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保守派女政治評論家:足球是這個國家道德淪喪的標誌

《BO》導讀:本篇轉載自合作夥伴《觀察者網》。原文作者是:知名的美國右派政治評論家、作家、律師 Ann Coulter ,她同時又被稱為 Ms. Right(右派女士),常常出現在電視節目、廣播、演講等多種場合, 她的 Twitter 訂閱者甚至高達 52.4 萬人。

看看她是怎麼看「足球」的。

這幾天巴西世界盃正進行得如火如荼。被視為世界第一運動的足球,已經像奧運會一樣成了各種族民眾聯歡的絕佳推動力,有些戰亂地區甚至在世界盃期間能夠迎來短暫的和平。

不過一些美國人卻在世界盃期間打起了一場政治嘴仗。

美國著名的保守派政治評論家、有 Ms. Right(右派女士)之稱的 安·考特(Ann Coulter)就是其中之一。在她看來,足球不僅是一項乏味的運動項目,更是對「美國精神」的巨大威脅,媒體對足球的熱捧就是自由派的政治陰謀。

她聲稱「任何對足球興趣的增長都只是這個國家道德淪喪的標誌」。

也許 美國總統奧巴馬在空軍一號上帶頭為美國隊搖旗呐喊 真的並不簡單?讓我們先來看看安·考特是如何解釋她對足球的憎恨吧:

[dropcaps]1.[/dropcaps] 個人成就不是足球運動的重要組成部分

在真正的體育中,當運動員掉球(fumble,橄欖球術語)、打鐵(throw brick,籃球術語)、接不到高飛球(fly ball,棒球術語)時,他們都要在一大群人面前出醜。當棒球運動員擊球時,他是獨自一人站在場上的。

但是體育中也有屬於個人的榮耀,比如全壘打(home run,棒球術語)、觸底得分(touchdown,橄欖球術語)和灌籃(slam-dunk,籃球術語)。

但在足球中,責任卻是被分擔的 而且你幾乎沒有辦法得分 這裡沒有英雄,沒有失敗者,沒有責任感,不會傷害小孩子脆弱的自尊心

女人們老是被叫做「足球媽媽」,而不是「橄欖球媽媽」,是有道理的。(《觀察者》注:Soccer mom 一般指家住郊區、已婚、並且家中有學齡兒童的中產階級女性,因每天接送孩子去練球得名,被認為是為了孩子犧牲個人價值的形象。)

在足球中,他們到底有沒有 MVP 這一說?所有人只是不停地在場上跑來跑去,然後每過一段時間,球會不小心跑到門裡去。他們還指望我們在這樣的時候變得瘋狂?我都快睡著了。

[dropcaps]2. [/dropcaps] 自由派母親喜歡足球,是因為在這個項目中運動天賦變得如此不重要

以至於女孩可以跟男孩同場競技。沒有什麼嚴肅的體育項目應該是男女混合的,即使是在幼稚園水準上。

[dropcaps]3.[/dropcaps] 沒有什麼項目會像足球一樣,如此頻繁地以  比  的平局結束

即使在橄欖球中,也沒有這麼多的零進球 —— 要知道,當半打 300 磅重的彪形大漢朝你撲過來時,進球可是件難得多的事。

[dropcaps]4.[/dropcaps] 要想稱得上體育,你總得要讓人能看到對個人的羞辱或者是嚴重的身體傷害

大部分體育項目都是從戰爭中來的。就像柴契爾夫人在英格蘭輸給德國隊之後所說的那樣:「別擔心,我們這個世紀可是兩次在國家遊戲中打敗了他們。」

棒球和籃球總是威脅到球員的個人顏面。在冰球中,一場比賽總要打三四場架 —— 而且這不是在沙灘上散步,而是以 100 英里 / 每小時的速度在冰上揮舞著球棒。一場橄欖球比賽後,傷者被救護車送進醫院,而在一場足球賽後,隊員頂多綁上一條絲帶。

[dropcaps]5.[/dropcaps] 在足球中你不能用手 —— 這就避免了需要接住一個高飛球的危險

人之所以區別於其它低級動物,除了有靈魂之外,就是因為我們會用手。這真是個了不起的主意:讓我們發明一個禁止用手的遊戲吧。

[dropcaps]6.[/dropcaps] 我受夠了被人們喋喋不休地灌輸「 足球」

那些向美國人推銷足球的人,也正是那些要求我們喜歡《都市女孩》(美國 HBO 台電視劇)、碧昂斯和希拉蕊·克林頓的人。

《紐約時報》上宣稱足球正在「變得流行」的文章數量是如此的多,只少於假裝認為女子棒球很吸引人的文章。(以上皆為美國女權主義的流行符號。)

[dropcaps]7.[/dropcaps] 它是外來的

實際上,這就是《時代》一直恐嚇美國人喜歡這項運動的最重要原因。有一個體育迷群體就對足球完全不感冒,那就是非裔美國人。他們可不關心法國人有多喜歡足球。

[dropcaps]8.[/dropcaps] 足球就像公制度量衡一樣,自由派喜歡它是因為它來自歐洲

要知道,公制度量衡是法國大革命的產物,當法國人還沒有犯下斷頭臺上的屠殺罪,他們在短暫的侵略中推廣了這一制度。

除了屈服於中國式洗腦教育的公立學校在教釐米和攝氏度以外,隨便跟一個美國人問問氣溫,他會告訴你是「70 度」。問問他波士頓到紐約的距離是多少,他會告訴你是 200 英里。

自由派會生氣地告訴你,公制系統比人們所熟知的那一套單位更加「合理」。這太荒謬了。1 英寸跟人的手指寬度是一樣的,而 1 英尺就是一隻腳的長度,1 碼則相當於人的腰圍。這很容易感知。你要怎麼感知 147.2 釐米呢?

[dropcaps]9. [/dropcaps]足球並沒有「變得流行」

這周的頭條都在說「美國世界盃收視率創紀錄」,我們又要聽到「足球在美國普及度提高」的老調了。

美國對葡萄牙的確是一場重磅比賽,ESPN 的轉播吸引了 1820 萬觀眾,超過了 1999 年美國同中國的女足世界盃決賽 —— 在足球中,女足跟男足一樣受關注。

不過要知道,一場普通的周日橄欖球賽就有超過 2000 萬觀眾,一場 NFL 季後賽有 3000 – 4000 萬觀眾,而今年的超級盃有 1 億 1150 萬觀眾。

還記得英國足球明星貝克漢和他的明星妻子幾年前初到美國的場景嗎?媒體對他們的到來進行了 24 小時不間斷的報導,持續了兩天,收視率卻非常低。沒有人關心他們。

如果說今天更多的「美國人」正在看足球,那只是因為甘迺迪在 1965 年推行的移民法。我可以向你保證:沒有一個曾祖父出生在美國的美國人正在看足球。人們可以期待,在學習英語的同時,這些新美國人也會放棄他們對足球的迷戀。

(轉載自合作夥伴《觀察者網》;圖片來源: Gage Skidmore,CC Licensed)

點關鍵字看更多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