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輕羅小扇抓書蟲】上班日午休祈禱文,讓我深深陷入這張椅子吧

unnamed

神啊,容我此刻
多活一點

讓我深深陷入這張椅子
捧著這一分鐘
端詳它
享受它的顏色、氣味與預言

直至我清空口袋裡
所有藍色的代幣

讓我凝視一隻黑狗狂喜奔跑時
像一隻黑狗狂喜奔跑

–《附近有人笑了》,第 142 頁 〈上班日午休祈禱文〉,黃柏軒

BuzzBookworm 短評,推薦人:《BuzzOrange》主編 鄒家彥

我不讀詩。我姊姊曾經寫過 一篇文章 大肆張揚我不寫詩、不讀詩這件事,她引了波蘭詩人辛波絲卡的作品 〈 頌讚我妹妹 〉;文章是我協力完成的,因為她要我用嘴巴唸出辛波絲卡那首詩,她要抄。我照唸了,而且還一邊加註我的垃圾註解:

「我妹妹不寫詩……」(我:妳真的很機車!)
「她像她媽媽──她不寫詩……」(我:這什麼東西啊……)
「在我妹妹的書桌裡沒有舊的詩……」(我:我今天發現我的書包裡有《漂鳥集》耶)
「我知道她並沒有為我念詩的打算……」(我:妳快一點,我想去大便……)
「她不需稍試,即可做出絕佳的湯……」(我:即可拉出很多的大便。)
「我妹妹練就一種得體的白話散文……」(我:我妹妹練就一種 DIRTY 的──)

但今天想起這往事,我覺得,其實我讀詩的呀(我書包裡畢竟是曾經裝著一本《漂鳥集》)。我沒有習慣買詩集,但只要有機會我就會一邊「讀」一邊下註解,不是按照以前國文課本教我們賞析楊喚的 〈夏夜〉、余光中 〈車過枋寮〉 還有鄭愁予的 〈錯誤〉 的那種方式而已。

今天我讀了朋友黃柏軒的新作品 《附近有人笑了》。這樣取書名,他說,因為附近沒有人笑的時候,他總是第一個笑的那個。我在午休時間翻閱,翻到了 〈上班日午休祈禱文〉;還沒看詩的內容我就心想,「好想現在去玩湯姆熊的敲鱷魚啊,而且還可以吹冷氣!」然後看見黃柏軒這樣寫了:

「直至我清空我口袋裡
所有的藍色代幣」

於是我成了附近那個笑出來的人。

IMG_20140702_130351

關於作者:

黃柏軒, 逗點文創結社 編輯。1983 年生於台南,The Lazy Mob 懶散暴徒樂團團長,附近沒有人笑的時候,總會第一個笑。


科技不能解決的事,就交給《BuzzOrange》吧!
政治、社會、經濟、商業、生活,《BO》給你跟別人不一樣的視野與觀點,加入我們的粉絲團,一起 BUZZ!
Facebook 粉絲團:https://www.facebook.com/buzzorange

點關鍵字看更多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