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為什麼選擇這篇文章?】

香港特首林鄭月娥為解決「反送中」困局,已於 9 月初宣佈,撤回《逃犯條例》修訂草案, 9 月 26 日更與 150 位民眾展開第一階段對話。對話過程中,場內場外都有大量反對聲音,場內民眾也坦言:「即便對這次對話沒太大期望」,但有機會仍要發聲。

即便港府有意釋出善意,但港人焦慮不減,因為國際人權組織 9 月 24 日的新報告,就揭露中共自 2014 年的佔中運動開始,已經介入香港學術自由,並迫害校園人權。(責任編輯:黃梅茹)

8 月 18 日香港反送中集會,民眾高舉訴求標語。首圖來源:中央社

文/張正一

英國《泰晤士報》在九月中發表最新的《二○二○年世界大學排名》,即使在「反送中」的抗議及罷課的陰影下,香港仍有六所大學上榜,五所躋身二百強,香港第一學府香港大學,排名略升一位,至全球第三十五名。

然而,在亮麗排名下,中國勢力已經一點一滴,透過各種方法,介入了本來應該維持絕對中立的大學校園中。

由全球三十九個國家、四百所高等教育機構組成的 NGO(非政府組織)「險境中的學者」(Scholars at Risk,SAR),在九月二十四日對全球發表了一份最新報告——《走向卓越的阻礙》(Obstacles to Excellence)。研究結果顯示,當中國雄心勃勃地想要擠進全球學術強權的同時,對學術自由及其他人權方面,卻多有戕害。

不僅在中國境內如此,港、澳、台,甚至國際一流大學,都有中國政府介入的影子。小則干擾學術自由,大則使得學者和學生身處險境。

二○一四年九月,香港發生「雨傘革命」之後,中國用各種人事及財務的手段,破壞港澳大學自治,也種下了年輕學子踴躍參與香港各項示威遊行的火種。

《今周刊》取得授權,與「險境中的學者」及全球多家媒體,共同發表這份報告(整份報告,請見《今周刊》網站)。紙本部分僅摘錄、整理香港的例子如下:

在英國殖民統治時期,香港總督一直掛名各公立大學的校監(chancellor)一職,就表面上來看,有很大權力,但在實際校務運作上,各屆總督都不會主動干預學術自治,各大學的最高負責人為校長(vice-chancellor)。

但一九九七年香港主權移交、尤其是自「和平佔中」運動之後,香港的行政長官(相當於殖民時期的總督)開始在大學事務方面扮演更主動的角色,包括運用不同程度的權力,來任命香港各大學校委會成員。

中共對校委會下手,港大副校長任命案鳴第一槍

對香港來說,這是一個不尋常的變化,也引起不少辯論。澳大利亞蒙納士大學(Monash University)的中國研究講師凱大熊(Kevin Carrico)曾指出,香港的一些大學校委會變得「政治化,似乎主要對香港行政長官負責。」

以香港大學為例,行政長官一人就可以任命校委會二十四名成員中的七名,包括主席在內。校委會成員中,只有九名是來自港大教職工及學生群體。這樣一來,半數以上的人員組成來自大學以外,與中國關係緊密的人士也在其中。

最具指標性的例子是,香港大學憲政法律專家陳文敏的副校長任命案。

陳文敏時任香港大學法學院院長,也是憲法法律專家,在人權和民主上,以主張自由主義著稱。港大校長馬斐森(Peter Mathieson)透過全球招聘,於二○一四年十二月推薦陳文敏為副校長人選。

這項原本不對外公開的消息,不久之後,卻被一家親北京派報社披露,並指責陳文敏,未能阻止香港大學法學院教師戴耀廷參與佔中運動。(《BO》編按:佔中運動為「讓愛與和平佔領中環」運動,是香港「雨傘革命」的一部分。香港大學法律系副教授戴耀廷、香港中文大學社會學系副教授陳健民及基督教新教牧師朱耀明三人,於2014 年 9 月 28 日開始,在香港發起這場爭取真普選的政治運動。)

在親北京派媒體攻擊下,香港大學校委會先後兩次拖延陳文敏的任命投票。一五年九月二十五日,校委會投票否決了陳文敏的任命,但並未公布具體理由。

這起風波,引發了師生罷課、肢體衝突,還有兩名學生因涉嫌損壞學校財產的犯罪指控被定罪。此一事件,被視為北京方面在控制香港各大學上的首個重大勝利。

中共拿老師開刀,聲援佔中運動竟「被離職」

接著,一六年四月,嶺南大學決定不續聘中文系助理教授陳雲根。

陳雲根著有《香港城邦論》一書,支持香港有更大自治權,該書出版後,他被稱為「本土派教父」。陳雲根就港陸關係的演講,隨後激勵了由學生領導的本土運動;他也積極參與和平佔中運動。

一六年三月,嶺南大學一名官員對陳雲根發出警告,說他的發言太過政治化,據稱還告訴他「說話要小心」,否則將「承擔後果」。次月,陳雲根接到通知說,他的教職未被續約。陳自嘲自己是佔中後的「首例學術犧牲品」。

一六年六月,香港理工大學對傳播學和社會科學學者劉小麗,啟動紀律處分程序,起因是她聲援街頭小販。

原來,劉小麗為聲援在抗議中被驅逐的小販,自己捲起袖子,在街上擺攤,最後被警方以違規理由逮捕。香港理工大學對此提出檢討,並認為,劉小麗的擺攤動作,是「校外工作」而採取處分(編按:校方指其賣魷魚所獲的十元利潤屬「校外工作」)。

港生因為「不尊重國歌」,拿不到學位

對老師壓力如此,對學生當然也不會少。

一七年十二月,香港專業進修學校(Hong Kong College of Technology,HKCT)拒絕對至少十二名在畢業典禮上和平抗議的學生授予學位,因其不願在《義勇軍進行曲》(中華人民共和國國歌)播放時起立,以示對中國政府的抗議。

校方立即要求兩名學生離場;有十名學生跟隨一同離場,以示聲援。這十二名學生都因涉嫌違反學校關於國歌的政策,而被拒絕授予學位。校長表示:「作為一所愛國愛港的學校,必定高舉愛國旗幟,這個是沒有任何妥協餘地的。」

香港特首林鄭月娥,也表態支持,她說,一切不尊重國歌的表達「都不能容忍」。她還說:「我充分肯定校長陳卓禧的介入和應對。」

一九年三月,香港理工大學也對四名參加一四年民主運動的學生,進行紀律處分。

這四名學生涉嫌在校內自由言論「連儂牆」,張貼支援香港獨立的內容,其中包括支援香港民族黨主張香港獨立的標語。連儂牆被禁之後,學生要求解釋,最終導致十月四日在校方辦公室外,學生與管理層對峙。事件發生後,校方啟動內部調查,並於一九年三月一日開除研究生何俊謙,對三年級學生林穎恒處以停學一年懲罰。

最新武器是資金,通過愛國考驗才有研究經費

人事掣肘之外,資金是中國的最新武器。

一八年五月,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建議允許香港學者申請國家研究資金,這是自一九九七年主權移交以來的第一次。然而,請人必須證明自己「愛國愛港」,這樣的愛國考驗,不僅將會干擾學術工作,更不利於學術自由。

二十三位著名香港學者及團體發布了一份連署請願書:「假如『愛國愛港』此等含糊不清的措辭,成為資金申請門檻篩選本地學者的研究專案,等同設下危險先例,威脅香港的自由及學術自由。‡」

報告指出,一四年佔中之後,學者和學生遭受針對性攻擊,香港知識界普遍擔憂,在反送中事件後,北京方面加緊控制香港各學術單位的力道恐將更強。

特別是《送中條例》讓香港知識界擔心,如法案通過,中國當局可藉指控香港學者,然後運用對香港特區政府的影響力,將學者引渡至中國。一旦被引渡至中國,學者就被置於中國刑事司法系統之下,完全缺乏正當程序的保障。

這一切都顯示:香港地區的學術自由和機構自治日益脆弱,批判性的探究和討論,可能會付出高昂代價。

延伸閱讀

【929 抗極權!我在台灣撐香港】台 5 縣市響應「929 台港大遊行」,1 張插畫揭香港示威者「被自殺」真相

【香港神曲!一週內點閱破百萬】港現專屬「反送中」新古典樂,〈願榮光歸香港〉 讓示威者邊哭邊唱

【這一刻,香港人等了 5 年】美國通過《香港人權與民主》等 3 案,最快「6 個月內」川普能制裁侵害香港人權者

(本文經合作夥伴 今周刊 授權轉載,並同意 BuzzOrange 編寫導讀與修訂標題,原文標題為〈人權組織示警 中國黑手已伸入香港校園〉。首圖來源:中央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