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什麼我們要選這篇文章】

台北市長柯文哲最近被作家吳祥輝指控,柯帶病人到中國進行來源不法的器官移植,許多人都開始討論這起案件是真的嗎?在討論之中,甚至有人跳出來說,柯文哲早在引進「葉克膜」技術就開始進行不法的器官移植

本文作者為一個葉克膜的受惠者家屬,他用他的親身經歷告訴你,這些指控到底合理嗎?(責任編輯:翁筠茜)

圖片來源:中央社

文/

前幾週這個活摘器官、買賣器官、葉克膜幫助活摘的冷飯抹黑出現時,我哈哈大笑, 笑說已經過了四年,而且已經被「原作者」打臉的東西,怎麼會有人打,打了怎麼會有人信,結果幾週過去了,在經過不斷概念偷換下,這個抹黑不僅沒有退燒,他還不斷變本加厲,幾個已經不能稱作是媒體人的垃圾,天天拿著斷章取義的資料,在特定柯黑立場的電視台,繼續催眠愚弄他的觀眾,想要藉著對柯文哲的仇恨,把這種惡劣的謊言加在這群最忠實收看自己節目的支持者,真的是好樣的啊,DPP名嘴。

這些名嘴與觀眾們,你可曾有親人被接上葉克膜?

我不知道各位名嘴,以及每天看著政經、新台灣加油、鄭知道了等節目,對柯文哲具有血海深仇的各位觀眾們, 你們是否有親人或者你自己,曾經被接上葉克膜?是不是在你們編織的科幻幻想裡,有一群病人,被接上轟隆隆的儀器,昏迷不醒像被豢養的畜牲,正被拔掉牠們的肝、心、肺、腎?

因為這樣的科幻想像很可惡、很邪惡,所以連帶的世界的ECMO權威柯文哲,甚至是曾經去中國交流ECMO專業經驗的柯文哲,就是惡魔的代表?

我告訴各位,我的母親在加護病房因為急性心肌梗塞,上了ECMO 21天,你只要曾進加護病房看著那台機器,看著醫師如何透過它挽救幾乎無法挽救的病人, 你就會對自己曾有過這種科幻幻想,感到無比噁心。

上ECMO是一種昂貴、痛苦、而且隨時會死的狀態, 兩條像水管一樣粗的管子,透過大腿的動脈靜脈,將病患的血液抽出,進行血氧交換,吊住病患最後一口氣,等待上帝的奇蹟。上了ECMO,病人痛苦到必須隨時打入強效的鎮靜劑,上了ECMO,併發症隨時會要了他的命。

有多少人對ECMO懷抱希望,有些人卻藉著幻想打擊台灣重症醫界

在台灣,多少人正在藉由ECMO,拖著等待奇蹟,等待好心人的器官捐贈,而你們不管這些,你們藉著科幻的幻想,打擊柯文哲、打擊ECMO、打擊台灣重症醫界,你們不覺得自己噁心邪惡,拿著google資料,自助餐夾菜,然後沾沾自喜, 你們比狗屎還要讓人噁心。

因為ECMO昂貴,所以真的要殘忍的活摘器官,仰賴葉克膜不如挖了你的肝直接把你埋了, 因為ECMO痛苦併發症又多,只要上超過一周,多重器官衰竭風險馬上成為夢靨,你如何能有健康器官可以捐贈?這不只在台灣是如此,在大陸也一樣,可別忘了,大陸有健保可以支持大量葉克膜維運嗎?

在這個系統裡,只有重症嚴重、急迫性的區別,沒有權貴與平民的區別

ECMO與醫師無法挽救我的母親,但是我還是深深感激,有人曾經在台灣引進了這套機器, 也在台灣努力的推廣,提升他的成功率,才讓我多了21天可以與母親道別,在這21天裡,我天天上器官捐贈網,看心臟移植的排程進度,我感謝台灣的醫師與柯文哲,建立了這個透明的系統,讓我們家屬知道移植的排隊現況,在這個系統裡,只有重症嚴重、急迫性的區別,沒有權貴與平民的區別,我知道這是許多人努力的結果。

所以當這群垃圾名嘴將自己與柯文哲的個人私怨,污染到ECMO與重症醫學時, 而且打算作為每天潑屎潑糞的主力時,我實在無法忍住這種憤怒。

我看見一群只為了選票而無所不用其極的人

宇昌案時,身為學術界的一分子,我盡力為蔡英文說話,為DPP說話, 深怕選舉的恩怨,毀了台灣生技業, 結果幾年之後,我看到同一群人,一樣循著競選的怨恨, 想要染指ECMO與重症醫學,而原因竟然只是因為「柯文哲是這個領域的神話」,這麼一個鼻屎大的動機而已。

試問這個世界上,還有比這更噁心的事情嗎?

我不會出來哭著說我從DPP粉轉成DPP黑,也不會到處去認證我投過幾次DPP 這次,憑著良心,我不止不會再投你DPP任何候選人一票,我還會投給任何一位將會讓你DPP肉痛的候選人, 因為我想看開票當晚,你們哭的樣子,那很有快感。

而且我相信,這樣的DPP黑,將不會只有我一人,等著瞧吧

推薦閱讀:

利用打手再燒四年前一模一樣的柯文哲器官移植案,民進黨是不是覺得台灣人很健忘?
台灣為何禁止死刑犯的器官捐贈?醫師:槍決完還有呼吸就送醫院根本是「活摘器官」
外科醫生揭發器官活摘內幕──中共強制採集維族 DNA,恐讓新疆成活體器官庫

(本文經原作者授權轉載,並同意 BuzzOrange 編輯導讀與修訂標題,原文連結。首圖來源:中央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