搶著進華爾街的年輕人,是心已經很黑暗還是瞎了看不見黑暗?


過去幾十年來發生在華爾街幾個事件,似乎會讓那些世界頂尖學校畢業生,對這些大銀行失去吸引力。

例如 1990 年代 的網際網路繁榮,還有全球金融危機之後一段期間。每一次金融危機似乎會讓這些哈佛耶魯畢業生考量他們會捨棄摩根士丹利(Morgan Stanley)公司而從事別的行業,然而往往他們最後都還是走上金融業的路。

矽谷現在又再度面臨泡沫化,華爾街銀行卻對新進員工 調漲起薪降低工時 ,然而很難知道這一次跟以往會有什麼不同。

科技創業公司永遠無法取代華爾街銀行對這些美國年輕人的吸引力,部分是因為科技創業公司需要這些實踐者有原創的點子,或者至少具備電腦知識,但是創業往往無法提供這些菁英大學畢業生,他們想要追求的「穩定飯碗」。

「我要去高盛工作」對現實生活裡,一個具有抱負又沒有想要做其他特別工作的年輕人來說,就像是說「我要去哈佛」一樣。

  • 華爾街會影響你的人格特質,慢慢的你就近墨者黑了

所以,這群有很多工作選擇,但最後還是走金融這條路的年輕人來說,「他們之後怎麼樣了?」

人們常自認為自己具備某種「特質」,他們不管遇到甚麼環境都不會改變特質。但實際上人們是無法不被環境裡的誘惑影響的,應該說他們如果希望展現某種特質,會先慎選可以成就這種特質的環境。

這群全美最頂尖學校畢業生,他們即使很有抱負、年輕、有著理想要過有意義的生活,然而他們之後會成為老鳥,上班時的工作就是和信用評等公司周旋,設計一些穩輸的證券,騙投資者買,然後從他們身上大撈一票,或操縱市場假象而不惜傷害廣大社會利益,而且還鼓勵別人利用資金和公司從事他們絕不該做的事。

每個工作都會有職業傷害,對網路專欄作家來說,他的職業傷害就是,覺得自己不管發表甚麼都會受到注意,而不是他寫的東西正確與否,就這樣逐漸忘了這之中的差別。

華爾街的職業傷害更為有趣的是,不只是一半以上的哈佛畢業生還是想在那裏工作,有些很顯而易見的是,花太多力氣在短期效益而不是長遠獲利;或是你賺了很多錢,然後你把這項成功去掩蓋你人生中其他失敗的部分;然而有些卻不明顯,例如在金融業工作的人會開始意識到壓力 –「他們不懂還是要裝很懂。」

這不是指那些需要選股、預測未來的油價、金價,選擇收購目標公司、或說服運作很好的私人公司上市的人,不知道他們自己在講甚麼,而是他們假裝知道的東西是無法知道的。華爾街在這場投擲硬幣遊戲中大部分賣的不是技術性,而是預測性的服務,只不過沒有人誤認為這是一種技能。為了在這樣的環境生存,你必須要相信,或者是說假裝去相信自己是這塊沒有專家領域中的專家。

我不確定是不是在華爾街當一個笨蛋比其他行業還難,但是在華爾街,是付你更多薪水來忘記那些不安的感覺,任何一個在大金融公司工作的人會發現除了你自己,你很難對任何東西產生依附感。

  • 華爾街不為人知的內幕,就是他們永遠都很黑的原因

你也許會想去瑞士信貸 (Credit Suisse) 或是巴克萊 (Barclays) 銀行工作,然後加入一個專業團隊來為你的銀行貢獻成就,但你很快會發現你的雇主只是給這些擁有個人理想的人,一個寄居的殼。大部分在金融業大公司工作的人,主要跟他們的市場建立關係,不是老闆。

這個事實解釋了許多華爾街的未知之事。華爾街以外的人在看當時 2008 年華爾街經濟蕭條時,或許會問「為什麼這些聰明又自我的人會選擇一起集體自殺?」

最近也許更多外人會想知道,當公司被發現其回報收益相較與成本是輕微時,為何交易人還要操縱倫敦同業拆放利率 (Libor)、外匯利率、公司的私募證卷交易?如果被抓到的時候怎麼辦?在此狀況下,一些華爾街銀行為何不揪出那些在他們市場做出破壞行為的同業,成為一家誠實的交易公司。

答案是那些在華爾街大公司工作的人,通常沒有計畫在他們的公司投入很長的時間,只要他們在市場保持一定的地位,如果這個地方倒閉了,他們還是可以另謀高就。

當你看到股票市場其他人剝削廣大社會的利益,對剛入這一行的你來說,你的第一個反應是要把他們叫出來,但最後還是決定對他們的行為保持沉默。當你看到有人利用那些信用評等公司、可造假的股證交易、或操縱指標指數等市場內商機制發財時,你就會感到壓力─一種讓人覺得何不趁機大撈的壓力,而不是解決問題的壓力。

總而言之,對任何一個在金融業大公司工作的人來說,他將會感受到壓力是不要去挑戰或是質疑現有體制。美國金融業最驚人的特色是抗拒改革,他們領著高薪去顛覆經濟各層面,但如果是改革自己公司的話,他們又會對這樣的市場趨勢小心翼翼,而且他們有資源可以避免這類被顛覆的事情發生。

以 IEX 這個新國際投資交易所為例,它被設計的目的是為了要減少不必要的金融中介和高頻交易 (本文作者的新書 Flash Boys 便有提及),也許會讓許多公司出局,但這個方法可讓美國交易市場更有效率、減少金融市場裡的大量交易。

然而現今 IEX 他們因此面臨美國政治圈以外最有規模的抹黑行動,除了來自網路匿名者的秘密攻擊、這些跟麻煩製造者金錢交易的參議員,在國會公聽會又上演搞亂現有的市場問題劇碼,那些知名的前市場監管人員又在評論文章上散布關於暴發戶的謊言;有些人利用企業家企圖除去的缺失而起家,而那些記者又太愚蠢、懶惰或被收買,去附會這些人的說詞而寫出錯誤連篇的文章。

  • 在世界能改變你以前,先堅定的去試著改變世界

令人沮喪的是, 這些改革面臨的壓力證實了,對這些懷有雄心壯志的年輕人來說,不要輕易想要顛覆現有制度,政府事實上並沒有能力去改變這些金融機構。然而矽谷式的焦土創業家精神將華爾街仍扮演一個很重要的角色,能夠改革的是那些與這個需要焦土式革新的華爾街產業沒有利害關係的人。

對一個華爾街新鮮人來說,可能覺得這些跟你一點關係都沒有,但或許你將會發現你錯了。

你剛開始接觸新環境時,那些對市場力量的抗拒、或是想要做跟以往不同且更有效率的想法,只有你可以這樣做。等到你想要創業去改變這個世界時,反而這個世界早已改變你的心志。

所以從你自己開始,因為沒有其他人可以這樣做。

(資料來源:BloombergView;圖片來源:The Huff Po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