課綱將納入程式設計‧‧‧但我們更重要的應該是資訊素養吧?又不是每個人都要當碼農

107 課綱當中納入程式設計 是好事嗎? 我不太確定。 但如果推動全民學程式設計的時候以「幫助學生就業」為號召, 那麼我很確定這必然 不會是個好點子

道理很簡單: 普遍就不值錢 。 如果全民都(被迫)一窩蜂學寫程式, 如果這樣的課綱有一些正面的成效(不必非常成功), 那就意謂著寫程式的人才會顯著地比現在多。 人才供給增加時, 就算需求沒有改變, 請問寫程式的工作會變得更好找還是更難找? 薪水會提高還是降低? 而且照倡議者的說法, 這還是 全球趨勢 呢!

如果「幫助就業」是最重要的考量, 那麼更不該把程式設計變成全民運動。 就算 軟體開發成為地球上最後一項「有用」工作 (因為 人工智慧正逐漸取代人類的各類工作 )人口當中的 大部分終究不會以撰寫程式為生 啊! 為什麼要做這麼沒有效率的教育資投資呢? 也請參考:「擋不住的大脫鉤時代,MIT 指學程式設計只是瞎忙」 (摘譯自 Why Learning To Code Won’t Save Your Job)。

「讓更多學生進入程式設計就業市場」並不是「寫程式進課綱」的好理由, 但卻是(微軟、FB、google、蘋果等等)資訊大廠所樂見的事, 所以他們 大力支持此事 。 他們的動機很明顯: 越多人學會程式設計 , 他們就越容易 用比較低的價格僱用到優秀的年輕程式設計師 。( 那現有的舊程式設計師不就哭哭了嗎? 未來的新人別笑, 很快你也會變舊人; 最有資格竊笑的是僱主)何不遊說世界各國的決策者用國家教育資源來擴大潛在人才庫讓我們挑選呢? 甚至自由軟體界的朋友們, 你們如果不希望發言權被微軟等等公司寡佔, 那就熱心跳下來當義工幫忙我們(大廠)訓練未來程式設計人力也很好啊!

大公司有動機, 而且也已經採取行動影響決策 。 在臺灣, 微軟很低調地躲在側面, 但你仍能看到他們的鑿痕, 例如 中央社的這篇報導 的第三頁「微軟推直覺式學習法」那一節。 專門研究政治力與資訊教育政策的英國 Stirling 大學講師 Ben Williamson 有一篇 STS 學術調性、 連結豐幅的 「以商領政」分析 。 Tamasin Cave 跟 Andy Rowell 寫了 一本書 分析英國的政治遊說, 衛報書評 對這本書評價有褒有貶, 但對於商業力量領導英國教育政策的那一章特別讚譽有加。

所以我們至少應該冷靜一下, 先聽聽批評課綱納入程式設計的聲音。 有人認為 這個政策是一個謊言 : 從現實看來, 對程式設計而言, 自學似乎比正規教育要有效得多 。 身為偶爾跟自由軟體開發者粗淺交流的電腦教師, 我覺得他的說法大致符合我的觀察。 有人甚至質疑 這是一個陰謀 (當然, 接受 FB 跟微軟贊助的 code.org 創辦人反駁 )。 搜尋「learn to code movement」除了看見興奮的文章之外, 也會找到很多反對的文章, 例如 12 3、 …。(有趣的發現: 紐約市長、 阿肯色州州長、 天使投資人的觀點都在熱門文章之列。)又, Code Club 原本也是一個倡議程式設計教學的非營利組織。 創辦人之一 Linda Sandvik 因為批評贊助者(包含 google)的隱私權政策而 被董事會要求自我消音或辭職 。 她辭職後 發文表示 文化層面的教育比程式碼本身更重要, 也認為資訊教育應融入學科而不是獨立出來

等一下, 你注意到了嗎? 為什麼大家都在談 程式碼教育 , 而她卻在談 資訊教育

  • 那為什麼我們要推「程式碼」教育?原來都是資訊大企業的陰謀

廠商對公共政策參與提供意見並不必然是壞事。 當廠商利益正好跟社會利益結合時, 那更是值得支持的好事。 我們要提的問題跟 電子書包 那一篇所引用的評論很類似。 容我直接抄過來, 換幾個名詞代進去:

程式設計入課綱問題的主要爭議之一是: 程式設計議題取代(更全面的)資訊素養議題而成為鎂光燈的焦點。 沒錯, 程式設計是資訊素養的環節之一, 但並非全部。 許多決策者讓資訊大廠來主導辯論; 而過去一長串的事件顯示, 資訊大廠關心的並不是大眾的資訊素養 , 而是 他們自己的利益 。 資訊大廠爭取自己的利益並沒有錯; 我的問題是: 為什麼讓他們主導公共政策甚至讓他們用不公平及可疑的手段爭取利益, 以至於社會大眾無法真正提升資訊素養?

什麼資訊素養? 例如如何 保護手機安全與隱私 取回手機自主權 取回電腦自主權 讓手機直接跟電腦連線而不經過雲端 保存自己的數位回憶 避免自己的文件被綁架 避免任何資訊產品的學習及創作投資被綁架 … 這些觀念與技術跟每個人的切身相關性遠遠高於程式設計。 但是為什麼在主流媒體裡, 甚至在教育界裡, 都聽不太到這些議題的聲音呢?

全民閱讀是好事; 全民練寫作或許也有優點; 但若以「全民寫作」來主導語文教育議題, 甚至以「把每個人都訓練成作家」的心態與期待來從事語言教學, 那當然是錯誤的方向、 未來也必然會失望。 我們對於「全民文章寫作教育」不會有這種荒謬的討論方向; 但對於「程式寫作教育」則似乎有相當程度已經走偏了。 因為出版業沒有那麼強大的力量可以主導政府決策以及透過媒體設定大眾討論的方向; 但 資訊產業有動機有力量 , 而且 他們已經這麼做了

(本文由 資訊人權貴ㄓ疑 授權刊載,未經允許請勿轉載。首圖來源:donnierayjones,CC Licensed。)

延伸閱讀:

人腦未來將如何戰勝電腦?Alphago 給傳統「死背記憶」的震撼教育

關於自造者熱潮:如果父母仍只關注「小孩受傷誰負責」,台灣教育就難以進行到下階段

反課綱結束了,然後呢?教育制度的大漏洞,依然沒有被填補

退休老師心聲:考試領導教學的台灣教育,怎麼玩得起「翻轉教育」?

點關鍵字看更多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