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呼叫政府:我的遊民大夢】他們為何無處可歸? 你看見問題了嗎?(上)

去年十二月,《呼叫政府》開始與長年致力於遊民議題的公民記者謝明海先生接觸,了解並報導他的「 我的遊民大夢 」洗澡車計畫。為什麼是洗澡?謝明海先生說,提供膳食與捐款的團體不在少數,但幫助他們尋得住所並非一蹴可及,而「改變外表」可以直接改善一般人對遊民的歧見,甚至讓他們更有信心去尋找一份工作。

目前,謝明海先生與「 台灣貧困者扶助協會 」、「當代漂泊 」等團體已開始進行洗澡車計畫的籌備工作,希望能在現階段的台灣,給予遊民朋友更具指標性的協助。洗澡車的意義不僅在於讓他們改變外貌,更可利用洗澡車作為有效的宣傳工具,讓大眾不再對遊民的議題視而不見。

在《呼叫政府》與眾多團體進行的深度訪談間,我們亦整理出遊民所面臨的主要困境,他們為什麼無法得到妥善的照顧?政府為何一直未有足夠的扶助政策?一個社會的進步,不是看富人過得多好,而是看貧困之人能否過得自在,問題出在哪,需要所有人一起關心檢視。

  •  汙名化嚴重  意識形態難破除

2011 年台北市議員應曉薇發言:「誰把水灑到遊民身上就發給獎金,因為這些遊民實在太糟糕了」,引發各界批評聲浪,卻也體現了許多大眾對遊民的觀感。時至 2014 年 4 月 18 日,台北市社會局在市議會進行「遊民安置輔導自治條例」專案報告,議員王正德竟批,輔導遊民「像餵野狗一樣,越餵越多」。

(1)歧視待遇不平等,傷人自尊毫不自知

這些話聽來荒唐,事實上,卻是許多人內心根深蒂固的成見,不僅為官者不見其疾苦,一般民眾也未見得可以體諒居無定所之人的處境。如市民看到遊民,常常打到 1999 希望可以驅趕,警察就會進行盤查、詢問,迫使遊民離開該地。

時常參與社會運動、聲援各項議題的「 卜派 」,在流落街頭時就常常遭受不友善的對待,一樣是在便利商店花錢購物,卻得面對各種欺凌的小動作,讓他很無奈;不管睡在哪裡,時刻要面臨被警察驅趕的命運,遊民不僅無家可歸,更可說是無處可去。

(再辛苦也要上街頭為眾人爭取公義的「卜派」)

(2)不分青紅皂白,將問題推給遊民

設立據點發放膳食的「 救世軍也曾面臨嚴重的鄰里問題,不論是食物油煙、地上有便溺等問題,居民們一概都會將矛頭指向救世軍。他們為了破除汙名,便認真調查了一周的垃圾量,發現垃圾最多是在周末,救世軍沒開門,證明並不是街友們造成這個問題。

(3)媒體愛貼標籤:遊民好吃懶做、不務正業

芒草心協會的楊運生說,許多媒體將遊民塑造出來的形象,就是他們不務正業、好吃懶做才流落街頭。其實這些街友,很多都是曾經為台灣付出、努力過,卻被時代變遷給吞噬的一群人,因為產業變遷才淪落至此。

還有許多人認為,當某個地區對遊民福利越好,遊民就會聚集過去;或是在規劃社會住宅時,常受到強烈阻力,認為會讓整個區域治安變差、房價下跌。

但在「當代漂泊」實際調查中,卻發現遊民如果能靠自己,就不會去依靠慈善團體或社會福利。比如在台北車站附近的遊民,有超過七成在打工,其中又有半數是靠著那微薄的收入過日子的,他們盡己所能地自力更生,與多數人刻板印象中的遊民截然不同。

  •  社會處境艱難  在夾縫間求生

居無定所之人面臨到的困難不僅在生活間被歧視,更時常遭遇人身安危問題,面對這些,社會所給予的卻常常不是保護,而是更加嚴重的排斥與邊緣化,讓這群活在金字塔底層的人們求助無門。

(1)盤查驅趕,公權力刁難

在卜派流落街頭的第一天,想找個小公園度過漫漫長夜,卻馬上面臨到被警察盤問的狀況,說是「勸離」,但,這些無家可歸的人能去哪呢?有段時間,他找到了華山早期火車加媒站的廢棄房舍,勉強棲身,卻也被警察發現而驅離。

他們沒有遮風避雨的所在也就罷了,每從一個地點被迫離開,來到下一個地方,也只能面對重複的命運。同樣在台北車站附近走動,卜派一小時之內就被臨檢三次,任何人都能逗留的地方,他卻沒有權利,為什麼呢?

 

(2)犯罪集團利用,謀財又害命

除了無處可去,遊民面臨到最直接的危險,就是許多不肖人士會利用他們進行不法行為以獲利,而大部分的收益自然是進到主使者的口袋。如 2008 年的「老董之家」案件,犯罪集團拐騙遊民並軟禁他們,利用這些人頭借貸、炒法拍屋,更駭人的是與派人遊民假結婚後,謀財害命,計畫得到六千兩百萬的保險金。

無家可歸所需遭受的暴力與危險,不僅僅是生活辛苦、被找碴這麼簡單,他們須面對的是更迫切的人身安危,非一般人可以想像。

(3)工作貧窮與流浪街頭,僅一線之隔

2010 年,當代漂泊在台北車站所作的訪調中,71% 的遊民都有在打零工;2013 年衛福部的調查也指出,84% 的遊民有在工作。然而,他們儘管努力維持生活,工作不穩定、薪資極低的情況卻讓他們難以負擔租房,尤其七成的遊民都是中高年齡者,他們只能找到以勞動為主的工作,隨著年齡增長,漸漸無法負 擔穩定工作。

多數人都認為,遊民只要找到穩定工作,就可以脫離流離失所的生活,事實卻不然。即使找到稍微穩定一些的工作,也多是基層的一年一聘,每年都可能失去這份工作,再度無家可歸。當代漂泊指出,遊民的年齡層甚至越來越低,因為任何極度貧窮的人,都可能成為遊民,而在經濟弱勢的邊緣線浮沉。

如許多協助遊民的團體所描述,他們之所以流離失所,成因相當複雜,每個人有各自的緣由,但並不如外界所想,是因為他們不願好好工作、甘願如此。尤其中高年齡層的遊民,多少人以前也曾是在工廠、公司中努力付出,成為台灣經濟發展的基石,在時代與產業的變遷下成為犧牲品。

政府是否應在此時伸出援手,而現今公家單位在政策上又有哪些不足之處?下一篇,《呼叫政府》將繼續為您分析,讓我們一同檢視制度的問題所在。

想要看更多精彩文章嗎? 請前往 呼叫政府

科技不能解決的事,就交給《BuzzOrange》吧!
政治、社會、經濟、商業、生活,《BO》給你跟別人不一樣的視野與觀點,加入我們的粉絲團,一起 BUZZ!
Facebook 粉絲團:https://www.facebook.com/buzzorange

點關鍵字看更多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