有著歷史感的主體時,來面對著其他文化的開放,恐怕是全軍覆沒,借屍還魂著,如同胡瓜現在給台灣人的印象, 只是停留在廟會前,跟一些阿伯、阿媽踢著足球遊戲,玩著送禮的遊戲吧

如今 Running man 見面會已經結束,韓國藝人離台兩天之後,胡瓜掉下眼淚。因為所到之處都有粉絲瘋狂追星,就連媒體也都大篇幅爭相報導,迴響相當熱烈。

而綜藝大歌大胡瓜看見這種現象,竟忍不住難過落淚,認為台灣從來沒有一個綜藝節目被這樣熱烈關注過,擔心台灣藝人未來會沒有機會發展。哭得是五六十歲的胡瓜,現今台灣年輕綜藝主持人應該比胡瓜還焦急吧?

畢竟胡瓜已經叱吒風雲數十年,就現實性而言,養老金應該已經賺飽飽了,台灣年輕綜藝主持人呢?還是已經斷層了?在台灣人年輕人眼中,現在最紅的綜藝節目主持人,恐怕也已經成為劉在錫? 換句話說,數十年過後,以後台灣人對於自己本土綜藝節目共同記憶,恐怕是「韓國綜藝節目史」。

胡瓜,他擔心的是台灣藝人沒有機會發展,而我擔心的是,台灣人的歷史感何時能夠復甦?

只因為,它目前還是壓抑在借的意識主體之下,一點一點地被啃蝕。

在台灣的粉絲中,有沒有對於台灣綜藝節目中的主持人,是否存在著:「因為人生中總有無法常常見到面的人,而你們是一生中一定要見一次的人 」而去參加粉絲見面的人呢?我好奇著。

(本文為 陳慶德 授權,原文刊載於 東森新聞雲 ,不得轉載。)


想看到每天《報橘》精選好文?趕快把我們加入你的 Line 好友

加入好友
   

點關鍵字看更多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