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經原作者 班與唐  授權轉載,並同意 BuzzOrange 編寫導讀與修訂標題,原文 連結 。圖片來源:wikimedia。)

【我們為什麼要挑選這篇文章】

當台灣終於結束 50 年的日本殖民,原存在的女給、藝旦文化,也隨政權的轉變開始起變化。

本文作者透過「公共食堂」的變遷,與讀者分享有關台灣特種行業的歷史。(責任編輯:徐子捷)

圖片來源:wikimedia

文/班與唐

臺灣有段時期,曾經有「公共食堂」的存在

臺灣的公共食堂,不像日本料理店供應免費加飯的食堂,也不是共產國家人民吃飯的地方。公共食堂有段時間被貼上色情場所的標籤。

公共食堂的發展,跟日治時期的珈琲廳及料亭有點關聯。流連場所的人多半是當代重要文人仕紳,而陪伴在旁的女給、藝旦、酌婦,讓這些場所更加熱絡。

雖然對於女性工作者來說,她們提供的服務只是工作的一部分。有人的服務還包含與客人進行金錢性交易。不過這些工作也被冠上摩登、才藝、自由的符號,多少開啟一些女人對自由戀愛的嚮往。

然而實際的下場,比較像胭脂扣的如花,圓滿的愛情多僅存在夢中。報紙多半看到的是破碎的婚姻、情侶殉情,或是嫁去做他人的妾。

戰後,撤換所有日本味的事物,那些場所換上「酒家」、「酒樓」中國味的名字,有名的店家像是大稻埕葉家的「新中華大酒家」,或是有上海味的「大光明酒家」、「大上海酒家」。

消費的客人外省與本省人都有,像是林茂生兒子的婚禮就在新中華大酒家舉辦。另外在二二八發生的前一年 9 月,國民參政員台灣省代表選舉結果出爐,當選參政員在新中華大酒家宴請議員時,當選的林茂生在席間宣布辭退,表示對作票結果的抗議。

國民政府頒布禁令,反模糊公共食堂與色情行業界線

不過酒家、酒樓的社會意義,隨政府要求女侍應生轉行、禁止奢靡消費的政策,逐漸失去延續日治時期聚集文藝人士的功能。到了 1949 年,也是中華民國中央政府搬到臺灣這一年,頒布將酒樓茶室改設公共食堂或茶室的規定,招牌要加上「公共食堂」的字樣。

所謂的公共食堂,像是小學生的營養午餐,訂定一套菜色規則:中式一菜一湯足量米飯或加里肉飯即類似餐食;西式麵包或飯一菜一湯;合菜限制人數跟價格、西餐分三等級。

剛開始針對餐館女侍應生特別規定,要穿白衣服,不得穿旗袍、紅綠衣服,不得有應召行為。然而因現實難執行遭到抗議,政府只好允許「特種酒家」的存在。特種酒家是名義上的合法的公娼;公共食堂則是非法的私娼。

從此,特種酒家跟公共食堂的界線愈來愈模糊。名義上兩者劃開特種行業與一般餐館的區別,實際上依舊有模糊地帶。學校會特別叮囑學生,不可接近公共食堂的女服務生。諷刺的是,以當時的消費能力來說,去公共食堂的主要消費者是政府官員及公務員。

1962 年,政府要求有女侍應生/服務生的場所一律名為「酒家」。這也是為什麼大稻埕的「黑美人酒家」前身叫做「萬里紅公共食堂」。

甚至,在反共復國的基調下,女服務生會被號召去勞軍活動。政府藉由課徵高額稅收,以及號召參與愛國運動,來維繫對這些場所的控制力。與酒家關係緊密的烹飪公會順應政府的要求,提供女性工作者作為政府的資源之一。

政府對酒家的態度,從一開始的禁止到後來的半開放及控制,延續到 1950 年的韓戰時期,載著美軍的美國船駛進高雄港,催生高雄七賢街眾多的「吧女」,衍生出另一支酒吧文化。

作者介紹:

臉書:https://www.facebook.com/benanddon/

Instagram:https://www.instagram.com/pan.yutang/

推薦閱讀

蔣經國時代經濟繁榮、社會穩定?這位教授分析老人們的「蔣經國信仰」有多無知

那一年我隔壁住著私娼大姊──我才知道,每一位「阿霞」都有不為人知的故事

她揭露做八大的那兩年:色情業者用高超話術,一步步誘導女孩卸下心防下海「接 S」

(本文經原作者 班與唐  授權轉載,並同意 BuzzOrange 編寫導讀與修訂標題,原文 連結 。圖片來源:wikimedi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