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什麼我們挑選這篇文章】

美國財經媒體《石英財經網》(Quartz)報導,中國最富有 20% 的人的可支配收入,超過了 20% 最貧困人口可支配收入 10 倍以上,而且這個擴大的趨勢還在繼續。

在這樣的背景下,習近平宣佈要推動「共同富裕」政策,往巨頭企業開刀。但《華爾街日報》指出這個政策的侷限。(責任編輯:連柏翰)

中國共同富裕

圖片來源:shutterstock

中國喊出「共同富裕」的政策方針,同時又藉反壟斷加大對網路科技業的打擊力度。華爾街日報評論指出,把貧富不均歸罪於科技巨頭不能真正解決問題,反而像是要把對方的蛋糕搶過來吃掉。

中國貧富差距高,習近平推共同富裕

中共總書記習近平 17 日主持召開的中央財經委員會會議中提到「在高質量發展中促進共同富裕」,並表示要「擴大中等收入群體比重,增加低收入群體收入,『合理調節高收入』,取締非法收入,形成中間大、兩頭小的橄欖型分配結構」。具體可能的做法引發熱議。

美媒華爾街日報(WSJ)今天指出,中國是全球財富最不平等的經濟體之一,2019 年其吉尼係數為 0.465。根據瑞士信貸數據,中國排行前 1% 的富人握有國家 30.6% 的財富,比美國的 35.6% 低,但比英國、日本和義大利都高。

文章指出,急速下降的出生率以及 COVID-19 疫情讓這種不平等很難再被忽視。阿里巴巴和騰訊等科技巨頭的政治絆腳石和反競爭行為給了習近平讓大眾洩憤的簡單目標,其結果是,高淨值富裕人士和網路科技公司在壓力下捐出自身資源,它們也會發現自己的稅率變得更高,此外,已討論許久的房產稅也變得可能成真。

文章在描述當前中國社會經濟情況時說,由於房價高漲,中國的家庭債務近年不斷爬升,這樣的排擠效應也說明了為何今年即使收入成長但消費仍然貧弱。

中國社會新鮮人就業狀況嚴峻

此外,社會新鮮人的就業問題也很嚴峻,16 到 24 歲年輕人的調查失業率在 2018、2019 年平均為 11%,此後則是 14%。根據匯豐銀行數據,中國每年新進勞動力中,有一半是畢業生。中國每年的大專院校畢業生都在增加,但如果經濟問題不解決,沒有足夠且合適的工作機會,這將成為不滿的源頭。

文章認為,在這種情況下,北京決定要把快速成長的大型科技公司描繪成惡棍其實是有風險的。資訊科技、軟體和金融業從 2008 年以來就經歷最大的薪資升幅,2019 年平均年薪約人民幣 8 萬元,10 年來成長約 4 倍。這幾個行業也是雇用最多頂尖大學如清華大學畢業生的領域。

這篇評論認為,打擊這幾個快速成長、報酬高的領域也許是解決不平等的方法之一,但這不會撫平年輕畢業生的焦慮感——特別是當有前景的網路企業被嚇得後退而非被鼓舞發展的情況下。

科技巨頭接受到的訊息是要回饋社會更多,騰訊等大廠也紛紛拿出公益捐贈行動。評論指出,這些也許可以一定程度幫助緩解鄉村貧困的問題,但也會變成政府輕易就把解決社會問題的重擔拋給私有部門,強迫它們像國有企業一樣行動,而不是致力於解決不平等和優質工作機會稀少的結構性根源問題。

評論說,根本上,中國如果真的要處理不公平並且讓年輕畢業生有工作,就需要打造更好資金來源的社會安全網,財政部門應該對小企業和家庭更加公平。把責任強加於科技業者而不在財政上大改革,這些舉動看起來就只像是要拿走你的蛋糕並且把它吃掉。

推薦閱讀

中國出現連續監管風暴的原因是這個?習近平宣佈:從「一部分人先富」轉往「共同富裕」

遊戲產業到底是中國的軟實力,還是精神鴉片?官媒已放話「是毒品」,緊縮倒數中!

中國「為了挽救生育率」對補教業開鍘,你信嗎?專家:幕後原因可能是想掌控科技巨擘!

(本文經合作夥伴 中央社 授權轉載,並同意 BuzzOrange 編寫導讀與修訂標題,原文標題為 〈中國喊共同富裕 美媒:打擊巨頭不能解決問題〉。首圖來源:shutterstoc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