陪酒、當 AV 女優就下賤不配擁有人權?從笹崎里菜告上日本電視台談起

《BO》導讀:性產業的討論,在台灣仍然落後,甚至污名化,劉喬安從參加抗爭被媒體封為太陽花女王,到因此被媒體設局道德批判就是最好的例子。

在日本,就曾經發生一件跟性產業相關的大新聞。日本東洋英和大學大四生笹崎里菜原本已經拿到日本電視台的主播內定資格,在主動告知過去有在銀座陪酒的經驗後,卻被取消資格,理由是不符合主播的清純形象,笹崎里菜一狀告上法院。

陪酒跟主播專業的關係是什麼?性產業相關的工作者就該被歧視或被特別關注嗎?本文提供不同思考。

不只是女大學生告電視台這麼簡單

女大學生控告電視台,小蝦米對上大鯨魚的戲碼引起各方關注,但卻不只是那麼簡單。

事件主角笹崎里菜今年就讀日本東洋英和大學四年級,曾當選該校的「校園小姐」(Miss 東洋英和),並且擔任日本女性時尚雜誌 JJ、ViVi 的讀者模特兒,她的美麗受到校內校外關注,去年 9 月以內定之姿,參加日本電視台的主播培訓,表定明年 4 月畢業後,可正式成為主播。

有陪酒經驗就是不清純,就不能當主播嗎?

不過,笹崎里菜於今年 3 月向日本電視台的人資表示,大二時有在母親友人開設的銀座俱樂部中陪酒打工的經驗,隔月,笹崎里菜被通知取消內定資格。5 月份時她收到取消內定的通知書,上面明載理由為在銀座俱樂部打工陪酒的經歷,「アナウンサーに求められる清廉性にふさわしくない」(不符合主播所追求的清純形象),且指出在採用過程中,笹崎里菜並未申告陪酒打工的經驗,讓電視台方認為笹崎里菜有刻意隱瞞、不誠實之嫌。與電視台協調周旋未果,笹崎里菜決定以工作權被侵害為由,控告日本電視台,11 月 14 日第一次開庭。

日本大學生畢業前拿到企業內定資格有待討論,但笹崎里菜的案例太誇張

在日本,大學生大多追求在未畢業前先拿到企業的「內定」資格,就如同入場券,既是心安也能早一步融入未來職場,但這紙入場券看似保障,有時又顯得脆弱。與內定爭議相關的案例並不少見,1979 年曾有過企業覺得該內定生「形象過於陰沉」欲取消其資格,最後該理由被法院裁定駁回;1980 年則有企業發現內定生有前科,法院以「與社會觀感相通」裁定企業可收回內定資格;2005 年時,有東京一家企業因內定生在實習期間的出席率過低欲取消其資格,但法院認定在入社前參加研修課程並非內定生的義務,認為企業不得私自毀約。

個案理由五花八門,但這回的笹崎里菜事件,牽涉到遊走於灰色地帶的特種營業,「準」女主播與電視台的戰爭,揉合了羶色腥等各種因素,又牽扯到兩性工作權益,因而引起關注。

取消內定通知書上寫不符合「清廉」,但是這不是應該拿去用在政客身上嗎

取消內定通知書上的「清廉性」一詞,其實也頗令人玩味。翻開字典,清廉,解釋為「心が清らかで私欲がないこと」,心思清明、沒有自己私慾之意,常用詞為「清廉潔白」,意指「心が清くて私欲がなく、後ろ暗いところのないこと」,心思清明、沒有私慾,背後也沒有所謂的黑暗面,常用在政治家,但有時也極反差地會出現在日本 A 片封面來形容女主角之清純,也因引來社群媒介 2ch、twitter 等網友論戰──酒店小姐的不清廉性與女主播的清廉性?如何劃分?誰來定義?又為何可以這樣劃分與定義?

女孩們又美又專業為什麼不行?主播可以又美又對時事分析有獨到見解啊

美麗的女孩,似乎在那個業界都是票房、銷售保證,而螢光幕上,不單只有連續劇有收視率壓力,電視新聞由氣質出眾的女主播來播報,觀看品質就是不同。過去曾有電視製作經驗的上智大學媒體學教授碓井廣義,在接受日本媒體訪問時指出,「現在女主播越來越綜藝化的趨勢已經越來越明顯」。反面觀察,許多女明星、女演員轉型女主播的例子也不少,如日本電視台深夜常態新聞節目「NEWS ZERO」中,則有女演員板谷由夏、桐谷美玲擔任每周一次的女主播,晨間情報節目「ZIP」,則有女演員北乃紀伊擔任主持人之一,不僅電視台方可拉抬收視率,女演員們也可以為自己營造知性形象,女演員、女藝人、女主播,分野似乎模糊了。但分界不再,是件壞事嗎?

日本電視台作為全國知名媒體,女主播一職次次都是「海選」,除了容姿端麗,對時事的理解立與獨立思考的能力,都該是評斷標準,笹崎里菜尚未上線,恐怕只有電視台內部才知道她到底有沒有真本事,有媒體評論員認為,日本電視台應該續用笹崎里菜,除了讓人才培訓不至於付諸流水,更能順水推舟、製造話題,僅僅在意陪酒打工的經驗,似乎不夠大器。

職業應該沒有貴賤,更重要的是,某某行業裡的潛規則不代表就是真理

職業無貴賤,日本對色情事業向來寬容,相關法源包括 1950 年代中期訂定的「賣春防止法」,言稱「防」而未「禁」,1985 年頒布「風俗營業法」(2001 年再頒布其修正法案),這些法條多為約束事業不要過於氾濫,並保障當事人不被侵犯。但日本對特種行業、性觀念的開放,顯然未一體適用在各個場域。每個業界自己的マナー(規矩、準則),才是最高指導原則,但約定俗成的潛規則,不代表就是真理。

相似的案例是拍過 AV 的女優,她順利當上日本經濟新聞的記者

相似的案例,還有日本前 AV 女優佐藤琉璃以鈴木涼美的身分,2009 年時應徵日本經濟新聞記者,根據日本媒體「週刊文春」描述,面試當時,她坦承自己過去的經歷,因此獲得賞識錄取,她擁有慶應義塾大學、東京大學碩士學歷,且在 2013 年時出版《AV 女優社會學》一書,今年 9 月離開報社。

不管是誰打贏這場訴訟,笹崎里菜絕對可以給日本社會上一次關於職業無貴賤的課

笹崎里菜和日本電視台的戰爭才剛開打,路到底有多長沒人能預測,但已經是前所未聞的一役。過去也曾經有陪酒經驗的作家室井佑月,日本媒體問及對此事件的看法,他說,職業無分貴賤,拿出勇氣表達自己心聲無可厚非,若勝訴,堂堂正正地入主日本電視台當然很好,但就算最後決定放棄,經過這一戰,笹崎里菜的聲名遠播,可以活躍的舞台就更寬、更廣了。

關於性產業,你還可以讀:

英國性工作者:沒人懂我們,我們需要的是資源與協助而非「被拯救」

禁不了的!性交易應該合法化,透過網路洗清與罪惡的掛勾

A 片女星 Asa Akira 的職場享受學:投身色情產業,因為我喜歡「性」

(原文標題:【日本想想】陪酒、拍 AV 影響專業嗎?從笹崎里菜事件看職業無貴賤,原作者:陳怡秀,本文轉載自 想想論壇 ,圖片來源:想想論壇)


想看到每天《報橘》精選好文?趕快把我們加入你的 Line 好友

加入好友
   

點關鍵字看更多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