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為什麼選擇這篇文章?】

「晶晶體」,起源於 2016 年,指中文與英文夾雜之語言方式。此名稱源自於臺灣名媛李晶晶,並且在高雄市長韓國瑜於 2019 年的一場演說後再度爆紅。

但難道,你從來沒使用過「晶晶體」嗎?使用時機和目的又為何?一位英文老師用語言學解析「使用晶晶體的 6 時機」,而你是哪一種?(責任編輯:謝佩如)

為什麼那些台北美國學校的學生那樣點餐?有些東西用台語說就是比較爽?party 的中文講成「派對」(你真的用?)

因為從小在天母長大的關係,家裡附近剛好就是台北美國學校 (TAS),當時還常常碰到美國人。步行到家裡後面有一家漢堡店叫「茉莉漢堡」、還有一家常常有很多美國人光顧的「吃吃看」甜品店。

改裝、搬家前的茉莉漢堡店,長得有點像美國、或日本的食堂,每個人拿個一個盤子,跟廚師直接點要怎樣的餐點。小時候每次去的時候,都會聽到 TAS 的學生,這樣點著餐:

「老闆 Can I have a cheeseburger? Ummm 那個洋蔥少一點 , like, 非常少, 謝謝。」

「Ummmm 我想要一個 chocolate 的奶昔。Thanks.」

(所以訓練了我長大後眼球挺靈活的,隨時可以翻轉)

長大學了語言學,才知道那樣的行為叫 code-switching。但在你 hasten to 說那是 pretentious (假掰) 之前 (這樣講話討厭齁),先讓我娓娓道來 code-switching 的 multi-functionality (多功能性)。

在這先提供給大家簡單的定義:Code-switching refers to the use of more than one language in the course of a conversation (Gass & Selinker, 2004)

Code-switching 這樣的概念,最早在 1935 年由學者 Bloomfield 所觀察並定義,後來隨著 bilinguals、polyglots (講多國語言者) 的數量的增加,日以吸引眾多的語言學家加以研究,並歸納出 code-switching 的眾多特色和功能。

每個人混雜語言的原因不同、目的也可能不同。下面介紹幾個時機:

使用晶晶體的 6 種時機,你是哪一種?

第1+2: 有時去 code-switch 是因為那個概念只有在該文化當中存在或較容易表達、有時則在刻意展現特定身份 (identity)。

例如,在日本留學會講一些日語的美國人,可能跟同在日本留學的美國朋友講「加油」時,轉成日文「頑張って!」「ガンバ!」「頑張れ」。除了因為該日文在日本人生活中出現的「高頻度之外」(frequency),也可能跟想要表現彼此都是 「會講日文的美國人」的身份有關係。 (identity construction)。

另外,像我自己的日本朋友,也會用濃濃的日文腔,很認真地說「魯肉飯食べたいね!」(好想吃魯肉飯),因為那不是日本有的食物(因此沒有該詞彙,硬翻無其必要性)。

而台灣人在講中文時,有時跑出的「台語」,也很多時候是這個狀況。


第3:有時 code-switch 會因為社會背景、情境下而出現 (social context)。

例如,語言學家很喜歡研究「移民」的 code-switching 現象。例如,美國加州早期就有不少台灣或中國搬過去的移民,在當地奮鬥後成立家庭。其後代常常雖然小時候在家裡偶爾會聽到中文(因為第一代母語還是中文),但因為環境中以及在學校受教育時使用的語言是「英文」,所以這些二代和父母講話時可能不時會中英交雜。

這就是受到社會情境下所影響的 code-switching 現象。(這樣的研究在美國很常做的是英文跟西班牙文的 code-switching、在加拿大魁北克則是英文和法文的 code-switching)。


第4: 而在語言教室當中常常出現的 code-switching 則可能是因為其中的某一個語言的 level of proficiency 不足的原因,以 “communication strategy” (溝通策略)的方式出現。

例如,學生可能會說 “I don’t usually use….行動支付 because…” “I didn’t enjoy it because it tasted too 澀. ”

(這跟第1種不一樣喔,因為行動支付和澀都是英文中可以輕易表達的概念)。


第5:code-switching 也很常在 stand-up comedy (脫口秀) 當中出現,主要目的是用來藉由製造不協調 (incongruity)、衝突,來製造幽默。

“Code-mixing assists in the built-up of the incongruity that produces humorous effects.” (Mutheu, 2015)


第6: 因為每個語言在不同的環境、社會情境下,都難免會有一些人民所給它的不同的形象、價值。有些人會以 code-switching 的方式來製造 superiority (優越感) 、authority (
權威性)。

這篇文章就先分享 6 種 code-switching 的功能給大家。因為畢竟不是社會語言學的論文,文章就不寫更長了。

因為韓國瑜的演講,晶晶體再度受到討論。這篇文章希望能有協助到大家更了解晶晶體背後的形成原因。至於每個人在 code-switch 的背後原因是什麼,這就留給大家去想像、猜測、分析了!

推薦閱讀

【網:瑜幕混珠】韓國瑜丟臉的不是晶晶體!是把「投資台灣最大商會」錯認成「喝酒俱樂部」

【台警察評:港警開槍是鬧劇】反送中開槍有威嚇作用?台警界人士點「港警致命 3 錯誤」

【愛中國不代表你要愛中共】盲罵中國人反讓 14 億人變護旗手!真正策略:把中共踢出中華民族的定義之外

(本文經原作者 Alexander Wang 王梓沅英文授權轉載,並同意 BuzzOrange 編寫導讀與修訂標題,原文標題為 〈由語言學看「晶晶體」的 6 種形成原因〉。首圖來源:pixaba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