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uzzMusique 掏耳朵】悼六四:停下來聽一首王丹寫的、張雨生唱的 〈沒有菸抽的日子〉

本文作者: 鄒家彥

沒有煙抽的日子,沒有煙抽的日子
我總不在你身旁
而我的心裡一直,以你為我的唯一的、唯一的一份希望

天黑了,路無法延續到黎明
我的思念一條條鋪在那個灰色小鎮的街頭
你們似乎不太喜歡沒有藍色的鴿子飛翔 啊~

手裡沒有煙那就劃一根火柴吧
去抽你的無奈
去抽那永遠無法再來的一縷雨絲 喔~

在你想起了我以後,又沒有煙抽的日子 喔~

6 月 4 日,25 年後的今天,適合聽這首 〈沒有煙抽的日子〉。

這首歌是 中國學運領袖王丹 在 1989 年 4 月所作的新詩,當時以「星子」為筆名發表。後來,已故台灣音樂人張雨生看了以後,非常感動很快地為這首新詩譜曲,收錄在他 1989 年 7 月發行的《想念我》專輯中。張雨生在專輯中寫下:「我不想騙你,寫這首曲子,我有著神秘的亢奮和驚異的心情。那天夜裡直到完成了歌,還持續高昂的情緒,失眠至早上七點多。對學運,這曲子不是什麼註腳,是積鬱了我心底對中國人的悲憫。」

張雨生為王丹那段沒有菸抽的日子,感到無奈又感動,但其實,作詞的王丹是不抽煙的。

「我說我不抽煙,很多人聽了會一愣,因為都知道張雨生作曲、張惠妹唱紅的那首 〈沒有煙抽的日子〉 是我寫的詞--既然不抽煙,為什麼還為「沒有煙抽的日子」寫一首詩呢?」–〈我戒煙的故事〉,王丹,《自由時報》,2002/8/28

1989 年,王丹還在北京大學唸書,那一年他參與了六四天安門事件。「1987 至 1989 年我在北大讀書的時候,其實是抽煙的,雖然不兇,一星期也要兩三包。」王丹說自己那時有煙癮,但在那場學運裡,成天開會、抗爭、絕食、靜坐,不自覺地也「忘了」抽煙,「因為顧不上」,他說。而 〈沒有煙抽的日子〉 就是在那段時期寫的。

詩才寫完,他就被中國政府通緝。但邪門的是,政府宣布通緝令的那一刻,王丹正點燃了六四事件後他第一根抽的煙:「剛剛點燃火柴,就聽到船上的廣播裡播放中國公安部向全國發出的緝捕二十一名學生頭頭的通緝令,而且第一個就是區區在下!」

王丹用抽煙,描述他的逃亡生活。

「從一九八九年四月十五日開始,我只抽了三次菸:第一次隨後被通緝;第二次隨後被捕;第三次隨後被判刑」–〈我戒煙的故事〉,王丹,《自由時報》,2002/8/28

每抽一根煙,他就距離政治監牢更近一些。

他在 〈我戒煙的故事〉 裡寫道,1991 年 1 月他被押上法庭,庭上一名公安是他小學同學,同學點了一根煙給他,他忍不住抽了;結果,當庭被判四年徒刑,「是北京受審學生中最重的。」

在那以後,王丹再也不抽煙了。

關於六四天安門事件
1989 年 6 月 3 日晚間至 6 月 4 日凌晨,中國人民解放軍與試圖阻止部隊行進的民眾,在北京市天安門廣場附近地區爆發流血衝突,許多民眾死傷、流亡,這次事件又被稱作 「六四屠殺」或者是「天安門大屠殺」 當時,中國共產黨中央委員會總書記、自由派改革開放人士胡耀邦猝逝後,許多北京學生以及民眾便以悼念為名,在天安門廣場發起集會活動。廣場聚集了 100 萬人,在大學生主導下,悼念活動開始轉向要求對抗中國經濟問題、政府腐敗、言論自由等,後來甚至發起激進的絕食行動,中國各地城市陸續響應。 情況一發不可收拾。當時的最高領導人鄧小平決定用武力鎮壓這群「暴民」。1989 年 5 月 20 日,北京實施戒嚴,30 萬兵力進駐、實施清場。中國政府大規模逮捕「暴動」支持者,並鎮壓中國其他城市的抗議活動。 媒體也不允許報導相關事件。中國政府禁止外媒刊登、播放任何新聞紀錄,也嚴格控制國內媒體對於鎮壓事件的相關報導。

(圖片來源:ryanne { trimmed reality }ryanne { trimmed reality }2, CC Licensed)


想看到每天《報橘》精選好文?趕快把我們加入你的 Telegram 好友

 

點關鍵字看更多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