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是幸福的捷徑,而科技正在顛覆教育;我們會變得更幸福嗎?

直觀地想,要怎麼達到所謂幸福的國度?

每個人對幸福的定義不同,但多半是生活需求無虞與心理層面的滿足,而要怎麼憑藉著自己的力量達到這兩者的平衡呢?

教育是一個捷徑,教育程度越高,能夠達成「幸福」的機率就越高。

還好有政府的支持,使得中產階級擁有教育的特權,而今年夏天,美國將有三百到五百萬的人將畢業,而歐洲呢,則有將近五百萬人要離開校園、面對職場。

當文明社會更加成熟,在新興國家的大學機構也越來越興盛,就拿中國來說,在近二十年來,已經增加了將近 3,000 萬個大學,然而,自從亞里斯多德在雅典學院教課後,其實整個教育的模式都沒有什麼改變:年輕學子依然按表、按時抵達上課地點,然後以聽講的方式吸收學者們的知識,就跟現在一講到「上課」二字,第一個想到的場景沒什麼不同。

整整兩千三百多年,一模一樣。

而現在,有鑑於三個力量推進,革命已經開始了(詳情可參考 《經濟學人》的文章):逐漸增加的成本、需求改變以及破壞性創新的科技,從這三方而來的力量,將會顛覆傳統思維的「大學」。

  • 離開校園,打開電腦,上網吧!

越高等的教育就會被 鮑莫爾病(由美國經濟學家威廉.鮑莫爾於 1987 年的論文提出,用兩個部門-進步部門與停滯部門建立總體經濟增長模型)纏上 ────  因為停滯的生產力,造成勞動密集部門的成本飆升

然而相反地是,汽車、電腦和其他很多東西的價格其實是戲劇化般的下降,因公部門資助而獲得保障和企業老闆為了學位而再次進修拿學位的溢酬,也就是說 ──── 大學,在提供相同的服務下能夠收取更多的費用。 近二十年來,要到美國念大學的成本已經增加了 1.6%,這個數字已經超越了每年的通膨率了。

對大多數學生來說,就讀大學仍是一筆相當大的交易;但仔細計算一下,每個獲得大學學位的人,以淨現值計算,將會增加人生總收入高達 59 萬美元;然而,面對高額學貸的學生有逐漸增加的趨勢,特別是在美國高達 47%,而英國則有 28% 的學生沒辦法完成他們的學業,在畢業後找到工作與無法完成學業兩者間,很明顯的這是無法用金錢來衡量的。

同時政府想要減輕這個情況的意願逐漸降低,在 2007 到 2012 間,美國政府資助每個學生的比例整整下降了 27%, 資助的比例下降就算了,不僅如此,平均學費卻因為通膨而增加了足足 20%而在二十幾年前,英國幾乎是可以不用繳學費的,而現在則是一年 9,000 英鎊,也就是 1 萬 5 千美元。

  • 除了學費調漲加上補助降低外,第二個推動力就是勞動市場

以高等教育的標準模式來說,大多數人在 20 幾歲時就讀大學,而學士學位是能夠進入專業領域的門票,但是自動化也開始對白領階級的工作產生了影響,就跟藍領階級一樣。

牛津大學的研究顯示,47% 的工作在近十幾年內都有被自動化替代的危險,當科技創新剝奪了工作、改變了生活中的事物,人們必須要透過生活來填補人力資本這塊缺失。

  • 而第三個科技,更不用說,改變的力量最大

網路改變了商業行為,從報紙、音樂到書本,傳統的那套經營模式已經被顛覆,而高等教育亦不例外。

現在 MOOC-Massive Open Online Course 提供學生更多的學習機會,不僅能聽到一流教授的授課內容,還只需要付大學學費的一小部份就好。

MOOCs 始於 2008 年,可以說是伴隨著破壞性創新的科技而來;然而,到目前為止的結果卻和初衷相去甚遠,主要原因有二,一為這並沒有正式體系的認證,二來是輟學率十分的高。

但現在有了轉機,有了私人投資者和大學重視,MOOC 正在改變著。其中一個平台 Coursera,目前已有超過八百萬個已註冊的使用者,雖然說它的課程都是完全免費的。但去年,在開始提供使用者可以選擇是否要付 30 到 100 美元,來申請課程認證後,第一個 100 萬就這麼入袋了。

除此之外,Udacity 已經和 AT&T (美國最大的固網電話服務供應商及第一大的行動電話服務供應商,此外還提供寬頻及收費電視服務)及喬治亞理工學院合作,提供線上的電腦科學碩士學位,相較於要付大學學費然後獲得相同的學位,Coursera 只需要花不到三分之一的錢。哈佛商學院近期也將提供線上的「MBA 預備課程」,1,500 美金;而星巴克已經開始資助它的員工能夠取得線上亞利桑那州立大學的學位。

MOOCs 會以不同的方式挑戰、改變不同的大學,並不是所有大學都被迫著要改變。牛津與哈佛肯定是受惠的一方,懷有抱負的學生一定會想要去一流的大學,而數位經濟將有利於一些大企業或是一流的大學,只要透過「品牌」,就能以提供 MOOCs 來賺全世界的錢。

那二流的大學怎麼辦?它們的命運會像報章雜誌業一樣漸漸消失嗎?

這種情況在未來的高等教育市場並不難想見,而大學收入的下降幅度將會超過一半以上,教育產業的雇用率將會下降至 30%,會有超過 700 個教育機構被迫倒閉。

這不是適者生存,而是強者存活的遊戲,留下來的想要繼續存活,就必須要改變。

  • 新的轉變

就像是所有革命,不論在哪發生,必然有受害者,高等教育亦不意外。許多城鎮、城市都依賴著大學而生存,以某些層面來說,MOOCs 是同時在學生間、教師間增加更多的不平等,才華洋溢的學生比起劣勢的學生更能適應在結構式的大學之外的環境;一流的講師將會獲得更高的地位、更多的錢財,不平等的現實只會加劇。

不可避免地,檯面上的政治人物必然要承擔緩和教育革命的責任,必須要謹記政府支出是為了要使整體社會受益,並不是要保護終身職的教授免於競爭、淘汰;比起傷害,大學的重塑將會有利於更多的人,在富庶的世界裡,學生能夠以更低的成本獲得高等教育的機會,進而增加更多的自信。

除此之外,MOOCs 的彈性吸引了年紀較大的族群再學習的機會,edX(另一個課程提供平台)表示其在美國的線上學生年齡中位數為 31 歲。在新興國家,線上課程的服務將會提供管道給一些國家,如巴西,躍進西方國家一員的可能,以更低成本提供高等教育。

此外, 歸功於科技,教育已經變成了全球市場。

與其要提供資金支持傳統模式,政府應該要建立一個新的且運作更好的模式,就拿巴西來說,當學生完成課程後必須要通過官方考試才能拿到認證。提倡認證標準制度的建立,這是政府可以做的。在大多數的西方國家,多半以單一、獨立的機構來進行認證考試。

說要革命、說要改變傳統當然不是件容易的事,但是科技正在顛覆著教育體系,它承諾會為更多的人提供更多、更好的教育機會;從舊到新,不論是抽象的觀念還是實際的環境,改變是必須的,我們都想讓社會變得更好、變的更理想,如果說教育是通往幸福的道路之一,那讓更多人受到更好的教育,何樂而不為呢?

  • 延伸閱讀

 【范疇專欄】要解決台灣下一代沒有競爭力的良方:畢業之前一定要出國打工兩年

(資料來源:BusinessInsider;圖片來源:One Laptop per Child,CC Licensed)

點關鍵字看更多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