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天採棉花、夜裡遭毒打,黑奴血汗造就歐美大國繁榮

看過《自由之心》的人,應該都不會忘記有一幕,一位女性黑奴被裸身綁在柱子上狠狠鞭打。她在早上可是採棉花高手,晚上卻被主人強姦,因此遭到主母嫉妒。

類似的故事很多,不外乎關於那個時代的奴隸制度與棉產業、南北戰爭與自由,時至今日,即便廢除奴隸制度仍無法完全消弭種族歧視,更不用談棉產業對現代資本主義的影響。

沒有錯,一窺棉花的歷史,就能了解現代資本主義的始源。

世界的棉花需求量非常多,每 65 人就有 1 人從事相關工作

這段故事,要從一八六一年四月說起,位於美國東部南卡羅來納州的薩姆特堡 (Fort Sumter) 遭到砲轟,隨後林肯對南方宣戰,南北戰爭於是爆發。當時,棉產業是全世界製造業最重要的原料,單就數據來看,相關產業的員工數量、產出與獲利沒有任何產業比得上。

一位作者大膽預估當時全世界應有兩千萬人投入相關產業的工作,如果你覺得這個數字很少,想想當時的總人口吧!可是等於每六十五個人就有一個人在種棉花、採棉花或生產棉製品。

單單英國就有五分之一到四分之一的人口從事相關產業,更有十分之一的資本投入其中,幾近一半的出口都和紡織品有關。包含美國在內,完全仰賴當時不用擔心供應間斷的便宜棉花。

產業的茁壯為歐洲製造商帶來龐大的財富,充足的勞動力更把美國推上世界經濟中心的舞台。光是出口棉花就飽了,時值內戰的混亂,棉花仍佔了總出口的 61%,很難想像 1780 年代的北美洲僅是全球主要經濟圈的旁觀者。

1861 年,全球資本主義的領頭-大英帝國開始緊張了,卻眼睜睜看著白金運往紐約、紐澳良等美國港口。1850 年代後期,英國消耗的八億磅棉花中有 77% 來自美國,法國有 90%、關稅同盟區有 60%、俄羅斯有 92%,都從美國進口,更不用說他們各自消耗的總量有多龐大!

勞力+土地+資本,「西方的大麻」打造美國經濟實力

美國之所以能夠迅速主導市場的原因,基於三項產出棉花不可缺少的基本要素,彈性供應的:勞力、土地以及資本。

1861 年的《經濟學人》寫過一段話:「種植者不用花費一分一毫就得到肥沃的土地,勞動力充沛之餘還不斷增加,各個貿易機構都在那裏,造就美國在棉花市場中的成功。」

到了本世紀中,棉花繁榮到大西洋去, 詩人 John Greenleaf Whittier 甚至稱之為「西方的大麻」,擴張勢力範圍的同時給予眾人有力而迷幻的夢想,控制我們的判斷力,構築出一個舒適的耕耘地充滿黑人的天堂。

奴隸制度建立在歷史上複雜而活絡、生產範圍極廣的中心。不願面對以往犯行的人類,試圖抹煞徵用奴隸和殖民的痕跡,為資本主義刻劃高尚、純潔的形象。然而還是有人站出來說人話,十九世紀的觀察家就已經認知到輕柔的棉花足以重塑世界。

英國殖民官員 Herman Merivale 也說了,境內城市曼徹斯特、利物浦的繁榮完全仰賴黑人的血汗辛勞,如同徒手挖掘碼頭、赤手打造蒸汽機一般。資本的累積帶動周邊生產,作為大都市經濟擴張的基石,以及充沛的勞力,不過先決條件是有能力運用富饒的土地產出足以供應需求的原料。

無論是慶祝奴隸制度帶來物質進步的一方,還是倡議廢除奴隸制度的一方,許多同時代的人都同意 1850 年代的全球經濟發展,的確必須仰賴「物理性脅迫」才有可能發生,也就是強硬的勞力付出。奴隸推動產業發展,並帶來可觀的獲利。

但不可否認的隱憂是,金碧輝煌只是表面,在歐洲大陸生根已久的產業,轉移到政治層面都還不太穩定的美國,就像一條產業的河流延伸到海外的支流。

英國政治學家 Leone Levi 提到,歐洲的棉產業其實很脆弱,福利乍看之下很好,法國觀察者也提到「成千上萬勞工生與死的問題,都可能是任何已開發工業國家的繁榮或悲劇」。

況且,奴隸本身就存在著潛在的不穩定性。不只是因為部分生產轉移到美國的緊張,曼徹斯特棉花供應協會 (Manchester Cotton Supply Association) 焦慮的是奴隸具備抵抗甚至反叛的力量。

「以奴隸做為勞動力系統不足以被信任」來自一八六一年協會的一段聲明,「恐懼於奴隸暴動與民間的躁動」等字眼也見於其刊物上。甚至倫敦的金融市場都反映出此股擔憂,「不信任的產生,來自於心靈上和身體上的恐懼,這是一個奠基於不正義和暴力之上的社會。」

南北戰爭爆發的隱憂:倡議平等自由的意識形態

美國人對奴隸制度的意見相左,開始對蓬勃發展的產業造成威脅。南方看待棉花產業的獨特政治經濟學,與北方工業化、自由勞動力的觀點相互碰撞。這兩個經濟體不斷向西方擴張,為新生的國家政府帶來莫大的危機。

肥沃的土地和被抵押的勞工換來南至英格蘭西北部的蘭開夏郡的耕種權力。但到了一八六零年,大批美國人,特別是北方的美國人抗議這樣的半殖民地依賴,又引發美國的二次革命。憂於自身財產的安全,南方的奴隸主索性脫手,下了賭注在歐洲夥伴身上,相信他們會因為可觀的獲利介入扮演維護世界經濟的角色。

南方耕耘地的主人了解,棉花王國的運作暫歇,影響的不僅是豐饒土地和勞動力的閒置,更重要的是政治勢力如何維護奴隸制度,以便他們持續往西邊開發土地。不間斷的領土擴張對維繫經濟命脈與政治勢力皆是至關重要,尤其共和黨也加入戰局。

奴隸主意識到他們掌管人類(奴隸)的權力,在新興黨派的聲援下將受到威脅,一個倡議平等、自由勞工與釋出土地的意識形態。

從世界的立足點來看,南北戰爭的爆發,爭論的不僅是美國領土的整合以及政府的形式,更重要的是影響全球資本主義對奴隸勞動力的依賴。美國的內戰對整個產業來說是個嚴峻的考驗:產業能否適應社會混亂與經濟崩盤摧毀他們的王國,並暫時失去這些天賜的夥伴-土地以及奴隸勞動力?

內戰爆發、棉花禁運、解放黑奴,怎麼辦?

終於到了 1861 年 4 月 12 日,南方軍隊在南卡羅來納州 (South Carolina) 對薩姆特堡 (Fort Sumter) 開火。 這是一個典型的當地事件,位於全世界核心的生產地與貿易系統產生小小裂縫,卻危及正值榮景的全球棉花產業和以此為根基發展的資本主義。

內戰的爆發,切斷了自從 1780 年代以來,支撐全世界棉花生產和資本主義的聯繫。 南方聯邦政府極力迫使英國外交部門同意禁止任何棉花出口,即使他們自己也知道這個政策注定有漏洞,還是有效地封鎖南方的棉花進到北方。

走私當然存在,而且大多數的走私都成功,但還是有效地防止棉花以船隻運送,因此出口到歐洲的量從 1860 年的 380 萬包到 1862 年竟然幾乎為零。

此影響被稱作「棉花荒歉」(cotton famine),並迅速波及產業重塑,甚至社會結構的改變。1865 年在德國凱姆尼茲 (Chemnitz),Saxon 棉花製造商會(許多廠商共同組成)發表一項誇大的聲明:「貿易史上從來沒有像過去四年發生如此巨大和連續性的變動」。

商人傷透腦筋,展開瘋狂的爭奪,以便維繫歐洲的棉花產業。即便所有努力都可能是一場空,因為沒有人能夠預料戰爭結束時,美國南方的棉花產業還存在。

怎麼辦?1861 年的利物浦水星報寫道:「這個極度危險的供應來源,非常有可能讓我們失望透頂」假如真的如報社編輯所說,全世界的決策者、商人、製造商、工人和農夫都會受到影響。

恐懼絕非無中生有,戰爭結束後,美國四百萬名奴隸立刻獲得自由。這些人拋棄了耕耘地,奪回自己的權力,提供資訊給聯邦軍隊(南),拿起武器對抗邦聯士兵(北),最終成功獲得解放。這不是他們第一次反抗,卻是最成功的一次。

沒有奴隸的棉花產業會是什麼模樣?

然而,全世界最重要的原料產地失去了勞動力,問題來了。地主、製造商、商人和政治家都知道解放黑奴勢必影響棉花產業的發展。因此,他們設法重建遍及全球的棉花生產網絡,企圖透過其他方法而不仰賴奴隸。每個人都抱持著大大的疑問:解放奴隸要怎麼取得便宜的棉花?如何擴張種植地?哪裡可以擴張種植地?

戰爭結束後帶來的轉變極大而突然,不管是埃及、巴西、印度,甚至當初贊成解放奴隸的南方聯邦都在思考:沒有奴隸的棉花產業會是什麼模樣?

從上圖可以看出,巴西、埃及、印度等地的棉花出口年年上升。

新的勞動力動員系統:佃農制度與僱傭

資本主義者和政府官員也透過戰爭結束後的影響發現,最重要的生產要素在於勞動力,並非土地限制了棉花的生產。

曼徹斯特棉花供應協會的專家也表示,世界各地很多地方的土地和氣候條件幾乎是平等的,然而勞動力來源卻是最難解決的問題。

終於,1865 年 4 月戰爭結束,也代表領導產業八十五年歷史的歐洲人的最大危機解除。新的勞動力動員系統-佃農制度與僱傭,在全世界被考驗,棉花產量有沒有可能重回戰前水平還是令人懷疑,但人們也只能在持續普及的自由勞動力下相信著。就像昔日的奴隸慶祝著他們的自由,製造商和工人們也期待工廠的重新營運,會堆滿新採收的棉花。

商人,就沒有什麼好慶祝的了。「謠傳的和平即足以造成恐慌」,1865 年見於倫敦的報紙;印度每日郵報也寫著:「棉花價格下跌至一先令」,這樣的恐慌也迅速影響孟買以及全世界。

一位英國觀察家驚訝表示,一個國家內戰竟對全世界造成影響,「看得出來這一切發生得有多快」,價格的影響可以遠至世界上每個角落。

世界越來越小,南北戰爭讓資本主義國家結構重組

世界確實變得越來越小,棉花供應鏈中各個連結的關係也發生顯著改變。假如南北戰爭是棉花帝國的危機,也可以算是結構重組的練習。

資本主義者重拾自信於將產業生產鏈回歸國家,看著美國南方的灰燼,他們眼中仍是前途一片光明,看著滿山滿谷的自由勞工在新的土地上種植棉花,新的勞動關係以及新的連結。

或許,最重要的是這些資本主義者認知到,過去他們利用紡織在全球貿易網絡獲取利潤,必須仰賴國家的維護。同時,政治家也了解國家是政治合法性、資源和能量的關鍵堡壘。

法國觀察者在 1863 年的預言果真沒錯:「在棉花稱霸的王國裡,這個王不可能被罷免」

本篇原文改編自哈佛大學教授 SVEN BECKERT 著作《Empire of Cotton: A Global History》。

 延伸閱讀:【看電影學經濟】《自由之心》背後引爆的經濟史爭論

(資料來源:The Atlantic;圖片來源: Pink Cow Photography‵、casually cruelKheel Center, Cornell UniversityI saw_that,CC Licensed)


想看到每天《報橘》精選好文?趕快把我們加入你的 Line 好友

加入好友
   

點關鍵字看更多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