傳出柯文哲要設性專區!從國外設性專區的經驗來看,台灣該比照辦理嗎?

BO 導讀:

今天(2017.8.12)傳出柯文哲有意在萬華設「性專區」,引發廣大網友討論。在討論這個問題之前,我們可以看看國外設置性專區的發展。在許多國家性專區不只合法,而且靠著網路「發揚光大」。

你覺得台灣該比照設立性專區嗎?(責任編輯:黃靖軒)

嫖妓是人類自古以來就有的一門生意。無法遏止的性需求,需要找到一個出口,但性交易是違法的;只是法律根本無法根絕這產業,而且隨著網路蓬勃發展,行動上網裝置也讓性交易變得更「方便」。 在臺灣,性交易受法律明文禁止,但大家對於去哪找「約砲神器」心知肚明。

一個無法杜絕的產業,如果透過規範約束,使其合法化,會不會是比較好的發展方向?

對性工作者來說(無論男女),買春、賣春就是個工作而已

在美國,除了內華達州之外,於各地賣淫都是非法的,但這並不代表完全沒人從事性交易;根據早期資料,全國賣淫行業每年營收高達 140 億美元(這只是保守估計)。在法律無法禁止的情況下,從事性交易的人反而成為社會最低賤的族群,因為他們無法受到任何保護,舉例來說,嫖客對妓女施暴可以躲過法律制裁。

一連串的暴力事件使得政府不得不採取新方案:嫖妓犯法,賣淫不犯法。

但這種新作法完全大錯特錯!

禁止嫖妓和禁止賣淫都是天方夜譚。事實上當然有些妓女確實是受害者——遭到殘暴的伴侶、人蛇集團的迫害,或是吸毒上癮淪落至此,但是罰嫖不罰娼不會讓迫害妓女的比率減少。

而瑞典期望通過「減少需求」以打擊賣淫,法律實施初期流鶯數量雖有減少,但很快又反彈回升,而且妓女不願看到嫖客被捕,因此急著做生意,草率衡量風險。

事實上,政府不應該把經歷耗費在「終止性交易」這樣不切實際的目標上,應該打擊的真正暴行是奴役和兒童賣淫。政府應該致力於遏制和懲罰這些罪行——同時,允許你情我願的嫖客和妓女安全隱秘地進行網路交易。

網路開始影響各產業後,賣淫的生意也逐漸轉向網路;妓女透過建立個人網站推銷自己、樹立自己的品牌。網路上甚至出現新的「評論服務」,使性交易擁有可靠的顧客回饋。這些改變使賣淫越來越像「正常的」服務行業。自栩道德高尚的人們認為這一切「發展」促使性交易蓬勃。

網路的影響範圍開始擴及性產業,而且還挺正向的

事實上,網路預約、在公寓或賓館進行的性交易,比在妓院和紅燈區可能更令人安心。網路比法律更能確保交易的安全,因為網路的資訊全部透明化,專業網站有助於買方和賣方更準確地衡量風險;有些網站就提供妓女在網上瀏覽顧客資訊,以避開某些紀錄不良的嫖客。

比如 Peppr 這款 App。在柏林想買春的人,不需要拋頭露面,輸入所在地點就會出現可提供服務的娼妓,還提供照片、價格和身體細節做參考,用戶可以藉此過濾需求,也能多繳 5 到 10 歐元(6.5 到 13 美元)的訂金來安排會面。

klklk

像 AdultWork  這一類網站,接受個人賣淫,同時也接受仲介和妓院,提供顧客買春的聯絡方式。有些還包含更詳細的資料,提供服務的範圍越廣,收費也越多。顧客可以按照年齡、胸圍、衣服尺寸、種族、性取向和地點來分類瀏覽。

有些網站搜集顧客的回饋。顧客把他們得到的服務,收費和遭遇詳細上傳到網路。在英國網站 PunterNet 上,顧客會描述經營場所、遭遇和性工作者,還會告訴你是否值得推薦,這些評論會為妓女建立個人品牌。

透過網路服務、行動裝置可以讓性交易的買賣雙方資訊流通順暢,性交易也變得更容易、安全。舉例來說,娼妓之間可以互通哪些顧客很糟糕,還能在預約前調查背景和健康狀況;而顧客在評論網站上的回饋,也給其他有需求的人參考。網路使性工作者有了彈性工作時間,並且不再需要中介者。

室內交易比在大街上晃悠安全,被逮捕的可能性較低。租來的公寓或者賓館房間都比妓院還要隱密,容易躲過家人和朋友的目光。匿名做生意不必丟人現眼,在網路上創建一份資料比在光天化日招攬顧客體面的多。

從數據來看性產業的趨勢與從業者的優勢

接下來,來看看一些關於性產業的趨勢數據。《經濟學人》分析了來自一家國際評論網站的 19 萬份性工作者資料(因為此網站也在美國,性工作者不願意公開名字;網站上聲明內容純屬虛構,我們就假設這和真實的資訊一樣吧)每份資料都包含了顧客的評價,她們的身體特色、提供的服務和收費價格。

數據可追溯到 1999 年。每一份資料我們都選用近期的資訊,考慮通貨膨脹、多重分身、同時通過仲介工作等因素。資料包含 12 個國家中 84 個城市,來自美國的最多,還有很多在其他富裕國家的大城市。因為這個網站只介紹女性,分析就不包含牛郎(可能占了性交易勞動力的五分之一)。留下這些評論的幾乎都是男人。

分析顯示出每小時的收費是如何根據她提供服務的類型、被描述的身體特點不同而改變的。提供肛交和打屁股的性工作者平均一個人多收 25 到 50 美元一小時(見下表),接受 3p 的價格最高 。

yo

按照顧客在網站上的評論,篩選出西方女性美貌的標準:穠纖合度、金色長髮、胸部豐滿的,每小時收費最高(見下表)。染上比較假的金髮,收費稍微少一點,但還是比別的髮色更有市場。隆過乳的妓女的投資報酬率則是:從飛機場變成 D 罩杯每小時可多收 40 美元,意味著做 90 個小時就能回收一次手術 3,700 美元的成本。12% 的人在網上把自己描述成勻稱、苗條或是瘦,但都至少 D 罩杯,這說明不少人都跑去隆乳。

ASAS

種族和國別的不同也會造成市場價格的不同。特定的種族和國別,在某些地方可以多收費,但有的地方卻不利。根據四個美國大城市和倫敦的分析,白人比黑人行情高(見下表)。

ADAD

美國大學華盛頓分校的 Christine Chin 教授研究了幾個國家的高端賣淫交易,她發現在吉隆坡,黑人女性收費很高;在杜拜,歐洲女性賺的最多。令人驚訝的是,學歷在性交易中也能提高收入,雖然有學歷的性工作者在一周中工作的頻率比別人少(代表她們更可能把賣淫作為副業);她們的客群都有一定年紀,渴望更親密的接觸,而不是一夜情。

有些家庭主婦甚至也開始運用網路做「兼職」。在相關討論的論壇中,有人指出,對家庭主婦來說,賣淫更能兼顧母職,因為薪水夠高,能支付照顧孩子的支出,工作還能配合學校的假期、玩耍和運動,還有小孩生病的時候。

網路影響了很多行業,「性」這個最古老的行業也不例外

性工作有許多職業風險,例如被強姦、其他肢體暴力、被傳染性病,網路讓在這行打滾比較容易。

網路論壇讓妓女分享安全又不犯法的技巧。在網站上,她們會為見過的顧客擔保,讓其他同行放心。另一家美國網站 Roomservice 2000 的服務,方便顧客不需提供信用卡資訊和手機號等個人資料的支付方式。

轉移線上意味著娼妓們不再需要依靠傳統仲介——妓院、拉皮條的、老鴇——招攬生意或者提供地點,有些人就選擇單打獨鬥。但這也意味著性工作者需要更多的時間、努力和技術投入市場,「你需要一個好的網站,擁有豐富的圖片,你要學會搜素引擎最佳化,有時候真的很累。」性工作者說。

當然也有人偏好有助理來安排預定和經營社群網站,有個網站 Eros.com 就允許性工作者顯示現在是否有空,但這表示每一兩個小時就要上一次網,而且網上打廣告不便宜。

網路使所有政府更難控制和管理性交易。愛爾蘭雖然自從 1994 年就開始禁止為性服務打廣告,但這個禁令顯然沒用。

隨著在網上花錢買春變得更加便利和保險,嫖妓的人越來越多,更多人應該看清:不是所有的性工作都是受害者或者被剝削,或者以為賣淫的污點永遠不可能被洗清。整體而言,網路讓性工作者受益。

網路影響了很多行業。這項最古老的行業也不例外。

(文章來源:The Economist;圖片來源:The EconomistJason Pier in DC, CC Licensed;網路截圖:The Pepprs


想看到每天《報橘》精選好文?趕快把我們加入你的 Line 好友

加入好友

 

 

點關鍵字看更多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