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理週刊事件後,你有思考過:言論自由該有「界限」的存在嗎?

(圖片來源:民報 )

《BO 導讀》:如沐於自由主義的法國來說,《查理週刊》事件無疑是歐洲國家須處理種族、宗教等問題的警訊,迫使世人們開始思考,到底言論自由與宗教信仰,這兩者有所衝突之時,是否該有一方退讓?而對於這位 在台求學的法國學生季茉莉 而言,這則是個極好的機會,向大家一起探討,法國境內對於言論自由的規範與宗教間的關係,同時也再次釐清,自由所存在的必要性。

2015 年 1 月 11 日,法國巴黎變成世界反抗恐怖主義的首都。大遊行的最前面,法國總統奥朗德(François Hollande)跟 50 多個外國總統和總理站在他身邊,一同參加法國的大遊行,一起走路、一起反抗、一起呼喊「自由」(Liberty)。

新聞自由的問題似乎是《查理周刊》(Charlie Hebdo)恐怖攻擊事件的引信,「自由」和「言論自由」(Freedom of Speech)的範圍,於是成為當前法國社會關注和思考、討論的議題。何謂言論自由?言論自由的界限為何?社會是否該將言論自由的邊界予以釐清及限縮?中國政府抓住機會透過《新華網》表示,《查理》攻擊事件顯示「新聞自由是要有限度的」,更強調「無限制、無原則的諷刺、侮辱與言論自由是不可取的」。天主教皇方濟各(Franciscus)也諭示:「言論自由不代表可以辱駡他人宗教信仰」。 言論自由是否應有其界限?若是,則界限在哪裡?

基督教的《舊約聖經》經文即多處就譭謗神(blasphemy)而清楚解釋應該被嚴格地懲辦。伊斯蘭教的《古蘭經》裡則沒有提及譭謗神的事情,故而並未指示懲罰。佛教徒也討論此一問題,而指出西藏有一種悠久的諷刺傳統,運用許多方法來嘲笑最主要的人物,連達賴喇嘛的靈魂轉世也可被做為嘲笑的議題。因此,在這個多元文化思想豐沛的當代世界中,要釐清言論自由的界限,看起來沒那麽簡單。

在法國,「言論自由」是明文寫入 〈法國憲法〉 中的權利 ,不過此權利受到法律的必要限縮,而有許多界限與禁止,例如辱駡、誹謗、歧視、謀殺號召、煽動鼓吹恐怖主義等狀況,而用以提供法院作為判決的依據。不過, 譭謗神在法國法律中並不存在,因此諷刺漫畫幾乎不受到懲罰,意即辱駡政治和宗教是被允許的權利。1789 年的 〈人權和公民 權宣言〉(Déclaration des droits de l’homme et du citoyen)第 11 條規定:「傳達思想和意見的自由是人最寶貴的權利之一。因此,每一個公民都可以自由地發言,寫作和出版,但濫用此項自由(的公民)應負上由法律定義的責任」。因而在這樣一個無國教的國家中(在法國,公立學校教育是不包含宗教史教育的),教皇說錯了,法國法律對於譭謗神是不予限制的。

不知是否應將言論自由無上限地予以保障,但我所知,一旦獲得自由,我們便很難放棄它。「自由」是人類歷經四個多世紀的奮鬥,才能良善地在西方傳播、生根和實踐,期間不知有過多少戰爭、革命、權力鬥爭。自由也就成為現代民主的淵源。雖然人們對於追求自由失去了原先的熱情,甚至於自由也在某些時候成為社會動亂的 來源,但不要忘記,到目前為止,就自由本身而論, 自由還是一個特權,是人以作為自由人為目標而爭取來的屬於人應擁有的權利 。在這美麗的世界,還有許多地方、許多人民沒有任何的自由,尚須天天抗爭,不惜犧牲自身,以獲取此一基本價值。倘若將言論自由予以不適切的限縮,對我而言,那就是文明的退步。

(本文為 季茉莉 授權,原文刊載於 民報 ,不得轉載)

點關鍵字看更多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