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經合作夥伴 美國之音 授權轉載,並同意 BuzzOrange 編寫導讀與修訂標題,原文標題為 〈實驗室洩露說升溫科學家:我們需要看到這些證據〉。首圖來源:DarkoStojanovic

【為什麼我們挑選這篇文章】

即便世界衛生組織於 3 月已經釋出報告,表示新冠肺炎病毒「非常可能」透過另一種中間動物宿主從蝙蝠傳播給人類,極不可能從實驗室外洩;但美國總統拜登仍於 26 號宣佈,要求美國情報單位在 90 天匯報新冠病毒來源,究竟是否為武漢實驗室。此外,英媒於 30 日報導,英國情報圈也認為病毒可能來自實驗室。(責任編輯:連柏翰)

新冠肺炎來源為何?可能是武漢實驗室嗎

圖片來源:DarkoStojanovic

美國總統拜登星期三(26 日)發表聲明,要求美國情報機構加緊收集和分析有關新冠病毒來源的情報,並在 90 天內向他匯報新冠病毒究竟是自然起源還是實驗室事故的分析。科學家對《美國之音》說,要證明或者排除實驗室外洩理論,需要對武漢實驗室人員、設施、血清樣本等範圍廣泛的證據鏈進行詳盡、可信的調查。而「所有這一切都需要中國的合作」。

拜登總統在聲明中說,美國的相關國家實驗室和其它相關政府機構,要協助美國情報界的努力。與此同時,華盛頓將繼續與世界各地志同道合的夥伴一起,敦促北京參與國際調查,並提供所有相關數據和證據。

美國科學家支持拜登總統的行動,認為情報蒐集和分析十分重要,可以為科學調查提供證據線索;但對任何病毒的溯源工作和科學結論,必須以堅實的科學證據為基礎,而不是基於相信或者假設。在沒有找到任何堅實可信的證據之前,不能徹底排除任何一種可能性。

別搞混了!新冠病毒實驗室「合成」跟「外洩」不同

除了醫學和科學媒體之外,談及新冠病毒實驗室外洩說,一些新聞媒體把新冠病毒「實驗室合成」說與「實驗室外洩」說混為一談。

這裡首先要釐清:新冠病毒「實驗室合成」的假設,早在 2020 年初就已經被科學界「幾乎無可辯駁地」反駁,表示病毒不是在實驗室通過生物工程合成,或者被任何國家和單位作為生物武器而部署。

當時世衛組織曾經派出專家團隊赴中國進行調查,許多國際科學家合作研究和分析新冠病毒,國際知名的醫學和科學期刊發表了經同儕評議的研究報告。

美國國家情報總監辦公室(The Office of the Director of National Intelligence)曾於 2020 年 4 月 30 日發表聲明,認可了這一結論。聲明說:「情報界也贊同廣泛的科學共識,新冠病毒不是人工製作或者基因改造的。」

那新冠病毒「實驗室外洩說」成立嗎?美國共識:沒有證據之前,不排除可能性

國家情報總監辦公室的這份聲明同時指出:美國情報界將繼續積極地審視新出現的資訊和情報,以確定新冠病毒疫情,究竟是通過接觸被感染動物開始的,還是武漢實驗室的事故引發的。

包括美國科學家在內的國際科學家當時的共識是,當時現有的數據和資訊,沒有任何證據顯示病毒從武漢實驗室外洩,但是在沒有科學證據之前,不能排除任何可能性。

一位要求匿名的美國聯邦衛生機構資深科學家接受《美國之音》採訪時說:「一個生物安全最高級別實驗室發生外洩的機率應該很小;但不是沒發生過,2004 年 SARS 病毒就曾從一個實驗室外洩。

記錄顯示,世界衛生組織 2004 年 4 月 26 日說,中國爆發的嚴重急性呼吸道症候群(SARS)疫情,迄今已有 8 例確診或疑似病例,數百人被防疫隔離,其中包括 2 名研究人員,他們在北京一家研究實驗室參與對該病毒的研究。

2019 年 11 月,武漢病毒所人員患病

《華爾街日報》星期一(24 日)援引「先前沒有公佈的一份美國情報」說,武漢病毒研究所有 3 名工作人員,曾經在 2019 年 11 月出現嚴重病情,並去醫院治療。

其實,早在 1 年多前的 2020 年 4 月,該事件就被包括中國媒體在內的國際媒體廣泛報導。當時有輿論擔心,這些患病的研究人員可能在工作中接觸了病毒,從而造成了社會傳播。但是,當時的當務之急和調查的焦點並不在這個事件上,而是病毒是人工合成、有意傳播的假想。

2021 年 3 月,最近一次世界衛生組織赴武漢調查團隊成員之一,荷蘭病毒學家吉柏曼斯(Marion Koopmans)接受美國全國廣播公司(NBC)採訪時就提到了這一事件。吉柏曼斯說,2019 年秋季,一些武漢病毒研究所的工作人員確實生病了,但是中國方面提供了這些研究人員病毒檢測呈陰性的記錄,證據並不指向實驗室外洩。

當時眾多的國際科學家發表了許多研究報告,當時得到病毒研究界普遍認可的結論是:科學已經幾乎無可辯駁地證明,病毒不是任何科學家在實驗室通過生物工程合成的,也不可能是任何國家作為生物武器而部署的。

若實驗室外洩新冠病毒,當時會是什麼情況?

那麼,要從科學層面上證明或者排除這幾名武漢病毒所研究人員造成病毒外洩的理論,病毒學家和醫學科學家們告訴《美國之音》,這需要十分詳盡、可信和涉及範圍廣泛的證據鏈。

科學家們認為,如果要考慮和調查實驗室意外外洩的可能,最有可能發生的情況不外乎 2 種:其一,某研究人員在某實驗室中暴露於病毒並且感染,感染後在實驗室外與其他人接觸,導致病毒傳播;其二,實驗設施本身意外外洩病毒,這是因為不理想的生物安全操作和實驗室廢棄物的處理規範。

因此,要證明是否武漢病毒所工作人員造成的新冠病毒傳播,喬治城大學(Georgetown University)全球衛生安全中心教授索雷爾(Erin Sorrell)認為,需要首先查清以下 2 個簡單事實證明:「武漢病毒所正在研究這種特殊的病毒菌株,而該實驗室沒有理想的生物安全和安全保障措施,從而導致病毒意外溢出;或者實驗室工作人員由於操作不當,在實驗室內接觸病毒並被感染,而在感染後將病毒傳播給了武漢的其他人。」

若實驗室外洩新冠病毒,需要什麼證據?

病毒學家、馬里蘭大學(University of Maryland)微生物與免疫學教授趙玉琪(Richard Zhao),因對愛滋病毒、茲卡病毒研究的突出貢獻,2019 年當選美國微生物科學院(American Academy of Microbiology)院士。

趙玉琪告訴《美國之音》,要證明或者推翻新冠病毒實驗室意外外洩理論,毫無疑問需要以下確鑿的證據:

「該實驗室或者設施發現並且分離存放過新冠病毒;該實驗室或者設施附近的地點發現並且分離存放過新冠病毒;與實驗室有關聯的工作人員,在疫情開始前就感染了新冠病毒;與實驗室有關聯的工作人員,在疫情開始前體內出現了新冠病毒的抗體。」

趙玉琪說,除此之外,要做出堅實的結論證明是武漢病毒所 2019 年 11 月患病的工作人員傳播了新冠病毒,還要滿足如下的條件:「與實驗室有關的工作人員曾出現過新冠病毒感染所特有的臨床症狀;與實驗室相關的工作人員的 RT-PCR 診斷測試呈陽性;新冠病毒是從與實驗室有聯繫的工作人員身上分離出的這些生病的工作人員身上產生過新冠病毒的抗體。

知道要找什麼證據了,但如何調查?

羅格斯大學(Rutgers University)化學與生化學教授理查德·埃布萊特(Richard Ebright)的看法與趙玉琪一致。他告訴《美國之音》,尋找上面提到的這些證據,需要對武漢的病毒實驗室進行可信的醫學調查。

埃布萊特列出了這樣的一個線索清單:需要查閱中國科學院武漢病毒研究所(WIV)、武漢市疾控中心(WCDC)、武漢生物製品研究所(WIBP)的相關記錄、樣本、人員和設施;並需要檢查電子和紙張記錄,檢查冷凍櫃和冰箱內的樣品。需要與人員面談,包括曾經和現任建造、維護、清潔、處置、安全、動物設施、實驗室和管理人員。還包括對相關人員的血清樣本,以及設施環境取樣的調查。

「當然,所有這一切都需要中國的合作。」 埃布萊特說。

約翰霍普金斯大學(Johns Hopkins)衛生安全資深學者阿達利亞(Amesh Adalja, MD)對《美國之音》表示,國際社會需要能夠從武漢病毒所獲得有關記錄,以全面地記錄和編目,武漢病毒研究所在什麼時間點,已經在研究哪些病毒。

阿達利亞說,查看工作人員的醫療記錄,以確定這些正在從事病毒研究和接觸到病毒的研究人員,是否曾經被病毒感染過,也是非常重要的。

「最重要的是中國政府必須在此事上具有透明度。中國政府缺乏透明度和資訊的混沌性,可能導致我們無法真正了解新冠病毒的來源,而且會阻礙人類為下一次大流行做好應對的努力。」他說。

根據公開的報導和研究文獻,武漢病毒所在新冠疫情爆發之前並沒有從事對新冠病毒和其它近似病毒的研究。武漢病毒所曾經公開表示,該所最新正在研究的病毒是 RaTG13 病毒。這是蝙蝠攜帶的一種與「SARS」病毒類似的病毒。

今年 2 月,德國漢堡大學納米科學家維森丹格(Roland Wiesendanger)教授發布的新冠病毒研究結論指出,「目前的大流行源於武漢病毒所的實驗室事故」。漢堡大學在新聞聲明中說,「有許多直接跡象表明,新冠病毒病原體來自實驗室,並指武漢病毒研究所一位年輕研究員(黃艷玲)是第一位被感染的人。

羅格斯大學生化專家埃布萊特說,查清武漢病毒所和其它設在武漢的病毒實驗室裡是否正在研究,或者存有新冠病毒和其它更相近的病毒,這是一個十分關鍵的步驟。
公共衛生專家普遍認為,對於新冠病毒溯源的調查和取證,主要還是需要依靠中國政府的合作和支持。不過,埃布萊特對《美國之音》表示,贏得中國方面的合作固然至關重要,美國如果要展開獨立調查,可以先從美國境內潛在的重要調查對象入手,尋找證據和線索。

埃布萊特認為,在沒有取得中國方面合作的情況下,美國國會具有向這些美國被調查對象發出傳票的權力。美國的這些調查對象包括:武漢病毒所的承包商、合作者,以及聯合著作者組織(生態健康聯盟 EcoHealth Alliance)。

「此外,還包括武漢病毒所以及生態健康聯盟的資助機構:美國國際開發署(USAID)、減少國防威脅機構(DTRA)、國防高級研究計劃局(DARPA)、美國國土安全部(DHS),以及國家衛生研究(NIH);以及武漢病毒所與生態健康聯盟的出版商(斯普林格—自然(Springer-Nature)和《柳葉刀》雜誌(Lancet),」他說。

調查新冠肺炎病毒來源行動,講求科學證據

拜登星期三的聲明,指示美國情報機構努力蒐集和分析有關 2019 年新冠病毒來源資訊和情報,並且做出較為肯定的結論,說明新冠病毒到底是自然來源,還是始於實驗室事故。

公共衛生專家認為,川普政府時期雖然一直在強調對武漢病毒所展開調查,但是並沒有推動任何實質性的調查,而只是向世界衛生組織(WHO)推卸責任,假定武漢病毒所就是罪魁,指責世衛組織幫助北京掩蓋真相。

相比之下,拜登總統目前開啟的病毒溯源行動,是一種開放態度的調查,表明白宮堅信,確定導致近 60 萬美國人死亡的新冠病毒的起源非常重要。但是,拜登政府認為目前還沒有足夠的證據,無可辯駁地證明「自然來源」和「實驗室事故」 2 種理論中的任何一種。

目前,有許多科學家,包括該領域最傑出的科學家,站出來挑戰世衛組織在 3 月 30 日公佈的新冠病毒溯源報告關於實驗室外洩「可能性極低」的結論。

18 名科學家 5 月 13 日在《科學》雜誌發表公開信說,尚沒有足夠的證據來確定,是自然起源還是實驗室意外外洩,引起了新冠病毒大流行病。

這個由 18 位生物學家、免疫學家和其它科學家組成的國際小組,在信中批評世界衛生組織關於疫情起源的報告,並呼籲對 2 個主要病毒來源假設進行更廣泛和深入的調查。

馬里蘭大學的病毒學家趙玉琪對《美國之音》說,科學界還沒有掌握我們所必需的資訊,去得出這樣或是那樣的結論:病毒到底是自然發生的事件,還是武漢病毒所實驗室的外洩事件。

「但我要強調的是,只有在國際社會的參與下,通過客觀和獨立的調查才能獲得關鍵數據和證據。」趙玉琪說。

只有尋找到病毒的最初的來源,才有利於更好地了解造成當前疫情的新冠病毒,追蹤病毒基因組序列的足跡,包括可能的中間宿主和原始宿主。但是,這是一項長期、艱鉅和複雜的任務,有時甚至可能需要近百年的時間。

趙玉琪強調,目前我們還沒有任何證據,證明任何情況就是事實。除非我們已證實了上述的一些證據,否則我認為我們目前無法以這樣或那樣的方式得出任何結論。
「科學是基於證據的,而不是基於相信或者假設,」 他說。

推薦閱讀

【歡迎加拿大來當台灣好朋友】加、中關係正急速惡化!加國議員:此刻是與台緊密合作的「大好機會」

【二次大戰「超強美軍」將重現江湖】美研製超級大砲,將可遠打北京!射程長達 1850 公里

【吃到中共苦果】梅克爾終於放話!德國企業別再只看中國市場,亞太地區還有台灣

(本文經合作夥伴 美國之音 授權轉載,並同意 BuzzOrange 編寫導讀與修訂標題,原文標題為 〈實驗室洩露說升溫科學家:我們需要看到這些證據〉。首圖來源:DarkoStojanovi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