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對台灣艱苦的就業環境,大學生你該怎麼準備?

大學只修爽課外加慣性翹課嗎?沒關係,畢業後找不到工作時,你就會知道沒根的生活很容易持續一輩子。

Aspiring Adults Adrift: Tentative Transitions of College Graduates》是社會學家 Richard Arum 和 Josipa Roksa 的最新著作,是 2010 年出版的《Academically Adrift: Limited Learning on College Campuses》的續集。在 Academically Adrift   一書中,作者調查了 1600 名學生的大學生涯,新書則呈現其中 1000 名大學生畢業後的概況,完整記錄他們從最初入學到進入社會後頭兩年的人生動態。

根據內容所提,在飄盪的大學四年後,擁有文憑的學子們可能還是吃足了現實的苦頭,由其是結業於 2009 年的畢業生。

  • 投資自己等於投資未來,人生不可能一路順遂

在作者先前的研究中就發現,許多大學生會不修硬課,最好能多涼就多涼,覺得自己好像很厲害,然後把閒暇時間花在交朋友和參加聚會上。最後,在領到畢業證書的那一刻,才驚覺自己繳了張不合格的成績單。

「會認真上課寫作業是因為我不想被當。」其中一名在中等以上大學就讀的學生說。

這句話代表什麼?學習的動機錯誤,加上敷衍了事的態度。

上面的圖表說明,大學生花了將近四分之三的時間在睡覺或是交朋友上。這種生活形態讓他們在畢業後,隨即見識到社會的殘酷,其威力好比冰桶挑戰的陣陣冰水,無處可防。

「我們受訪的學生出生在一個環境特別艱苦的時代,景氣極差,他們有的只剩自身的樂觀和文憑來試圖達到自己的理想。」作者在文章提到。

然而,如同上面圖表所示,大學畢業兩年後,只有大約四分之一的受試學生有超過 4 萬美元的年薪。

「整體來看,有 53 % 的大學畢業生在不選擇復學的情況下,通常會面臨失業,或只兼職賺錢,就算有全職工作,年薪也不超過 3 萬美元。」作者說。

面對這樣的情況,誰能不沮喪?其中一名受試學生 Leann 在訪談中說:「心情很悶,根本開心不起來。」重點是,她畢業於名校的商學院,畢業兩年後,擔任收銀員。

根據上圖,受試學生在畢業後,也仍有四分之一和父母同住,無力負擔高房租高生活費。

  • 謹慎看待每個學習的機會,能力和年齡才能一同增長

所以念大學浪費錢又浪費時間嗎?

不,許多人想念大學但苦無機會,有能力上大學的人,最應該要思考的是如何將大學四年變成人生的黃金投資期。「以優異大學生學習評估(CLA)成績畢業的學生,在職場上確實會比成績較低的人得到更優渥的薪水。」作者說。「擁有批判性思考、邏輯能力,和出色寫作能力的人,往往會比高枕無憂四年的人得到更好的工作機會。」文章同時提到這點。

為了排除受訪者和該母校之主觀性,作者選擇在經濟蕭條時執行這項調查。若不管學歷高低,在 2009 年 6 月統計出來的失業率(20 到 24 歲)為 15.1 %,在研究計畫的兩年後,比例仍居高不下,停在 14.3 %,近幾年則已掉至 11.3 %。不過,以整體的畢業生失業率來看,若將年齡排除在外,已從 2009 年 6 月的 4.8 % 掉至 2011 年 6 月的 4.3 %,最後來到今年 6 月的 3.3 %。

  • 學校本身制度也需改善,才能成為理想與現實間的橋梁

不過,作者也強調,大學院校本身的制度絕對也有改善的空間。名校與否,都該負起培養學子的責任,問題不可能只出在學生身上,沒有設計完善的課程和良好的評分制度,學生不是失去動力就是找洞鑽,重點在於,所有的師資訓練和教材及設備的挑選都是整個教育系統下的一環,少了任何一個,受教權就會失去意義。

「許多初進社會的人會感到手足無措,起因在於整個社會對於如何引導學子也群龍無首。」他們寫到。

對於教育制度的爭論一直以來都十分熱切,高學歷就不會失業?還是學歷好出路就好?種種問題無法蓋棺論定,這是一個世代和整體社會的困境,數據對你說了什麼,人人心中自有答案。

若回到最初的原點,關鍵是不是就是「心態」二字?自己對自己負責,付了龐大的學費理當回收等值,甚至是超值的知識與技能內化。學校該怎麼改善?該怎麼設計課程?該怎麼引導無數的年輕人?如果校方對如此重要的課題都選擇擺爛的態度,那談什麼改革和理想?若人與非人皆能緊守自身崗位的責任,那麼社會的任何一個角落,都能是我們樂於進駐的安身之處。

(資料來源:Bloomberg;圖片來源:BloombergM31, CC Licensed)


想看到每天《報橘》精選好文?趕快把我們加入你的 Telegram 好友


   

點關鍵字看更多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