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為什麼挑選這篇文章】

台灣一直以來都實施機車兩段式左轉,規劃待轉區供騎士左轉,再加上左側車道通常禁止機車通行,因此機車族只能行駛在外側車道。然而,外側車道路況多,兩段式左轉可能犧牲機車族的用路安全。兩段式左轉該存在與否,仍有待考量。(責任編輯:謝佩如)

圖片來源:綠黨提供

文/劉崇顯(綠黨召集人、新竹市議員)

台灣的機車密度,舉世最高。「兩段式左轉」跟「禁行機車道」更是獨步全球的交通政策,但這個政策的背後,卻有很多空間權力不平等的議題;本黨不但有中執委易俊宏率先寫出國內的本土研究,更有現任桃園市議員王浩宇,率先在地方上取消兩車道禁行機車。

接任綠黨召集人之後,我已在新竹持續推動相關議題。對本黨而言,交通安全與道路平權,是國人每天的日常生活;而廣大的機車族權益,當然需要有人在議會裡把關與發聲。而這些社會倡議的工作,更有「台灣機車路權促進會」等夥伴團體,為共同的目標努力。

內側車道「禁行機車」犧牲二輪族安全,方便四輪族

理論上,過去的交通意外,很多都是來自於「汽機車擦撞」,所以直覺上,將「汽機車分流」就成為政策路線。然而,將內側車道「禁行機車」,是方便了開車的「四輪族」,卻讓為數更多的機車二輪族,強逼到外側車道,去面對更多的道路風險:除了路面更多的崎嶇(水溝蓋等)以外、還有併排停車、違規停車、臨時停車、公車進站… 等威脅。

所以,「車種分流」其實是讓廣大的機車族、置身於更高的道路風險。讓機車規範在外側車道,乃至於道路口的時候,為了避免動線交織,而不得不出現了「兩段式左轉」的規範;然而,實務上,王浩宇指出,在桃園市推動「機車取消兩段式左轉」的路口,根據2018年的統計資料,已經施行的17個測試路段機車車禍發生率,降幅甚至有高達30%至40%。王浩宇強調,桃園市政府正在依試辦成效全面取消兩線道禁行機車制度、並視路況條件逐步調整道路規劃。

待轉區的空間無法負荷,也違反「路口應該要淨空」

我自己在新竹求學、又曾在竹科工作,對於通勤尖峰時段路口,時常目睹因為待轉、把路口擠得水洩不通的狀況。這些畫面也幾乎是新竹市民朋友的日常畫面之一。實際上,為數眾多的機車,常常讓待轉區的空間無法負荷;下圖是上班時間,東光路光復路口「待轉機車外溢」的狀況,可見待轉機車跟直行車的距離,幾乎沒有安全距離。這不但造成機車族待轉不僅要承擔更多的風險,也完全違反一般對於「路口應該要淨空」的認知。

新竹市通勤尖峰時段的東光路光復路口,可見「待轉機車外溢」的狀況。

機車相較於汽車,不但取得成本低(平均一台機車比一台汽車便宜)、使用效率高(就算已經是高乘載管制,汽車佔用的道路空間還是較機車為高)、甚至更為環保(燃油機車每移動單位的排碳量較汽車為低,更何況電動機車的技術愈趨成熟)。

長遠來看,健全公共運輸,是一個城市必要的課題,但是要如何達到這個願景?相關的配套措施,應該要以用路人的安全為前提。相較於有專車的官員們,綠黨作為第三勢力小黨,本黨更多的候選人是機車族;所以為了讓廣大的機車族有公平與安全的道路使用權,本黨在2018年的地方選舉中,將機車道路平權列為所有候選人的共同政見。這是台灣目前所有政黨的先河、也是本黨持續努力的目標。

推薦閱讀

【綠黨專欄】法國人看到台灣人就擁抱!台灣彩虹橫跨大西洋讓外國人爆愛台灣

【綠黨專欄】山中奪魂鋸賣 80 元!網拍違法捕獸鋏氾濫,慘讓野生動物斷手斷腳

【綠黨專欄】《工輔法》反應台灣選舉文化,食安問題總是發生後才痛定思痛

(本文經 綠黨 授權刊登,並同意 BuzzOrange 編寫導讀與修訂標題,原文標題:〈綠黨:道路平權、我們一直都在!〉。首圖來源:綠黨提供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