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 普立茲國際報導獎】亞洲人口販賣網絡:緬甸、泰國、印度、馬來西亞都是共犯

 

編按:普立茲獎是美國新聞界最高的榮譽。現在,不斷完善的評選制度已使普立茲獎被視為全球性的一個獎項。獎項可分為新聞界獎與創作界獎兩大範疇。新聞獎項類又細分為國內報導、國際報導、調查性報導等。此篇由路透社記者 Jason Szep and Andrew R.C. Marshall 撰寫的文章,榮獲今年甫剛出爐的 2014 普立茲國際報導獎榮譽。

「如果這個來自緬甸的難民 Abdul Sabur 和他的家人沒有辦法賺到夠多錢的話,他們就會被賣到漁船上面當奴工。」在一陣毆打後還帶著威脅的恐嚇, 綁架他們的人一面這樣吼著,一面用竹條鞭打他

兩個月前,Sabur 帶著他的太太與其他 118 個信仰伊斯蘭教的 羅興亞人(編按:他們是住在緬甸並信仰伊斯蘭教的族群,他們是世界上最迫害少數民族之一。)從緬甸搭船出發,試圖逃離暴力和迫害。然而,12 個人死在旅途中,剩下的生還者在印度受到監禁,然後被轉手給泰國南方的人口走私販。

當走私販在鞭打 Sabur 時,他們讓電話通著,好讓他的家人可以聽見他的尖叫聲然後加快的把他的釋放費 $1,800(美元)弄出來。

「每次當付款有問題或有延誤的時候,他們就會再一次傷害我們,」Sabur 回想。他是個來自緬甸西邊的若開邦的漁夫。

過去這一年中,越來越多的羅興亞人從海上逃離緬甸,成為越南戰爭結束後最大的的海上移民潮,而 Sabur 就是其中一份子。

  •  緬甸民族與信仰的衝突不斷

這個越演越烈的現代出埃及記反映出了在緬甸佛教社會中的穆斯林的絕望。在軍政府 49 年的統治當中,民族與信仰的衝突越發緊張。但在 2011 年 3 月改革政府上台後,緬甸經歷了好幾世代以來最為慘烈的公共流血衝突。

在路透社的報導中,透過一系列與人口走私販子與逃難生還者的訪問,揭露出泰國海防部隊如何與人口走私販子進行有系統的合作,來從羅興亞人的逃難旅程中獲利。這個人口走私網路主要是將羅興亞人偷渡到他們視為「天堂」的國家──馬來西亞,因為在該國多數的人民信仰伊斯蘭教。

  • 想要偷渡那就準備被坑

一 旦到了人口走私販的手中,羅興亞人常常是不斷被毆打,直到他們弄到足夠的錢支付他們的偷渡費。沒有辦法付出錢的就被交給人口販子,他們通常把男人賣作農場的契約工,或者作為泰國漁船上的奴工。在那裡,他們成為泰國價值 $80 億美元的海產出口業的一部分,供應在美國、日本和歐洲的消費者。部分羅興亞女人會被賣作新娘。而其他羅興亞人則被帶到擁擠的泰國或馬來西亞移民中心拘留。

  • 報導還原了一批羅興亞人的死亡之旅

路透社還原了一批 120 名羅興亞人逃難的死亡之旅,並透過訪問他們和他們的家人揭露人口走私網路間的利益勾結。這批羅興亞人當中包括 Sabur 和他的 46 歲岳母 Sabneraz、22 歲米農 Rahim 和他的朋友 Abdul Hamid(27 歲)、和一名 27 歲的店主 Abdul Rahim。

儘管他們這艘船的死亡率特別高,但他們所經歷的人口走私販最結構卻與其他羅興亞船沒什麼不同。

羅興亞人的出埃及記,以及迫使它發生的國家措施,在在都撕破了緬甸為了減緩國際制裁而小心營造出的種族融合形象。

根據 Arakan Project(編按:一個研究羅興亞人許久的宣傳團體)的計畫指出,在去年,至少有 800 人因為船隻拋錨或翻覆而喪生,其中多數是羅興亞人。由於這樣不斷上升的死亡率,印度洋被聯合國稱為「全世界最危險的海域」。

  • 離開家鄉,所費不貲且危險

10 年多來,羅興亞男人會搭船到附近國家尋找工作。單趟旅程一般要價 200,000 緬元,差不多 $205 美金,對當地人來說是一筆為數不小的數字。但羅興亞人的其他家庭成員會努力湊齊這個數字,把它視為一種投資;許多人藉由他們海外親戚援助的錢而得救。

離開緬甸和孟加拉邊境的船隻在 2012 年 6 月至今達到了 34,626 人──是前年的四倍,Arakan Project 指出。幾乎所有都是來自緬甸的羅興亞穆斯林。而踏上這些危險旅程的婦女、小孩的數量更事前所未見的高。

Arakan Project 表示 ,一個複雜的走私產業就在他們身邊應運而生,也從南亞的其他地方引入難民。搖搖欲墜的老漁船被整理成貨船,由走私販子雇用,上面塞滿了乘客。光是六月,6 艘這樣的船就運送了上百名羅興亞和其他種族的難民到泰國的偏遠島嶼上,由人口走私販子控制著。

穆斯林羅興亞人在逃難的過程中,被人口走私、販賣網路多次的剝削、利用、再利用。循環過程如上圖。

以下是要離開家鄉的羅興亞人都會遇到的事:

1. 羅興亞人到緬甸若開邦的當地經紀商購買船隻,通常耗費 $205(美元)。

2. 錢會付給原船隻所有人,加上給當地經紀商的佣金,當地經紀商可能會支付賄絡金給邊境管制局官員好放行船隻離開。

3. 船隻離開後,緬甸經紀商將乘客名單交給泰國的人口走私販。

4. 走私販通知泰國海軍,讓他們知道船隻什麼時候抵達。

5. 泰國海軍發現羅興亞船隻,通知人口走私販和當地的海上警察。人口走私販和海上警察的船接著把船隻帶回到岸邊。每交付一個羅興亞人,海軍通常會拿到 $65 元(美金),警察拿到約 $160 元(美金)。

6. 泰國人口走私販將羅興亞人放在租來的方屋裡,打給他們的家人並要求贖金。每個羅興亞人一開始就要付走私販大約 $950 美元,然後等到了馬來西亞時還要再付 $950 美元。

7. 那些付了錢的羅西亞人會被小船或藏在卡車後面帶到馬來西亞邊境。人口走私販子會付邊境警察每個人約 $32 元,讓他們放行。

8. 無法成功付款的羅興亞人通常會被賣到漁業公司或農作公司,每人賣在 $320-640 美元之間。羅興亞女人可以賣到 $1,600 美元,有時候也被賣作馬來西亞羅興亞男人的太太。

  • 生活在家鄉的羅興亞人,逼不得已離開家鄉

 Sabur 和其他在那艘不幸的 35 呎漁船上的人都來自緬甸西部海岸的若開邦。羅興亞人宣稱他們在那裡已經有超過一世紀的生活歷史,但政府認為他們是在 19 世紀英國統治期間非法移入的「孟加拉人」。在若開邦有超過 110 萬的羅興亞人被排拒在國民身分之外,並且沒有護照。

去年十月,揮舞著彎刀的若開邦佛教徒摧毀了 Sabur 的村莊,逼得它不得不放棄自己的家。去年在若開邦的社會動盪導致 140,000 人無家可歸,其中大多數是羅興亞人。緬甸政府表示有 192 人身亡;但羅興亞運動者認為該數字高達 748 人。

在這場暴力之前,羅興亞人本來就是東南亞最窮國家中,倒數第二窮的省份的最窮人民。但今日,儘管緬甸有了歷史性的重組,他們的處境卻是更加惡劣。

數以萬計的人們住在若開邦首都 Sittwe 外圍骯髒、充滿疾病、的流民營地。有武裝的哨站防止他們回到他們賴以為生的稻田或市場上去工作。某些區域的羅興亞家庭甚至不被允許有超過兩個以上的小孩。

Sabur 和他共 33 人的延伸家庭在不同的營地裡來回晃盪了好幾個月,直到有一天他們的大家長,同時也是在馬來西亞的伊斯蘭教師 Arif Ali 幫助他們買了一艘漁船。他們計畫直接航向馬來西亞,以避免泰國惡名昭彰的人口走私販子。

有好幾十位其他旅客也付費加入了這趟航行,加上一位沒有經驗的船長,稍後將他們載向了災難之旅。

  • 「死了,一個接著一個」

2 月 15 號,這艘小漁船從 Sittwe 附近的一個小島出發了。前兩天順利的過去了。乘客一群群的靠在一起,吃著米飯、魚乾、用柴火和小鍋煮的馬鈴薯。船上的空間太小,以致於睡覺時沒有人能把腳伸直,Rahim 說。

Rahim 曾經是個米農,但過去的幾個月是場災難。十月時,若開邦的暴民殺了他的哥哥,並且把他們家的稻田燒得一點不剩。他被關了兩個月卻從來沒有人告訴他原因。「他們控告我的罪名好像是我是個年輕男子,」他說。若開邦當局已經承認,會因為將羅興亞男人視為安全威脅而逮捕他們。

到了第三天,海上的風浪幾乎要把小船淹沒。船長看起來似乎是慌了,倖存者說。因為怕會翻船,他倒掉了 5 包的米和 2 大桶的水──這是他們一半的補給品。

船穩了下來,但他們很快就發現它們陷入了另一個問題──船長承認他迷路了。到了 2 月 24 號,航行了超過 1 周後,他們的水、食物、和油都用完了。

「人們開始死掉,一個又一個,」擁有這隻船的家庭的奶奶 Sabmeraz 說。

伊斯蘭的葬禮禱詞被輕聲的念過,對著首先過世的四名女性和兩個孩子的遺體。其中,包括了 Sabmeraz 的女兒和兩個小孫子。

「我們以為我們都會死,」Sabmeraz 回想起。

許多人開始喝海水,這讓他們更加虛弱。有些人喝自己的尿。生了病的人在他們躺著的地方就就地大小便。地板變得又濕又滑,蓋滿了嘔吐物和糞便。有些人在失去意識前眼神會變得瘋狂,「就好像他們瘋了一樣」Abdul Hamid 說。

在第 12 天早上,Abdul Rahim 把他兩歲大的女兒 Mozia 用衣服包覆起來,在行完葬禮儀式後,就將她小小的身體放入了水中。隔天早上,他為他的太太 Muju 做了一樣的事情。

他的父親 Furkan 當初就警告 Abdul Rahim 不要帶上他的兩個孩子──Mozia 和 5 歲大的 Morja。他們家的處境已經比大多數的羅興亞家庭要好了。他們載 Sittwe 中擁有一家熱門的五金行。直到六月暴動那家店被拆成廢墟時,他們才搬到這流民營中。

在 Abdul Rahim 要離開的那個晚上,Furkan 在碼頭上拜託他:「如果你要去,你可以去。但把兩個孫子留下來和我們一起。」

Abdul Rahim 拒絕了。「我已經失去了所有東西,我的房子、我的工作,」他記得他自己這麼說,「我還能怎麼辦?」

2 月 28 日,在 Abdul Rahim 的太太過世的幾個小時候,有人發現了一艘新加坡籍拖船 Star Jakarta。他正拖著一艘空的印度籍駁船,Ganpati,在前往孟加拉和緬甸的途中。男人們大聲喊叫,但那艘行進緩慢的駁船並沒有停下來。

但當 Ganpati 經過時,一群羅興亞男人帶著繩子跳進海浬。他們游向那艘船,將繩子綁定並把他們的船拉近,並讓人們上船。到了傍晚的時候,有 108 個人都上了駁船。

但 Mohammed Salim,一個熱愛足球的雜貨店員,與一位年輕女人,儘管兩個人都才 20 幾歲,但卻已經虛弱得不能動了。在垂死邊緣,他們和船一起被放開,隨著海浪漸漸飄遠。

「他曾經是我們的希望,」Salim 71 歲的父親 Mohammad Kassim 說。他傾盡了所有的存款,替 Salim 付了這趟旅程 500,000 緬元($515 美元)的費用。

在所有死亡的 12 人中,有 11 人是女人與小孩。

  • 緬甸的問題也是整個亞洲的問題

接下來發生的事情,顯示出為什麼緬甸的問題很快的就會變成整個亞洲的問題。

駁船的船長將上了船的羅興亞人誤認為海盜,並用無線電呼叫救援,該駁船的所屬公司發言人 Bhavna Dayal 說。在幾個小時內,印度的海岸警衛隊就抵達了。警官對空鳴槍,並命令羅興亞人趴在地上。

Rahim 說,他和另外五個人被警察用橡膠警棍毆打。透過幾句從寶來塢電影學來的印度話,他們終於能夠解釋他們是想要逃離若開邦的災難的難民。在那之後,每個人都領到了食物、水和急救,他說。

另一艘印度海岸警衛隊的船 Aruna Asag Ali 抵達了。他們將女人和小孩帶到 Andaman 和 Nicobar 島,那是往南航行不遠就可以到達的印度群島,然後再回來接男人。

在 Andaman 島上最大的城鎮 Diglipur 中,移民管理局將男人和女人小孩分開,並把他們一一放進牢房。警衛可以隨意的毆打他們,Rahim 說,並且翻遍他們的行囊搜刮財物。他被奪走了 60,000 緬元($62 美元),他把剩下的 60,000 緬元藏到牆壁的縫隙裡。

Diglipur 的警長 Rupinder Singh 否認有任何被毆打或搶劫的情況發生。

在大約一個月後,羅興亞人被移到一個比較大的拘留所,並在那裡加入了其他 300 位穆斯林。他們大多也是來自緬甸的羅興亞人,一樣也在海上獲救。男人們發動了一天的絕食抗議,要求當局把他們送到馬來西亞。

這次抗爭看來是有效的。印度當局將總共 420 位的羅興亞人載到國際海域上,並將他們轉到一個雙層渡輪上,當時的羅興亞乘客說。

「他們跟我們說這艘船會帶我們直接去馬來西亞,」Sabur 說。然而,這艘船卻是由泰國的人口走私販所經營,他說。

印度海軍與印度海上警衛隊的司令官 P.V.S. Satish 說,那樣說海軍把羅興亞人交給人口走私販子的指控「絕對不是真的」。

在航行了四天之後,羅興亞人在四月 18 號抵達了泰國南方的沙敦府。他們被拆分到更小的船上。有些人被帶到小島上,其他人則到泰國本土。接著人口走私販子向他們解釋,他們需要彌補他們租渡輪所花費的 1,000 萬緬元($10,300 美元)。

  • 泰國是人口走私販的天堂

泰國將自己描述成那些前往馬來西亞的羅興亞人意外的終點:他們被衝上岸來,然後逃逸或者被拘留。

事實上,泰國是人口走私販的天堂,而這些沒有身分的羅興亞人是重大的生意。走私販子找到他們,並警告他們的親戚要付錢好讓他們繼續前行。這就遊走在人口走私和人口販賣間的灰色地帶。

人口走私,是在參與人同意後所進行的,與人口販賣不同。人口販賣是透過暴力或欺騙是人們非自願的成為勞工或妓女。而這當中的分別相當重要。

在美國國務院的年度報告中,有部分在監測全球對抗當今奴隸制度的研究國,而泰已經連續四年名列第二級觀察名單,只比那些最糟糕的國家(像北韓)好一些些。如果被降到第三級觀察名單的話,就會引來國際制裁,包括停止世界銀行的援助。

一 位資深的泰國人口走私販子再一次難得的訪問中描述這彰中的經濟利益。每個成年羅興亞人大約值 $2,000 美元,讓人口走私販子在支付其他賄賂費後還淨賺 10,000 泰銖(約 $320 美元),該走私販子說。除了泰國皇家海軍外,泰國的海域還被泰國的海上警察、當地民兵所掌控。

  • 泰國海軍從人口走私賺取利益

「十年前,那筆錢就直接到經紀人那裏去。現在那筆錢也通通要分到官員們那裡,」該走私販子說。在緬甸的經紀人會把一個乘客清單以及離開時間交給在泰國的一方,然後泰國海軍或民兵的司令官就會被通知去攔截,有時候也把他們引導到事先設定好的地方,他說。

泰國海軍發現一艘船或對人口走私販子的行為視而不見時,通常每偷渡一個羅興亞人可以讓海軍賺 2,000 銖($65 美元),這名在泰國南方攀牙府與海軍、警方直接接觸的走私販子說。

警察每幫助偷渡一個羅興亞人可以得到 5,000 銖($160 美元),或者 100 人的船就得 500,000 銖($16,100 美元),該走私販子說。

另一名走私販子,他自己是在吉隆坡的羅興亞人,他說泰國海軍會幫忙靶船引導到橋好的地點。他說他的團隊會和當地司令官保持密切的電話連絡。他估計他的團隊在過去 6 個月內走私了高達 4,000 人進入馬來西亞。

在馬來西亞的親戚一定要先支付頭其的 3,000 令吉($950 美元)匯到走私販在馬來西亞的銀行帳戶中,他說,然後等難民一抵達馬來西亞後就要支付第二次的款項。

海軍船隻並不總是配合人口走私販子。有些也遵守泰國官方的「幫他們一把」政策,這時候羅興亞的船隻就會得到燃料和食品好繼續航向馬來西亞。泰國海軍和警方否認有任何參與在羅興亞人的走私中。泰國外交部發言人 Manasvi Srisodapol 表示,沒有任何證據顯示他們的海軍有販賣人口或虐待羅興亞人長達數年的狀況。

  • 泰國漁船廣泛使用勞工

反人口販賣的運動者已經找到越來越多證據顯示在人力嚴重短缺的泰國漁船上有廣泛使用奴工的情況,奴工中許多是來自緬甸。

漁業公司花 10,000 銖($320 美元)到 20,000 銖($640 美元)買一個羅西亞男人,價格會因為年齡與體力有不同,這名在吉隆坡的人口走私販子說。他回想起過去一年他也將羅興亞人賣給印尼或新加坡漁業公司。

這也讓這個產業成了美國政府對泰國人口販賣問題最有疑慮的地方。大約 8% 的泰國漁獲出口到美國的超市與餐廳,美國是除了日本之外泰國第二大的出口市場。

泰國政府已經表示,他們是認真的要打擊人口販賣的問題,但卻沒有任何政府官員曾經公開承認在他們的漁業中有奴役制度的存在。

  • 羅興亞人認為奴役是他們的命運

Sabur 和他的妻子 Monzurah 以及其他數十位羅興亞人認為奴役應該是他們的命運了。走私販子已經把他們扣留在泰國小島上長達五週。綁架他們的人說,如果他們的錢不趕快到位的話,他們就會被賣到捕漁業、養豬場、或農場去。

「我們害怕到晚上都睡不著,」19 歲的 Monzurah 說。

Arif Ali,這個家庭在吉隆坡的大家長設法弄到了大約 $21,000 美元的款項來確保 19 位他的親戚能被釋放,包括他的姐姐 Sabmeraz、Sabur、和 Monzurah。他們在五月被帶著步行跨過邊界抵達馬來西亞。但還有 10 個家庭成員,全都是男性,仍然被監禁在小島上,因為他們還在掙扎著籌錢。

當 Ali 在六月稍早接受訪問時,他的手機響起,然後他進行了一個很簡短但緊繃的對話。「他們每天都打來,」他說,「他們說如果我們打給警察他們就會殺了他們。」

一些沒有錢的女人會被以 50,000 銖($1,600 美元)的價格賣給在馬來西亞的羅興亞男人做妻子,泰國的走私販子說。那些被抓到並且扣留在泰國當局的難民也面臨到被虐待的危險。

在南泰國攀牙府的拘留中心,269 個羅興亞男人和男孩住在一個個像籠子一樣的監牢裡,裡面滿是尿水和汗水的味道。大多人都已經在那邊 6 個月了。有些甚至必須用拐杖,因為他們的肌肉萎縮了。

「我們每天都在問我們什麼時候可以離開這裡,但我們根本不知道那一天會不會來,」一個 14 歲男孩 Faizal Haq 說。

他們是全泰國 24 個移民拘留中心拘留的 2,000 羅興亞人中之一,根據泰國官方說法。「老實說,我們真的不知道該拿他們怎麼辦,」其中一位移民局官員說。緬甸已經拒絕了泰國要把他們遣返的要求。

有數十位羅興亞人已經從拘留所逃離。那位泰國的走私販子表示,有些官員會用某個價格讓羅興亞人自由。泰國的外交部否認移民局官員有從走私販子那裏收取任何費用。

  • 付不出錢就別想離開

當 Rahim、Abdul Hamid 和其他羅興亞人終於抵達泰國時,人口走私販子跟他們在沙敦府碰面,緊鄰著馬來西亞邊界。

他們被趕到一台貨車上並載到一個農場,在那裡他們說他們看到走私販子跟泰國警察與移民局官員協商。人口走私販子跟他們說去聯絡他們在馬來西亞能夠付出 6,000 令吉($1,800 美元)的親戚。

「如果你們跑掉,警察和移民局會把你們抓回來給我們。我們付錢請他們這麼做的,」兩個男人記得最資深的人口走私販子這麼跟他們說。

在農場待了 22 天之後,Rahim 和 Hamid 逃跑了。他們在半夜飛奔過整片土地,清開鐵絲網然後跑進樹林裡。他們在那裡遊盪了整天,又餓又迷路,直到他們遇見了一個緬甸人並幫他們在水果農場找到一份工作。那個農場鄰近泰國與馬來西亞的邊界,他們如今仍然在那裡工作,希望能存到足夠的錢離開泰國。

  • 馬來西亞是應許之地?

如果走私販子收到錢,他們通常會用貨車載羅興亞人跨越南泰國,每次 16 個人,塞得只剩下呼吸的空間,載泰國的人口走私販子說。他們會被藏在裝滿魚、蝦子、或其他食物的容器下,並且用每個人 1,000 銖($32 美元)的價格通過警察哨站。一旦接近馬來西亞,跨越邊境的最後一段通常要用走的。

Abdul Rahim 在旅程中失去了太太和幼兒的店主,很快的設法從吉隆坡的親戚那裏弄到錢給走私販子。他和他倖存的女兒、以及他太太的妹妹 Ruksana 很快被用船載到馬來西亞。他們在 4 月 20 號左右的時候被放在馬來西亞北邊偏僻的檳城島上。

對於 Abdul Rahim 和其他許多羅興亞人來說,馬來西亞就是應許之地。然而,這樣的盼望很快速的便消逝了。

最好的狀況下,他們可以在聯合國的難民高級事務處(UNHCR)登記並取得一張卡,給予他們至少一些法律保護以及獲得低階工作像建築工這樣的機會。但儘管馬來西亞因為接納羅興亞難民而受到國際讚譽,它仍然沒有簽署聯合國的難民公約去給予他們更完整的權力。

那些被馬來西亞當局發現的難民將面對數週甚至數月住在極其擁擠的拘留營裡,幾位證人指出在那裡毆打和食物不足的事件是常有的事。馬來西亞政府並未針對這些拘留營的狀況發表回復。

UNHCR 已經登記了 28,000 名尋求庇護的羅興亞人,但緬甸難民總數約有 95,000,其中許多人已經在這個國家中好幾年了。估計 49,000 名位登記的尋求庇護者可能要等上好幾個月甚至好幾年,才能得到一張 UNHCR 卡。這張卡讓尋求庇護者可以在公共醫院中接受折價的治療,能夠被雇用者所承認,也能保護他們不被遣返。

但仍有大多數的人,像 Sabur、Abdul Rahim 和他們的家庭,並沒有得到這些保障。他們逃過了拘留但卻一直生活在可能被捕的恐懼之中。

在七月稍早,Sabur 在吉隆坡外圍的鐵工廠找到了一個暫時的工作,每天可賺約 $10 元。他很可能要存好幾年的錢才能夠償還之前幫助他得釋放的金錢。

Abdul Rahim 的家庭現在住在市郊一個很小、沒有窗戶的房間裡。他前任太太的妹妹 Ruksana 在一次的訪談中咳出血來,但他因為沒有身分文件而害怕就醫。

在七月稍早,Abdul Rahim 和 Ruksana 結婚了。他透過朋友接臨時工,但仍然難以支付那間破房間每月 $80 美元的房租。儘管如此,也儘管在旅程中失去了他的太太和女兒,他仍然相信他離開緬甸的決定是對的。

「我不後悔我來了,」他說,「但我為發生的事情後悔。我每天都會想到我的太太和女兒。」

科技不能解決的事,就交給《BuzzOrange》吧!
政治、社會、經濟、商業、生活,《BO》給你跟別人不一樣的視野與觀點,加入我們的粉絲團,一起 BUZZ!
Facebook 粉絲團:https://www.facebook.com/buzzorange

(資料來源:Reuters 圖片來源:Ak RockefellerEuropean Commission DG ECHO CC Licensed)

點關鍵字看更多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