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 世代的年輕人會是這個世界的救世主嗎?

原文作者 Brian Groom 是英國《金融時報》(Financial Times)的英國經濟與產業編輯,在《金融時報》有多篇深入的文章,是《Scotland on Sunday》的前編輯。

Z 世代出現了。他們泛指在 1990 年代中到 2000 年後出生的人,又被稱為 M(multitasking,多工)世代、C(Connected Generation)世代、網際網路世代等等。

算了算,Z 世代也就是 16 到 25 歲的年輕人,除了多工、連結、網際網路,他們或還擁有其他的標籤,不過我們說的這群人會變成拯救世界的超級英雄嗎?

面對日趨嚴重的經濟衰退籠罩,他們似乎是一群努力勤奮、懷有抱負的世代。怎麼說呢?比起他們的長輩,他們沒那麼及時行樂;有的人甚至覺得他們是一群無趣、不懂享樂的人。

拿英國來說,飲酒的社交場合逐漸減少,滴酒不沾的人越來越多,抽菸的年輕人越來越少,也不會吸毒或是服用興奮劑等等,暴力行為減少,在已開發國家的趨勢更為明顯,可能因為和酒量攝取減少有關。

  • 對上一個世代的反動:英國新世代年輕人與他們的父母截然相反

在伴隨著上一代的反傳統文化潮流和夜總會狂歡喝酒的習慣,這似乎變成了一種很受歡迎的消遣方式,毫無疑問地,對於很多人來說都是生活中的調味料,工作之餘放鬆壓力的方式。然而在倫敦,某一 24 歲的時尚雜誌工作的女性表示,「我不能沒了我的工作,如果我去上班時身上聞得出酒味和走路搖搖晃晃的時候,被主管看到或是被同事察覺,我就有被 fire 的危機了」。

對於其他人來說,這是一種對前一個世代的浪費而表現出的叛逆行為,對於那些直刃族(Straight Edge,簡寫成 sXe,又稱為正派龐克,為 1980 年代美國東岸興起的文化,主旨在降低欲望,回歸單純的生活,因此不吸毒、飲酒、吸菸、濫交,提倡動物權)的次文化,一個 20 歲的學生表示,去 pub 唯一的目的就是為了看橄欖球賽,不浪費也不喝酒吸毒。

  • 擺在 Z 世代年輕然眼前的,是一樁樁龐大而難以解決的問題

你覺得 Z 世代能夠靠自我否定的方式來讓大眾生活變得更清新嗎?需要做的事情太多了,要從何開始都難以決定。

舉個近期最紅的話題,世足賽來說,卡達贏得 2022 年世足賽的主辦權,遭媒體爆出一大醜聞:在申辦過程有行賄之嫌,負面報導層出不窮,為了商業與各產業的利益,連政府都不清廉了,社會上這樣的事情更是屢見不鮮,太多要改了,連決定從哪裡開始都是個大問題。

或是以金融層面而言。上週國際貨幣基金組織 IMF(International Monetary Fund)的總裁 Christine Lagarde 表示,建立更安全金融體系的進展實在太緩慢了,因為嚴重的產業衰退讓改革的速度也大幅減緩。儘管發生倫敦銀行同業拆款利率的操弄和洗錢醜聞,喊著要做的更完善但進展還是沒辦法加快。

政治面而言,上週在歐洲議會的選舉,人民黨的支持者急速增加,這反映了什麼事實?對於建立新政黨、移民和樽節政策抗議的怒吼。

如果說,要盼望 Z 世代可以將這些惡習剷除,可能太過樂觀了。畢竟他們是一群個體的集合,還不是行動的結合;太過年輕的他們,其中有許多人還沒有投票權又或是選擇不去投票,也就是說他們的影響力是非常有限的。不論如何,改革是必要的,最好是要在他們真正能夠掌握權力之前,改革要先做。

而現在呢,媒體最愛的就是答案是否定的問題;然而,這個世代對於更美好的未來有憧憬,畢竟未來,醫療科技的發達,不難想像 Z 世代的成員至少 70 歲才會拿到退休金,活過百歲的人一定不少。

Z 世代的年輕人會怎麼看待所處的世界?世界的好壞褒貶不一,一個法案的執行和解除都有其成因與誘因存在,哪個選擇比較好?沒有所謂的好壞,角度不同,主張自然就不同。

要怎麼說是走在對的道路上?我們只能盡己所能創造所謂柏拉圖最適的理想世界,滿足大多數人的幸福就是最大的目標。

  • 延伸閱讀

 年輕世代是房市復甦的絆腳石?

(資料來源:FinancialTimes;圖片來源:FinancialTimespol sifter, CC Licensed)

點關鍵字看更多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