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為北韓政治核心圈的人物,這位脫北者預告:北韓五年內將有重大改變

在 2004 年逃離北韓前,張進成 (音譯) 是金正日最喜愛的樣板詩人。現在張進成則是直言不諱抨擊平壤最有力的評論家。

他 28 歲時見到金正日,這位已故北韓最高領導人於 1999 年某天在台下欣賞張進成表演。那天理當是張進成人生中最驕傲的一天,但那次經驗卻促使他逃離祖國,也使他成為北韓史上最引人注目的叛逃者。

  • 進入北韓菁英圈卻叛逃

張進成出生於平壤南方的沙里院 (Sariwon),因為頌讚國家以及神格化的領導人金正日,使其詩人身分廣為人知。不久,他的詩作便為他贏得了北韓知名作家的頭銜,從此進入國家宣傳機器的最高層級。

張進成在只有金氏王朝權貴人士才能進入的島上,與金正日在晨間的白帳下見面,這意味著他已進入平壤的菁英圈。在北韓饑荒造成 250 萬人死亡、整個國家深受其害之時,金正日送給張進成一只價值 7 千英鎊的勞力士手錶。

  • 第一次與領袖見面便幻滅

他回憶道:「我忘不了那一刻。說來很蠢但我印象最深刻的是他為了讓自己看起來高一些而穿的厚底鞋。他說著粗俗俚語而不是我們從小被教導相信的文言雅句,前者才是他真實的聲音。當下我便了解他不是我們奉為神的領袖,他只是個人。」

因為詩作,張進成收到金正日的第二份禮物,卻也導致他對金正日的崇拜進一步幻滅。這第二份禮物是他可以回沙里院一趟,但他目睹到的是飽受飢荒摧毀的家園。

他說:「要到平壤以外的地方很難,這座城市一如北韓全國,周邊都有重兵駐守。它 (平壤) 像是北韓的好萊塢拍攝場,營造出來的一切全是他們想讓其他人看到的畫面。」

張進成抵達家鄉時發現人行道上堆滿屍體;當他問到以前的鄰居時,旁人淡淡地說他們都去世了。「先前我曾耳聞過饑荒中死了人,但我看到了屍體仍無法相信這是真的。」

張進成穿著鮮艷的藍白襯衫,在英國宣傳自己剛上市的英文版回憶錄《親愛的領袖》,希望以此書粉碎「世界對北韓的想像,並公開當地的真實生活。」

  • 抨擊平壤政權最有力的北韓評論家

張進成接著說, 2004 年 1 月的某個早晨,在家人毫不知情的情況下,張進成在冰天雪地中逃了 35 天,才向南韓國外情報員自首。在經過審問後,南韓官方花了六個月時間逼問他平壤高層策劃的陰謀。

他以抨擊平壤政權最有力的北韓評論家這個身分住在首爾,身邊有政府安全人員保護。離開北韓之後,他曾經在首爾擔任情報分析師,之後又創立北韓新聞網 New Focus。

  • 打破規定就準備雙手染血

因為想要保護自己所愛的人,你會閉上嘴繼續生活。一旦選擇打破規定,就要有心理準備會讓雙手沾染血腥。

張進成說他對父母保密叛逃計畫,是因為他覺得唯有如此,他們才能在審問時表現出毫不知情。在被問到他是否曾與家人聯絡時,他畏縮了,簡單地回答「沒有」。

他非常清楚北韓政權會如何折磨自己的人民。在書中他詳述在北韓目睹過的公開處決。許多在囚禁營中的人,往往什麼罪也沒犯,卻只因和脫北者有關係就被關進來。

  • 為什麼北韓人不反叛?

他說:「北韓人不反叛 (領導人) 有兩個重要原因,第一個是擔心連累他人;對抗這個政權危及的不只是自己的性命,也危及孩子、伴侶、父母的性命。」因為想要保護自己所愛的人,你會閉上嘴繼續生活。一旦選擇打破規定,就要有心理準備會讓雙手沾染血腥。

第二個原因是與世隔離;北韓人民沒有人權的基本概念,他們不知道自己的權利是什麼、不知道要爭取什麼。

  • 越接近權力核心越危險,因為你知道更多

在他親眼見到金正日之前,他曾經「全心奉獻」給現在他大力批判的政權,也對自己參與其中的宣傳內容深信不疑。「它 (政權) 對北韓人民的心理與情緒控制非常深入。越接近權力核心越危險,因為你知道的更多,而之後他們便用恐懼來維持控制。」

  • 面臨威脅決定逃亡

當張進成自己也面臨處決威脅時,他才決定逃亡。他在平壤的職位帶給他的不僅是法國名酒等這類奢華的生活配給,還包括可以閱讀被視為違禁品的南韓書刊。他借了一本給朋友,書卻被弄丟了。由於這項罪名可能讓兩人都被處決,於是張進成和這個朋友一起逃亡,不過他的命運和張進成截然不同。

自韓戰結束之後,已有約莫 2 萬 5 千個北韓人逃離北韓。近年來由於北韓與中國邊界戒備甚嚴,加上首爾保守派政府不若以往的同情對待,使脫北者人數有所減少。

北韓人民在張進成的主子金正日過世後,仍然生活在由其子金正恩承襲的極權統治之下。

  • 北韓會開放?想太多

儘管有些南韓觀察家認為,北韓這個神祕國度在年輕的新領導人上台之後會對外開放,但張進成認為這和事實相去甚遠。

他說:「如果有人認為北韓正在對外開放,他們一定是完全誤解了。這世界為什麼不能快點了解?他們只見到一絲改革的跡象,就大談北韓對外開放。但像旅遊業這類的產業活動是由菁英階級控制,他們的利益來自於維持現狀。北韓政權對人民洗腦:『(北韓) 是受害者、(北韓) 才是正統、西方國家是敵人』,唯有實質牴觸這種言論的東西出現,才會讓整個威權統治瓦解,也才會有真的改變。」

張進成說長久以來國際社會一直用各自對北韓信念和動機的理解,與之進行合作或孤立它。他堅信北韓不想和世界有所牽扯,但他認為西方國家試圖用「北韓的邏輯」去理解北韓政權的一舉一動,導致他們誤判信息。「這個國家連蛋價都控制不了,怎麼會是個威脅?」

他也談到未來各國必須採用不同方式理解北韓政權和北韓人民,將兩者視為不同的存在個體。金正恩必須聽從忠告者的意見,而不是像金正日一樣控制他們。

  • 北韓五年內會發生改變?

張進成認為現在是最好的時間點。「金正日之所以能夠鞏固權力,是因為他與一群老男孩建立了名為「組織指導部 (Organisation and Guidance Department)」的權力網絡。但繼任者金正恩沒有這樣的老男孩網絡支持,就算有也是在瑞士(他接受教育的地方)。因此他必須聽從忠告者的意見,而不是像金正日一樣控制他們。」(可參考: 北韓人的日常生活是什麼樣?就是監視別人與被別人監視

張進成看到了這個年輕領導人在盔甲上的致命裂縫,因此他相信未來五年北韓會發生重大改變,不過他不願細談是什麼樣的改變。

他說:「現在我們越了解北韓,這個政權的力量就越式微。唯有如此才能帶來改變。」

  • 延伸閱讀:

脫北者的文化衝擊:原來漢堡不是偉大領導人金正日的發明

北韓人的日常生活是什麼樣?就是監視別人與被別人監視

(資料來源:The Guardian;圖片來源:fresh888 CC Licensed)

科技不能解決的事,就交給《BuzzOrange》吧!
政治、社會、經濟、商業、生活,《BO》給你跟別人不一樣的視野與觀點,加入我們的粉絲團,一起 BUZZ!
Facebook 粉絲團:https://www.facebook.com/buzzorange

點關鍵字看更多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