缺乏改革動力、政策都在討好人民,德國的經濟將烏雲罩頂?

歐債危機席捲歐元區以來,受惠於之前痛苦的改革,德國經濟在危機中仍然有著良好的表現,甚至直到最近歐元區開始擺脫衰退,德國經濟仍然是其中的火車頭。

2013 年德國的經常帳戶盈餘已經達到 GDP 的 7.5%,雖然德國在歐元區內的主要交易夥伴都受到了危機的嚴重衝擊,但新興經濟體對運輸工具和機械的巨大需求,還一直推動著德國優勢出口產業的快速增長。

之前對勞動力市場的改革,限制了德國勞動力的成本漲幅,這令德國勞動力市場表現搶眼,失業率從 9 年前的 11.4% 下滑至當前的 5.2%。

經濟的繁榮發展也改善了德國政府的財政狀況,2013 年德國聯邦財政已經出現了盈餘。

很明顯,德國和其它歐元區國家的經濟表現形成了巨大的落差,所謂「不患貧而患不均」,德國和其它歐元區國家經濟狀況的分化,無疑加劇了它們在歐盟層面上的分歧,而且如果這些分化長期持續,那麼單一貨幣聯盟也將無法維持下去,更不要說未來全面建立單一市場。

  • 《經濟學人》看德國:德國經濟可能即將烏雲罩頂?

德國經濟真的是「東方不敗」嗎?其它歐洲國家難道沒有趕上德國的機會嗎?《經濟學人》認為,當前德國繁榮的背後其實隱藏著巨大的烏雲:

提高生產率增長需要對實物資本和人力資本進行更大的投入。

雖然德國人對他們創造的經常帳戶盈餘感到自豪,但這也可以被解讀成一種疲軟的信號,因為這代表相對于國內儲蓄,國內投資的不足。

德國總投資占 GDP 的比例已經從 2000 年的 21.5% 下滑至 2013 年的 17.2%。政府不僅減少了對基建的投資,對現有基建維護的投入也太小了。

然而,投資最大的跌幅來自於企業部門,根據柏林經濟智庫 DIW 的資料,德國需要長期增加投資比重 3 個百分點。德國工業聯合會的 Markus Kerber 表示,他特別擔心基建,包括從電網到寬頻。

對人力資本投入的不足也和實物資本的情況一樣。

柏林和德國其它地方一樣,很多產業的雇主經常表示技術人員的短缺。德國的教育支出低於其它富裕發達國家,教育支出的不足部分源于兒童數量的減少。OECD 在富裕發達國家進行的勞動適齡人口調查發現,德國人的算術能力要低於平均水準,但文盲率較低 —— 這個結果多少有點令人驚訝。而獲得教育認證(比如說大學文憑)的年輕人比例不足 1/3,低於發達國家的平均水準。

更高的生產率增長將需要服務業部門有更好的表現,而服務業占了德國經濟的 69%。雖然柏林的網路創業公司數量有令人鼓舞的增加,但仍缺乏德國製造業的強勁勢頭。

增強市場競爭的改革,特別是在占 GDP 10% 的專業服務領域,將有助於全面地提升生產率。OCED 敦促德國進行一系列的改革,比如說:放鬆商業登記的公證流程、取消建築師服務的價格監管(這是歐盟內德國特有的限制措施)。

但至今德國經濟仍然發展的很好,幾乎不存在進行新一輪改革的動力。

據 Eurobarometer 最近的民意調查顯示,84% 的德國人滿意當前的經濟狀態,這是歐元區裡最高的。經濟智庫 IW Köln 主管 Michael Hüther 認為,在經歷之前痛苦改革以後,去年年末建立的聯合政府過分傾向於滿足人民的需求。一個典型的例子就是最近養老金改革的倒退,容許部分人在 63 歲退休享受全部退休金,而不是 65 歲。

(本篇轉載自合作夥伴《華爾街見聞,不得轉載 ;圖片來源:sk8geek,CC Licensed)

點關鍵字看更多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