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為什麼選這篇文章】

1970年代,香港經濟起飛,發展成亞太地區的國際金融中心。從英國殖民回歸中國後,本該享有高度自治的地區,現在都不一樣了。

香港至今存在高房價、高物價以及政府傾中的問題,過去繁華自由的榮景已不復在,本文將要告訴你香港正面臨的困境。(責任編輯:周政毅)

BuzzOrange 徵才:社群編輯 >> 詳細職缺訊息

成為引領台灣正向改變的一份子,從成為國際政經觀察家開始!
快將你的履歷自傳以及相關文字作品寄至 [email protected] 

文/盧斯達(香港青年評論者)

近年中國政府大力主張「大灣區概念」,希望將珠三角一帶的幾個城市聯合起來,成為一個媲美東京灣,或者紐約都會區的城市群。

親中權貴吹捧「大灣區」的讚歌,自然亦在香港高唱入雲。近日港鐵主席馬時亨接受傳媒訪問時,竟鼓勵青年和港人可以到大灣區投資房地產以及上班。在一個報紙訪問中,他又表示香港青年可以去南廣州買樓,在香港上班,情況就如「住在美國康州,前往紐約上班一樣」。

鼓勵香港人內遷,重現二戰的「歸鄉」政策

其實香港社會矛盾越趨激烈的這些年,不論是房價問題、青年問題、政治問題,權貴的看法和做法,都是一樣,都是解決不了問題,就主張香港人「內遷」,希望香港人消失,香港就沒有問題。

例如首任特首董建華在亞洲金融風暴之後,就主張港商到中國經營「尋找機遇」,多年之後有不少港商卻血本無歸,表示在中國經營,沒有人脈和政治後台,根本如羊入虎口,生意很快就被人謀奪和消滅。這幾年,香港出了很多反叛的政治青年,權貴又說,香港樓價熾熱、人口多,青年人大可到中國發展,找工作和買房。

馬時亨的講法一點也不新奇,基本上主權移交之後,香港的官員面對本地的政經問題,事無大小,都只有一招,就是期望北望中國而解決。叫香港青年或香港人離開香港,到中國生活置業和生活,是因為他們根本沒打算在香港創造更多產業和職位,亦沒打算壓抑樓價,而這些親中權貴腦中的治港政策,實際上就是日軍在二戰佔領香港之後所實施的「歸鄉」政策,希望將大量香港人驅逐到中國,減少自己的管治壓力

叫港人離開

在滿洲人入主中國之後,為了消滅台灣的國姓爺勢力,禁止沿岸與台灣貿易和接觸,即是海禁,在沿海陸地則推行「遷界令」,包括山東、江蘇、浙江及福建等。香港當時屬於新安縣,也實施過海禁,事實上就是令香港大片地區,變成一片焦土和無人地帶。在現時香港元朗一帶,有一個遺跡叫做「錦田樹屋」,相傳就是遷界時代的遺跡。

這些香港居民被迫內遷到虎門、東莞一帶。由於事急倉皇兼長途跋涉,中間有大量家破人亡的事情。《新安縣志》寫到當時的受害者如下:

養生無計……夫棄其妻,父別其子。壯年之民,散投各營。其餘乞食於異鄉者,沿途皆是。有重廉恥者,自取毒草斫水,舉家同飲而歿。

叫農民離開土地、漁民離開沿岸,即是叫他們去死;叫香港人離開香港生活,也等於剝奪他們的社區人際網絡、文化歸屬以及資源。在香港,包括泛民主派的上層權貴,都視港人的中國配偶來港「家庭團聚」為天條。親北京派自然高舉「大家都是中國人」,而泛民亦高舉「家庭團聚是人權」,2014年他們甚至出過聯合聲明確認這件事。

服務中國移民的團體不時就開記者會,表示家庭不能團聚,如何令人肝腸寸斷,例如子女在香港的中國媽媽,因為長期分離而會有抑鬱症。然而以這個標準來說,叫香港人離開朋友、親人,到陌生而經濟前途不明的地方,又何嘗不是叫人去死、令香港族群撕裂,家庭不能團聚的遷界?如果香港官員和政客,真的那麼在乎家庭團聚,視為天條,他們會駁斥這些「到中國居住」的歪論,但當然他們絕少會這樣做

民主黨主席胡志偉甚至帶頭支持大灣區概念,說「要利用香港平台帶動大灣區成為具國際視野的平台」。他們過去都強烈支持中國人的家庭團聚,卻甚少反對香港本土人的族群離散。這些多重標準、邏輯不一致,其實都是因為到現在為止,已經上位的權貴在考慮事情的時候,都不以保存「完整的香港」為目標,自然亦不覺得香港人非得居住在故鄉不可,不認為這對於香港人或者戰略而言是有意義的。

他們強調的是自己,然後是家庭,最多是業界,而不是一個共同體。一邊叫香港人離開香港,一邊輸入中國移民,那不叫殖民換血,那甚麼才叫殖民換血?

不是沒有民主制度那麼簡單

權貴的資源卻已經多到不必守住香港,他們的去路放在英美澳加。他們現在強調的香港獨特性,是片面的,只是為了他們所狹窄代表的專業人士要繼續食利營生。例如律師、會計師這一類。

例如要員大多數是法律界人士、大律師的公民黨,最近就去了美國「陳情」,黨主席梁家傑對傳媒說,中美打貿易戰,不應波及香港,應該繼續視香港為一個有別於中國的地區,又說香港的「一國兩制」仍然撐得住,仍然有別於中國。

然而在香港人眼中,都會知道他們在胡說八道,香港的半選舉體制,在2016年之後也因為中國介入、取消參選資格和議員席位,而宣告破產;遠有中國擄走書店老闆北歸囚禁審問,近有香港記者在中國採訪時被打,一切都沒有交代。

經常有權貴叫不滿意的香港人「離開香港」,叫香港人去「大灣區」,並且從官方層面貶抑粵語;律政司政治掛帥,以重罪和暴動罪控告示威者……如果香港是一本書,你翻開了,裡裡外外就是殖民和壓迫,斷不是沒有民主制度那麼簡單。

然而香港的權貴,不論陣營,都是粉飾太平;不論跟中國還是美國人,都是說一句「沒事兒」,包著一層叫「一國兩制」的花紙,彷彿內裡的腐爛不存在一樣。

所以當你看見那些來自香港的講者、政客、活動家,你大多數都不會聽到實情。因為這些已經有地位的人,不管是真的看不見,還是有心粉飾太平,都只會向外人呈現一個有點灰色的香港,但真正的水深火熱的一塊,你是看不見的。越受打壓的,就越受忽略和越無資本為自己發聲

如果只聽這重既得利益者的說話,你會以為香港只是沒有民主,但實際上香港已經到了殖民、文化摧毀、人口換血,還有權貴迫下層人民離開的地步。香港這一刻沒有日本刀斬人頭,沒有人餓死,但有上述的陽謀天天在進行,這是一個極魔幻的地方,是東方的拉丁美洲。

台灣的網絡論壇早前有人討論,香港是他們最討厭的國外地方。的確香港作為一個旅遊地點,是沒甚麼好玩;除非你是戰地記者,來採訪這個帝國的侵略首站,來感受只屬於香港的末世洪荒。

推薦閱讀

我們認識的香港正在被消滅:中共打壓粵語,聲稱香港母語是「普通話」
無法認同中國身分!港、中密切連結,卻僅 2 成香港人願意到中國定居
《紐約時報》讚賞:取代香港,台灣成為亞洲自由言論堡壘

(本文經合作夥伴上報授權轉載,並同意 BuzzOrange 編寫導讀與修訂標題,原文標題為 〈盧斯達:香港是台灣人最討厭的國外地方 除非你是戰地記者〉。首圖來源:Unsplas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