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逗點人】為什麼過了 24 年,我們還要看鄭南榕所寫的《剩下就是你們的事了》?

《BO》導讀:《剩下就是你們的事了-行動思想家 鄭南榕》的作者 Nylon 鄭南榕。

他是誰?

 鄭南榕生於二二八事件那年,在超級沒有言論自由的戒嚴時代,創立了發行最久的黨外刊物《自由時代》。他也在 28 年前,為了打破戒嚴、平反二二八,不斷致力於一連串民主運動。鄭南榕可以說是開啟台灣民主浪頭的先驅。

他,創立刊物,堅持言論自由,拒絕因叛亂罪被逮捕,最後在民國 78 年 4 月 7 日反鎖在雜誌社的辦公室,引火自焚。

那天,鄭南榕對著太太葉菊蘭說:「我要爭取百分之百的自由和尊嚴,我已準備自焚抗爭。」
太太潸然淚下的問:「那我和我們的小孩怎麼辦?」
「剩下就是你們的事了。」鄭南榕說。

你或許覺得他怎麼這麼絕情,拋棄妻小斷然離開,身為鄭南榕的太太葉菊蘭,一定更不解。你能想像她花了多長的時間、哭腫多少次雙眼,才最終理解鄭南榕的那一句「剩下就是你們的事了」嗎?

台灣人民,你也理解了嗎?

鄭南榕基金會在他逝世 24 週年(2013 年),出版了這本紀念傳記《剩下就是你們的事了》,逗點文創結社總編輯陳夏民撰寫了一篇推薦文字。

過了一年,在 318 學運上,林飛帆對著我們說:「剩下就是我們的事了」,那場演講,也是對鄭南榕的承諾。在 2013 年後,台灣跟上追尋自由的國際浪潮,什麼是自由?自由不是說說就有的,回首看看那些犧牲的前輩,我們一定要更積極找回自由,因為「剩下就是我們的事了」。

(文字來源:博客來

原文作者: 陳夏民

2013 年 7 月,台灣接連發生大埔案、洪仲丘案,眼見人民無家可歸、失去性命,法律竟無法為他們討回公道。先前只會發生在極權國家的事情,目前全都在台灣上演,我們怎能視而不見?

自由不是冰淇淋長明燈,極其脆弱,只要有一個閃失,就會變質成為傷害弱勢者的武器。在這個「以錢作為武器」的時代,我們必須更加留意,因為任何利益都有可能變成未來的束縛。當下不就有人為了不跟錢過不去,而自願矮化自己的國家,讓自己的家鄉變成地圖上怎麼找也找不到的「中國台北屏東區」?這些摑得響亮的耳光,早已敲醒自由的警鐘,但我們是否聽見?

看看大埔那片廢墟,看看洪仲丘的照片,他們就是台灣自由的縮影:擋人財路的,都要被剷除。請不要再把自由掛在嘴邊,不要再侮辱那些為我們的自由空氣而犧牲的前輩了,從今天開始,我們得更積極,為下一代人把自由找回來。

書名:《剩下就是你們的事了— 行動思想家 鄭南榕
出版社:書林出版有限公司
作者:鄭南榕基金會.紀念館 策畫
定價:380
ISBN:9789574454884
出版年份:2013

(文章經《逗點文創結社》授權刊登,不得轉載;首圖來源: 鄭南榕 FB Page

 —

【逗點人】就是「逗點文創結社」,他是一個獨立出版社,以「閱讀,沒有句點」為精神,在看似極為文青的概念下,出版了各種各類的書籍。成立於 2010 年的逗點文創,結社內網羅了許多新銳作家,搭配獨特的出版企劃,以出版新穎、有質感的書籍為主要方向。目前規劃三大書系,純文學類的「言寺」、藝術生活類的「示見」,以及與創意人士合作的「逗點叢書」系列。

點關鍵字看更多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