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發「恐嚇」白皮書,北京將全面管制香港,台灣得看著!(本文轉載自陳為廷)

10342782_861012807248206_7234381607091714600_n

原文作者:陳為廷(2014 年台灣太陽花學運發起人之一)

就在香港即將啟動普選公投、 長毛入獄 、新界東北村民將重返立法會的此刻,中共在昨天發表一份 《「一國兩制」在香港特別行政區的實踐》白皮書》,強硬地主張:北京政府對香港擁有「全面管治權」,香港只享有地方事務管理權;香港在高度自治下享有多少權力,「在於中央授予多少權力」。

並且要求包括行政長官、立法會議員、乃至司法人員的港人自治的前提,得要「愛國愛港」。

宣示、恐嚇意味濃厚。

這是中共首次針對香港發表「白皮書」。但這樣的論調,其實並不陌生。

曾經長期駐港,發表過專書來宣示官方立場的「知港派」學者強世功,也是這次白皮書的起草者之一。

香港的知識份子陳冠中,曾寫過一本《中國天朝主義與香港》,提出「天朝主義」的概念,來概括以強世功為首的中共對港立場。節錄書中一段如下:

「天朝主義在取向上是維護『多元一體』的一國多制格局,並主張以香港為參考模版,作為中國以後治疆拓邊和處置周邊國家的統治實驗田。天朝主義並不反對『特區』和民族地區暫時性的『自治』(在『改土歸流』式被逼放棄自決變成中國行省之前)。但天朝主義同時特別強調中央集權、國家認同、黨在法之上、中華文明教化,視特區的存在為中央審時奪勢、因地制宜的統治術,而不是以法律協議(如基本法)或地方人民的自治權利來看待一國多制,特區自治的憲法地位受貶抑,一國與多制之間的猜疑也更難以消解。

香港特區基本法是帶有自由主義法治及代議民主憲政性質的,是尊重個人權利的,而天朝主義恰恰與自由主義法治及代議民主憲政精神最為抵觸,更在內涵裡沒有個人權利的考慮。」

這種撇捨普世價值、超越憲政秩序的「天朝觀」;這種逐步收攏「邊疆」的天朝秩序,正是這份「白皮書」的核心價值。

這份白皮書,不只針對香港人,也是寫給台灣看的。

別忘了,正如 〈白皮書〉 所述:

「按照鄧小平的論述,『一國兩制』是指在一個中國的前提下,國家的主體堅持社會主義制度,香港、澳門、台灣保持原有的資本主義制度長期不變」。

「一國兩制」的概念,從 1982 年確立以來,本來就對準台灣。中共對港的一切手段,本來就是收復台灣先期實驗。從自由行、媒體壟斷、到 CEPA/ECFA 等港台共同體線的矛盾,已經清楚看到這點。

搶在此時發表白皮書,不僅是對港的恫嚇、也是對台灣的再次宣示。

我們能怎麼辦呢?

〈白皮書〉 中,特別告誡港人「要始終警惕外部勢力利用香港干預中國內政的圖謀,防範和遏制極少數人勾結外部勢力干擾破壞『一國兩制』在香港的實施」。

對照前陣子佔中運動聲援台灣 318 運動、來台拜會各界運動者時,中共及香港建制派的嚴詞批判。

台灣的我們,也許正是 〈白皮書〉 裡警戒的「被勾結的外部勢力」。

中共之所以跳腳,也正是因為這樣的「勾結」令他們感到懼怕、疼痛。

愈是如此,我們更應該設法更深入、更全面地與港「勾結」。去串聯更多共同的抵抗。

中共總喜歡宣稱、甚或某些港人或許也感到懼怕的,是我們這些人聲援香港,可能不過是想遂行「台獨」的陰謀。

但我想在此敬告港人:這裡沒有什麼陰謀,只有陽謀。

正如我一貫主張,台灣早已是個主權獨立的國家,捍衛我們國家的自主、與民主的深化,其實是同一件事情。

我們支持港人的民主運動、希冀能夠共同抵抗跨海峽政商聯盟對底層人民的剝削,這並無他求,僅僅因為面對共同的威脅,我們命運與共。

至於港人是否想走向獨立?那並不是我有權、也無意插嘴的事情。這必須交由港人自行決定。

此時此刻,面對中共的「白皮書」,或許我們也該提出屬於人民的一份共同宣告,挺起腰桿,直面北京的威脅。

六月中下旬,香港有佔中;台灣則將面臨馬政府在「臨時會」中針對服貿、監督條例、自經區的強行闖關。

我想,行動,就是最了當的,屬於人民的「白皮書」。

UNITE!

(本文轉載自 陳為廷臉書 ;圖片來源: 陳為廷臉書

(《BO》編按:文中超連結為編者加註,以增加議題相關了解。)

點關鍵字看更多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