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IME》:香港雨傘革命讓中國想用「一國兩制」統一台灣更加困難

hkcover

Time 雜誌在 10 月 13 日即將出刊的亞洲版雜誌上,以頭版規格,探討香港本次的佔中運動(又稱雨傘革命),是如何對現今已略顯窘態的中國政局,再度添上一筆變數。

Time 雜誌記者 Hannah Beech 以 《Hong Kong Stands Up》 專文,從中國的治港態度、港人的民主覺醒過程,一路到佔中運動的未來可能走向,做出全面的分析,並且預測香港此波民主運動實為牽一髮而動全身。BuzzOrange 編譯此篇文章,帶領讀者從西方主流媒體角度,詮釋本次雨傘革命。

香港雨傘革命不僅全世界都在看,台灣人也該看看一國兩制的美好泡泡戳破後,現在的香港人得要如何努力衝撞,才能博得一點虛無飄渺的民主空間。

  • 香港人站出來,雨傘成為運動象徵

在颱風季節的香港,雨傘是街上行人遮風擋雨的利器,不過狂風也常將雨傘吹彎如同雕塑作品般扭曲。9 月 28 日的晚間,在這個山雨欲來風滿樓之地,無數的雨傘在香港街頭展開。但這次,雨傘不只拿來躲避風雨,而是做為抵抗催淚瓦斯與胡椒噴霧的工具。

身為一個擁有 720 萬市民的大都會,香港堪稱世界上最安全、有秩序的城市之一,在今年上半年,只有 14 件死亡案件發生。不過,隨著全副裝備的鎮暴警察,對上街頭爭取民主訴求、抗議北京政府高壓統治的民眾施放化學氣體,現在的香港儼然成為街頭戰場。

第一波的催淚彈攻擊始於國際金融機構、大型購物商場林立的金鐘,示威者只有雨傘、雨衣、護目鏡、牛奶、保鮮膜等臨時充當防護的裝備可用。這波讓數萬香港市民齊上街頭的抗爭,肇因於北京政府 8 月底強硬拒絕 2017 年香港特別行政區行政長官(簡稱特首)自由普選,所激發的廣大民怨。

身為英國的前殖民地,香港於 1997 年主權移交中國後,在「一國兩制」的體制下,保證政經制度、生活、文化等面向「五十年不變」。不過現在香港人擔憂,僅過 17 年,香港的獨立自由已然開始崩解。在胡椒噴霧與催淚瓦斯的攻擊之下,許多市民受傷,但也讓這波民主示威引起更廣大的回響。

一位 24 歲的文案編輯 Kusa Yeung 29 號凌晨在現場發送礦泉水,表示:

「我們不怕中國政府,我們要為真正的民主奮鬥。」

這場雨傘革命也隨之揭幕。

  • 從佔領中環開始,香港爭民主思維覺醒

這場香港人的公民不服從運動,始於 9 月 28 日的「讓愛與和平佔領中環」,從中環發起,隨後開始遍地開花。其他兩個重要的觀光客集散地,旺角與銅鑼灣也相繼被占領。靜坐佔領的公民運動,透過雨傘、黃絲帶等運動象徵物,博得全球的關注,不過卻不足以推翻中國共產黨的統治。中華人民共和國依舊在 10 月 1 日當天歡慶建國 65 周年,盛大的煙火、軍隊遊行在北京舉行,代表共產黨對於國家的掌控依然穩固。

不過香港的十一國慶煙火施放,已因抗議之故取消了。

香港的公民不服從運動讓北京政府領導人習近平的統治考驗再添一樁,30 年來全力發展經濟的副作用已經浮現:環境汙染、財富差距拉大、猖獗的貪腐,都讓中國的大國崛起神話,開始褪去理想光芒,揭露現實的一面。香港浸會大學政治學教授 Jean-Pierre Cabestan 接受採訪表示:「香港公民示威運動絕對是習近平不願見的局面,他手上已經有許多棘手問題待處理了。」

身為一名精明的民族主義者,習近平與其幕僚習慣將社會秩序的失調怪罪到「外國勢力」的介入。9 月 29 日傾中的人民日報發表了一篇嚴厲的社論,抨擊香港的示威佔領運動是由「反中勢力」發起,而那群反中人士更是偏向支持前殖民母國所建立的秩序,並且醉心於西方民主。

不過,如果假設香港運動與外部勢力沒有任何關聯,而是對於中國高壓統治的反動,那麼北京政府的治理方式顯然無法贏得香港市民的心。在北京的十一國慶演講上,習近平宣稱中國的領導人必須時時刻刻貼近人民。不過,在此同時,北京政府也打壓國內支持香港追求民主的運動人士。

  • 北京強硬態度,引起港人高度反彈

北京政府並未考量香港長久以來的民意歸屬,反而不斷地提醒港人在政治上並無實質權力。先是發表一份北京「對港政策白皮書」,強調中央政府對港擁有「全面管制權」,除了強調長久以來對港的主權外,還首度將北京政府對香港的「全面管制權提到新的高度」,例如法律等層面。

接著,在 8 月 31 日,北京政府再次明訂,港人可以「一人一票,普選特首」,不過特首候選人並須先通過北京支持的「提名委員會」認證許可,港人再從委員會提名的 2、3 位候選人中,選出特首。(不過現行的香港制度下,特首也是由 1200 位委員組成的選舉委員會投票選出。)

非營利組織人權觀察的 Maya Wang 評論:

「拒絕香港民主並未讓港人沉默,反而讓情況事與願違。現在市民對於中央政府完全失去信心,嘗試清場的後果,帶來的是更大規模的抗議。」

就算抗議人潮最終消散,強烈的不信任感已經改變了香港的政治情勢。

  • 雨傘革命應運而生

近年來國際間的民主改革浪潮常常以季節(阿拉伯之春),或是顏色來代稱(按:台灣更熟悉的可能是花朵的代稱,比如茉莉花革命、野百合革命,還有太陽花革命),選擇用雨傘來代表此次香港抗議事件,有種突兀的適切感。五顏六色的雨傘,非常能夠映襯這個充滿多元文化、語言的城市,在早期歷史中,香港從東西勢力角力的過程中誕生,卻誰也沒想過將民主價值真正實現在這個南海小島上。

雨傘也是本次街頭抗爭非常實際的工具,雖然看似普通卻極其重要,就如同香港本身的金融地位,對於中國這個巨大市場來講,就像個不可或缺的貨物集散地一般。在香港,事事講求效率精確,在催淚瓦斯煙霧散去後,抗議民眾撿起路上的垃圾;義工們將一箱箱的物資運往現場,在 9 月 29 日的凌晨,甚至可以在抗議現場找到高級氣泡礦泉水。

催淚瓦斯鎮壓的陰影,或是週一到五必須上班的壓力,並沒有讓街上的抗議人群消散。在港警面對執法過當的批評聲浪中,港人反倒佔據更多擁擠的商業精華區,用著多彩繽紛的洋傘、帳棚劃定佔領區域。9 月 30 日,

47 歲的 William Ma 帶著他 11 歲的女兒 Dorothy 來到抗議現場:

「當我年輕的時候,民主從沒真正實現過。或許到時候我已經走了,不過我的女兒未來可以有個更好的生活,她可以享有民主。」

週末時刻懼怕被清場、鎮壓的情緒,被一股相較輕鬆的氣氛取代,上班族加入發起運動的學生。中學生在人行道上寫作業,頂著大太陽解題目;有些示威者承認因為港警暴力鎮壓的關係,讓他們決定人生首次上街頭參與政治活動。一位 9 月 29 日上街頭的數學老師 Raymond Chan 表示:

「市民只是高舉雙手,沒有任何武器,港警就對他們投擲催淚彈,而無事先警告。這只讓我們更加堅強、更加團結。」

  • 北京最怕的就是,學生高舉雙手喊和平

如此大規模的示威活動自然對習近平與共產黨帶來極大威脅。北京政府一直以來皆強調國家安全穩定,甚至全國監視系統所佔的年度預算比軍隊還多,不過即使投注這麼多資源,目前的中國內部的確在崩壞中。除了香港,西藏與新疆的衝突問題不斷,尤其在新疆許多伊斯蘭教疆獨份子發動攻擊,光是去年就奪走數百條人命。

而自 1949 年先總統蔣中正撤退據守台灣後,北京政府也一直想方設法的要重新將其納入版圖。進來兩岸經濟交流情況,雖然有逐漸統一的趨勢,但是香港危機也成為台灣借鑑,讓習近平很難以「一國兩制」的方式,說服台灣納入其掌握。甚至在澳門,這個由葡萄牙殖民的地區,直到 1999 年才重新由中國掌握主權,也有民運人士強烈要求民主選舉。

港人對於民主的吶喊穿透的無遠弗屆,直達北京,向中共造成威脅。曾任港府官員及立法會直選議員的陳方安生在接受時代雜誌專訪時,就指出:

「香港早就準備好接受民主了。是北京政府無法接受香港民主化,它害怕如此一來對港的控制就會失控。」

三十年前,當英國首相柴契爾夫人與趙紫陽簽署 〈中英聯合聲明〉,奠定香港 1997 年主權移交的事實,在當時這個「殖民地」被認為是非常政治冷感的,商人、銀行家不論統治者是誰,只追求最大利益。當時,反而是中國正面臨轉型的壓力,不過 5 年後,也就是 1989 年,中共的坦克車輾過在天安門廣場追求民主的學生,成千上百的學生與和平示威者被中共當局屠殺。政治改革的熱情瞬間被急凍,北京政府也了解到讓帶有理想主義色彩的學生,在公眾場合宣揚政治理念有多麼危險。

  • 中共近年維穩行動,打壓民主發展空間

習近平利用國家、民族情感作為打手,收緊中央的管束。作為中國的軍事領導,習近平對於周圍領土、水域的紛爭,採取更堅定的態度。

2012 年上任後,他對於中國民主的倒退也該負起責任,拘捕百位人權人士,律師、部落客、記者、藝術家等人皆鋃鐺入獄;對於採取鎮壓的強硬態度,也從不猶豫,即使那意味著讓黨與人民的距離越來越遠。事實上,在九月底,新疆維族溫和派改革學者 Ilham Tohti,就因「分裂國家」的罪名,被北京政府宣判終生監禁--而他真正做了什麼?在網路上呼籲中國政府尊重新疆的區域自治法律而已。

同時,香港也一直在積極找尋政治發聲的管道,每一年的六四紀念日,數千人上街點亮蠟燭,這也是整個中國唯一允許紀念六四的地方。在 2012 年,港人上街抗議提議將中共愛國教育放入香港基本課綱中,這同時也是一場成功阻止立法的抗議活動。

港人也意識到香港擁有許多地緣、制度上的優勢:獨立的司法系統、蓬勃發展的媒體、金融制度透明、良好公共建設、以及對國際的開放態度等等,就是這些特質,讓香港不同於其他中國內地的任何城市。如果北京政府持續威脅奪去這些特質,香港會如何應對?香港中文大學中國研究中心的副教授 Willy Lam 表示:「香港仍然十分特別,不過這些特質正在慢慢消逝中。」

  • 一國兩制童話破滅,台灣不該好好盯著看嘛?

其實現在即可意識到香港與中國不可避免的正在逐漸融合當中,兩個完全不同的文化、政經體系正在一個國家的體制下共存。任何希望加速融合的舉動、措施都顯得十分突兀。

經由北京政府許可、不受港人愛戴的香港特守梁振英,正面臨著多方要求他下台的聲浪。在 9 月 28 日,催淚彈清場前的宣言中,梁振英表示香港是一個遵守一國兩制規範下的民主政體,並且認為 2017 年的普選方案是一個比較適當的方案。

比較適當,不代表一定好,特別是對那些發動街頭示威運動的年輕族群來說。

就如同中國內地的年輕人一般,這些香港青年也掙扎著意識到他們的生活條件與財富累積,並不如父母那一代容易。在香港與中國,必須得創造一條除了炒房之外累積財富的道路。房價已被炒作到極高價,導致年輕人必須窮極一生奮鬥,才有可能負擔得起自己的家。

當代工人運動領袖韓東方在天安門事件發生時,被捕入獄,現在常居香港。他認為現在年輕一代的民運人士,比當時的自己,目標更明確;更懂得他們要的是什麼。一名在旺角現身支持的 76 歲老先生 To Fu-tat 更給予學生極大的肯定,「他們是中國未來的希望。」

不論街頭上的學生在執行公民不服從運動時,表現多高的公民素養,他們仍然是北京政府最懼怕的勢力,中國內部仍對於天安門事件有著極大陰影。葉劉淑儀是香港首位女性保安局局長,在 2003 年因為推動 23 條立法,內容明定香港特別行政區需立法禁止任何破壞國家統一,或顛覆中央人民政府的行為,引來 50 萬人上街抗議,導致最後葉劉淑儀辭職下台。目前她擔任新民黨立法員,並且對於此波佔中運動評論:

「我個人認為這些民眾試圖在香港組織另外一場天安門事件。那其他香港市民的權利該如何是好?我們只想要和平與穩定,任何議題都應該在體制內進行對話,而不是上街抗議。」

  • 爭民主過程不可逆,就如同不枯也不散的傘花

民調顯示,有非常大比例,幾乎是一半的香港居民願意接受北京政府提出的普選方案。街頭抗爭對於生意有很大影響,而且天安門經驗太過慘烈,也很難想像習近平會下令中國軍隊前來香港鎮壓。

不過,有鑑於北京政府目前對於政治改革的強烈反對態度,要見到中央對於香港要求民主改革的退讓,也有一定困難度。即使是佔中人士自己,也不認為他們的兩大訴求:特首梁振英下台、真普選,能夠同時實現。

泛民派公民黨創黨黨魁余若薇支持佔中運動,同時也表示:「北京當局不太可能會在立場上做退讓,但是香港人必須自己站起來,並且捍衛權利。」

這波雨傘革命已經得到指標性的意義,一位 20 歲學生 Julian Lam 表示:「中國人認為香港屬於中國,但是香港人認為,香港是中國的一部分,但是屬於全世界。」隨著港人站上街頭,一起在催淚彈下咳嗽、流淚、迎接一波波鎮壓,一個全新的信念也隨之成形:

港人對於自由的追求,並非如同中國政府所宣稱的,是西方勢力所強加的無用裝飾品,只為用來為中國政局埋下未爆彈,而是一種普世價值的追求。

就如同歌手何韻詩、黃耀明特地為此次雨傘革命所做的打氣歌曲「撐起雨傘」歌詞所言:任暴雨下 / 志向未倒下 / 雨傘是一朵朵的花 / 不枯也不散。

(資料、圖片來源:Time


想看到每天《報橘》精選好文?趕快把我們加入你的 Line 好友

加入好友
   

點關鍵字看更多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