諾貝爾經濟學家: 一旦簽訂「零管制」貿易協定的 TPP,長期來看我們都會死

本篇文章作者Joseph  Stiglitz,曾在 2001 年獲得諾貝爾經濟學獎。他也曾經在國際貨幣基金組織任職。2011 至 2014 年是國際經濟協會主席。2008 年起針對華爾街的房產泡沫,提出了金融改革的看法和資本主義自由化造成的社會不公現象提出批評和建議。這篇文章發表在紐約時報的專欄,Joseph  Stiglitz 針對目前美國正在與各國協商簽訂的 TPP 提出了諸多批判,值得台灣政府深思。因為,貿易全球化已是不可逆的現象,但如何在與各國簽訂貿易協定時仍保障台灣人民的福利,是我們需要思考的問題。

談論貿易協議雖然總讓人眼神呆滯,但卻是必須關注的議題。目前正有貿易提案威脅多數美國人的工作,使其遭受全球化的負面影響。

這些協議所導致的分歧看法正撕裂美國民主黨,但從歐巴馬總統的言談中看不出端倪。例如發表國情咨文時,他蜻蜓點水地說到「新的貿易夥伴關係」將會「創造就業機會」。目前最緊急的就是簡稱為 TPP 的「泛太平洋夥伴關係協議」,美國將透過此協議與環太平洋的 12 國建立貿易夥伴關係,意味著這個地區會成為全球最大的自由貿易區。

  • TPP 的協商是秘密進行,而且得利者只有金字塔頂端的人

TPP 的協商始自 2010 年,依照美國貿易代表處 (the United States Trade Representative) 的聲明,TPP 的目的是透過降低關稅以及貿易壁壘來增進與夥伴國的貿易與投資活動。但 TPP 的協商都是秘密進行,大眾唯有藉由外洩文件方得以蠡測海、猜其全貌。另外,美國國會今年引進一條法案讓白宮不需擔心國會議員蓄意杯葛、耽誤法案審查,所有貿易協議皆可不需修改或修正,便可逕由總統贊同或否決速審。

這就是引發爭論的原因。由外洩的文件加上以往貿易協定的談判模式,人們很容易推論整個 TPP 的架構。它真正的風險在於這樣的貿易協議只讓美國金字塔頂端的富豪和全球菁英得利,代價卻是其他人承擔。這種不正義的協議竟然能列入國家選項,這正證明了我們的經濟政策是導致不平等的推手。

我們對全球化的管理有嚴重疏失,而 TPP 這類協議也只反映出問題的一個面向罷了。

  • 企業要求各國將管制統一降到零標準,得利是誰?

先來看看歷史。今日所簽訂的貿易協定和二次大戰後數十年間簽訂的有明顯不同,後者聚焦在降低關稅。關稅降低導致貿易擴展,每個國家得以發展自己的主力產業,最終提升國民生活品質。雖然有些工作消失,但貿易協定也同時創造新的工作機會。

今日各國的關稅已經降低,因此貿易協議更進一步希望達成「沒有關稅壁壘」,這種以企業利益為主導的思考首要任務就是取消管制措施。超大型跨國企業抱怨各國管制不同,導致高昂的企業成本。即使這些管制措施不盡完美,但大多有其目的,例如為了保護勞工、消費者、整體經濟、自然環境而存在。

這些管制也是各國政府為了回應國民的民主需求所訂定。推動貿易協議的人說得委婉,他們說自己只是在追求管制措施的一致性、只是想提升效率而已,這種說詞聽起來真單純。但果真如此的話,他們大可要求各國將管制統一提升到最高標準,但企業所要求的是把這些管制統一降到零標準。

  • 降低管制,最大輸家是我們

簽定 TPP 這類跨國貿易協定後,協議國減少管制的舉動等於讓跨國企業回到最近一次經濟危機爆發之前、回到《清潔空氣法》與《清潔水源法》制定前的營運模式,也就是企業可以不受環保法規規範 (上述兩個法案各自於 1970 年和 1972 年完成立法)。全球企業都認同解除管制有助獲利增加,參與協議的各國或許也認同這種說法,但貿易協議總有輸家,而這個大輸家就是我們。

貿易協議牽涉太多利益交換,這也是為什麼秘密協商存在風險。世界各國的貿易部門被企業和金融利益綁架,秘密進行的協商讓民主程序失去制衡功能,導致協議造成的負面影響無從限制。

  • TPP 貿易協議不過是鴉片戰爭的幽魂

以不公開的方式進行 TPP 協商就足以造成巨大爭議,但越了解 TPP 越覺得反感。它讓企業得到國際許可,以不正義的方式徵用土地、以解除管制來換得企業的潛在利益Philip Morris (世界上最大的菸草公司)老早就以此對抗烏拉圭政府。該國禁菸法規獲得國際衛生組織高度評價,然而 Philip Morris 卻宣稱這個法規不公平,不僅損害了企業利益、也違背了瑞士與烏拉圭兩國的貿易條約。鴉片戰爭時,西方列強成功地要求中國開放鴉片,宣稱如此才能平衡貿易逆差。以此看來,如今的貿易協議不過是鴉片戰爭的幽魂。

其他包裹在貿易協議的條款也讓企業得以破壞環境和其他法規。開發中國家簽定這些條款後付出龐大的代價,但以此換得的投資卻往往比預期得少也充滿爭議。雖然這些國家是最大的受害者,但同樣的議題也讓美國成為受害者。協議簽定後,美國企業可想而知會在環太平洋國家建立子公司,並且透過子公司投資美國,再以「外國」公司的身分得到美國本土企業無法獲得的權利。已經有證據顯示企業選擇把資金注入最能在法律上保障企業的國家。

還有其他有害條款。美國不斷努力降低醫療成本,但 TPP 會使學名藥的引進更加困難,進而造成藥品價格上漲。這在貧窮國家不僅是大企業賺飽飽的問題而已:它會讓數以千計的人因為買不起藥品而不必要地死去。我們用專利制度讓做研究的人得到應有報酬,但這個制度原本是在保護智慧財產之餘,也能讓知識更為普及、更易為人使用。但有心人濫用這個制度,例如我之前寫過有人想將乳癌基因納入專利。雖然最後最高法院駁回這些專利申請,但許多女性卻已經歷不必要的病痛。貿易協議將給有心人士更多機會操弄專利制度。

大眾憂慮攀升。外洩的協商文件顯示美國銀行將因為 TPP,更容易將高風險的衍生性金融商品推銷至各國,或許會因此再次導致世界陷入經濟大衰退。

  • 支持 TPP 的原因來自以富人利益為中心

然而,TPP 這類貿易協議還是有包括經濟學家在內的死忠支持者,這些人支持的原因來自以富人利益為中心的經濟理論。

自由貿易是早年經濟學的中心思想。經濟理論中的確談到自由貿易會產生輸家與贏家,但贏家總能彌補輸家損失,所以自由貿易 (甚至更自由的貿易) 是雙贏局面。然而這個結論奠基於無數的假設、許多錯誤的假設。

例如,這些年代久遠的理論完全忽略風險因素,甚至假設整個經濟體得以讓所有人就業,勞工也能輕易變換工作。因此受全球化衝擊的勞工可以迅速從低生產力產業轉換到高生產力產業 (前者之所以能夠蓬勃發展,是因為政府透過關稅和貿易限制為其抵擋外國競爭者)。但失業率一旦升高,特別是大多數人都處於長期失業的此時,這就變成一個錯誤的假設。

目前有 2 千萬美國人找不到全職工作,數百萬人已經放棄尋找,所以從受國家保護的低生產力產業轉出的勞工,有可能變成零生產力的失業人士。這種情形對仍有工作的人來說也是種傷害,因為高失業率壓低了薪資。

  • 貿易協議有造成失業的風險,你知道嗎?

不論是因為缺少總體需求,或是因為銀行輕借貸、重投機和操縱市場,以致沒有提供中小企業合理的資金,總之經濟沒有如我們預期般運作。事實就是這些貿易協議有造成失業的風險。

造成情勢如此惡劣的原因之一是我們對全球化的管理不善。我們的經濟政策鼓勵工作外包:在海外以低廉工資製造的貨品可以低價銷回美國,而美國勞工知道自己必須和海外勞工競爭,因而削弱了與雇主協議工資的能力。這就是為什麼男性勞工實質薪資的中位數比 40 年前還低。

  • 一旦簽訂 TPP,長遠來看我們都會死

美國的政治現狀讓這些問題惡化。自由貿易理論談到贏家能夠補償輸家的損失,但不代表他們願意做出補償。現實的情況是,他們不僅沒有補償輸家,甚至持續壓榨輸家。遵奉貿易協議的人常說如果要讓美國有競爭力,就要減稅、減工資,以及減少國家支出,特別是減少國民福利。他們說我們應該忍受短痛以換得長遠利益,但經濟學家凱因斯曾說:「長遠來看我們都會死。」再回到貿易協議的討論上來看,沒有任何證據證明貿易協議會造成快速或全然的經濟成長。

批評 TPP 的理由各式各樣,因為不論從其過程或自由貿易理論來看它都注定失敗。不僅在美國,反對 TPP 的人在會談如火如荼舉行的亞洲也迅速增加。

帶領參議員極力反對總統擁有 TPP 速審權的參議院多數黨領袖 Harry Reid給我們短暫喘息的機會。認為貿易協議只是犧牲 99 % 人民去圖利財團的人,在這場戰爭中贏了。但前方有更大的仗要打,也就是我們要確保貿易政策、甚至全球化,都是為增進多數民眾的生活水準而制定。但這場大仗的結果仍是未知數。

  • 政策要透明公開化,以解決不平等的問題

在這一系列文章中,我不斷強調兩點:第一、美國社會現今的高度不平等,是過去 30 年一連串不正義的政策、方案、法律共同造成的結果。既然總統自己也強調解決社會不平等是國家的首要之務,那麼現在的每一項政策、方案或法律都應該經過各方縝密檢視,去思考其對不平等問題的影響。

TPP 這類的貿易協議正是造成不平等的重要推手。或許企業可從中得利、GDP 也許但不保證一定會增加,但美國一般大眾的福祉卻很有可能為此犧牲。

這就和我不斷強調的第二點有關:涓滴經濟學是個迷思。藉由推動 TPP 來使企業獲利都不一定幫助得到社會中層的人,更何況是社會底層的人。

(資料來源:NYC Blog;圖片來源:donkey hotey GlobalTradeWatch CC Licensed)

科技不能解決的事,就交給《BuzzOrange》吧!
政治、社會、經濟、商業、生活,《BO》給你跟別人不一樣的視野與觀點,加入我們的粉絲團,一起 BUZZ!
Facebook 粉絲團:https://www.facebook.com/buzzorange

點關鍵字看更多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