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書摘內容出自《數位轉型力》,由 商周出版 授權轉載,並同意 BuzzOrange 編寫導讀與修訂標題。首圖來源:羽諾 YUNO。)

【《BO》編輯檯好書推薦:《數位轉型力》】

想閱讀本書的讀者:有 50 家企業成功數位轉型的案例在手,還怕與創新概念無緣嗎!

日本的職人精神令人敬佩,然而經驗的傳承一直都是問題。麒麟啤酒成功以 AI 科技,將 20 年經驗植入電腦,成功數位轉型。(選書編輯:連柏翰)

麒麟啤酒的數位轉型

麒麟啤酒。圖片來源:羽諾 YUNO

文/ 詹文男、李震華、周維忠、王義智、數位轉型研究團隊

麒麟啤酒——公司簡介

1907 年成立的日本麒麟啤酒(Kirin),是日本前三大啤酒製造商,總部設於日本東京,目前隸屬於麒麟控股公司旗下。麒麟控股公司的業務除了啤酒、飲料等事業,目前還擴及醫療事業。麒麟控股公司在歐洲、亞洲、美洲都設有營業據點。

麒麟啤酒生產超過 30 種啤酒類飲料,其中主打只用第一道麥汁釀造的「KIRIN 一番搾」為其知名產品。2018 年生產 1 億 3000 萬箱的啤酒類飲料,出貨量占日本啤酒市場 34.4%,並創下175 億美元的年營收、14 億美元的淨利,海外營收比重占 4 成以上。

轉型動機

日本人口老化導致年輕勞動力缺乏,過去日本釀酒製造重視職人文化,由老師傅傳承耗時費工的釀酒技術。然而,新世代員工短缺,加上團塊世代(即日本戰後出生的第一代)的人員相繼退休,迫使企業開始正視專家技術傳承問題。麒麟啤酒的新產品研發過程嚴謹,在研發的過程中,從啤酒花的產地到使用量都有管理,最後還需要通過 200 次以上測試,才能正式推出新口味的產品。由於過程耗時費工,加上釀酒技術傳承不易與人選的短缺、近年來消費者喜好快速變化且多樣化發展,促使日本麒麟啤酒開始思考採用數位科技進行轉型。

此外,為掌握通路鋪貨銷售狀況,麒麟啤酒每日都會派人走訪店面確認商品貨架陳列。過去由現場工作人員整理完貨架後,再拍照回傳給總公司,由總公司的判讀人員確認。然而,由於需要比對的照片來自上萬家門市,以人工比對大量照片的任務不但耗時費工、單調且重複性高,致使人員注意力減損、錯誤率提升。

轉型方向

過去釀酒師傅技術傳承需要 10 年以上,才能掌握搭配不同啤酒花與用量的釀酒技術。麒麟啤酒為了彌補高齡化造成的世代技術斷層,與三菱綜合研究所合作,將過去 20 年間的實驗數據輸入 AI 系統中。未來員工只要選擇希望呈現的味道、香味、色澤及酒精濃度,AI 便可以依據數據預測出可行的釀造方法。此方法大幅降低了對老師傅經驗的依賴,也減輕頻繁研發新口味的實驗負擔。

麒麟啤酒也應用 AI 服務在現場客戶服務上。由於麒麟啤酒除了販售瓶裝啤酒,也提供現場飲用的精釀啤酒,為了方便消費者飲用各類精釀啤酒,麒麟開發 4 個小容量的專用啤酒機,在各地的居酒屋銷售。利用配置在店內的平板電腦,讓客人回答「對流行敏感嗎」、「吃晚飯的時間」等生活習慣,AI 再根據客人的回答推薦特定的精釀啤酒。

麒麟啤酒每日都需要派遣人力到店鋪檢查貨架,每間店至少要花費 1 小時,人力與時間負擔是企業長期的痛點。但在採用 NEC 公司的圖像辨識技術後,過去需花費 1 小時的工作,現在僅需花費 7 分鐘即可完成。檢查人員只要利用手機拍攝貨架擺放的照片,上傳至雲端系統,系統就會自行分析,辨識產品擺放的位置、品項與數量是否正確,如有錯誤,系統會自動發出警示,讓管理者能確實掌握商品擺放正確性。

轉型啟發

近年來台灣製造業缺工問題嚴重,為了減緩人力與技術傳承的壓力,可借鏡日本企業利用 AI 解決技術傳承的方法,協助老師傅的技術與經驗轉換成數據留在公司內。另外,在新產品開發的能力上,由於新世代消費者的來臨,喜好多變而碎片化,為了快速因應消費者的偏好變化,食品製造業者對於消費者行為數據的 AI 分析,也能夠幫助企業快速因應市場變化,研發製造少量多樣的個性化產品。

此外,在貨架整理的部分,為確保貨架的排列整齊,需增加人力進行相關作業,但由於這類工作重複性高,運用雲端、圖像辨識的貨架比對軟體,不僅可縮短確認時間,也可以減低現場人力的負擔。

 > 到博客來找這本書

臉書滑不到《報橘》精選好文?快把我們加入你的 Telegram 好友

推薦閱讀

【一翻兩瞪眼的平台定價策略】比 Uber 更創新的公司,怎會落到倒閉的地步?

【網際網路 30 年,台灣政府排老幾?】數位轉型深入生活,亞洲第一 E 化政府是韓國

【年輕世代拯救傳統商圈】平均 26 歲的台灣新創團隊,用「產品美學」協助傳統產業「數位轉型」

(本文書摘內容出自《數位轉型力》,由 商周出版 授權轉載,並同意 BuzzOrange 編寫導讀與修訂標題。首圖來源:羽諾 YUN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