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什麼你要知道這則新聞:佛州槍擊案】

校園槍擊案並非兇手自己所為,他是在總統、52 位參議員與美國全國步槍協會的幫助下,犯下這起案件。

14 日上午,美國佛羅里達州南部派克蘭(Parkland)的斯通曼道格拉斯中學(Marjory Stoneman Douglas High School)才剛舉行過火災演習,下午兩點半,火災警報又再次大響,起初學生以為又是一場演習,一直到神色慌張的教師和穿防彈背心的武裝警察出現,才發覺不對勁。

那天,佛羅里達斯通曼道格拉斯中學發生校園槍擊案,一名曾在該校就讀的男子手持步槍掃射,造成 17 人死亡、50 人受傷。警長伊茲瑞爾(Scott Israel)表示,槍手是一名叫克魯茲(Nikolas Cruz)的 19 歲男子,使用 AR-15 步槍進行校園掃射,他曾就讀斯通曼道格拉斯中學,但因為「紀律因素」遭到退學。

校園槍擊案發生時,有數十名學生仍在上課,他們利用桌椅當作掩護,並由教師擋著他們躲進狹仔的安全空間,還有人躲在壁櫥中。該校學生沃克(Matt Walker)在社群網站Snapchat上傳一段影片,一開始所有人靜默,教室內突然響起連續槍聲,學生尖叫聲不斷,並爭相躲到桌子底下,一名學生不停大叫「我的天啊、我的天啊!」他最後還附上一張筆記型電腦被射滿彈孔的照片。

這起校園槍擊案就算你不熟悉整個事發過程,你的臉書塗鴉牆一定多少有被這則新聞洗到,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在這次佛州校園槍擊案後,歷劫學生形成了廣大的政治聲浪,但之前美國也發生過不少次,為什麼是這次?

(責任編輯:余如婕)

美國佛羅里達州發生校園濫射案後,倖存學生很快在社群媒體與新聞鏡頭前大談這起暴力事件,並且更廣泛談論令他們失望的政治領導階層,他們勇敢發聲出乎外界意料。

佛州道格拉斯中學(Marjory Stoneman Douglas High School)14 日發生槍擊案,奪走 17 條生命。

事發後,歷劫歸來的學生聲浪越來越大,有人發表尖銳言詞、有人接受全國新聞電視台訪談,更有學生投書紐約時報(The New York Times)。

社群媒體上不乏對民選官員的抨擊,尤其針對美國總統川普與佛州聯邦參議員盧比歐(Marco Rubio)。此外,學生正為下個月計劃舉行的全國遊行募資。

過去的槍擊事件從未引發類似行動。「華盛頓郵報」(The Washington Post)分析,儘管這些行動前所未見,但也不令人意外,這次年輕人大舉動員又挺身發言,有若干原因。

後可倫拜世代

1999 年可倫拜高中(Columbine High School)屠殺事件是新型態校園槍擊首例,犯人早有預謀,目標是盡可能殺害最多人。

美國之後數起大規模槍擊皆採類似模式,如 2007 年維吉尼亞理工暨州立大學(Virginia Tech)案、2012 年康乃狄克州新鎮(Newtown)小學事件,及這回發生於佛州派克蘭(Parkland)的慘案。

這些由個人造成的異常慘劇,對這些學生而言,他們成長在隨時得防範大規模槍擊發生的世代,如同較年長的一輩在消防演習中成長,校園濫射問題已占據他們全部的生活。

這些大規模屠殺被視為一連串單一事件,似乎難以防範,但在學生眼中,他們更可能視校園槍擊為根深蒂固的問題,最好能適當理解並防範。

處於政治覺醒的年紀

逃過劫難的學生年紀夠大,聲音足以被外界正視。他們也處於青少年晚期,正是政治重要性激增的年紀。

一般而言,投票率隨選民年紀增長而提升,由於個人穩定度較高,投票行為有慣性傾向。但有證據顯示,剛獲得投票權的年輕人比起年齡稍長的族群,會更常投票,部分原因來自新奇感。

選民分析機構 Catalist 在 2014 年分析指出,就形塑政治觀點而言,人在 18 歲經歷的事件遠比 40 歲的經歷強烈 3 倍。14 到 24 歲是最能決定個性的年紀。

此外,年輕人也較可能傾向自由派政治立場。

個人聲音具影響力的時代

對 18 歲族群而言,推特和臉書存在他們大半人生,他們看過無數推文和臉書貼文在網上瘋傳,深知個人聲音可以被數百萬人聽見。

總統愛看電視新聞

通常要接觸到總統意味要遞送信函並祈禱好運降臨。但這回可不一樣,倖存學生只要透過媒體鏡頭,就能直接向川普喊話。

川普會在電視上看到他們並聽到他們的聲音。華郵 18 日的報導就指出,學生們踴躍發言可能已影響到川普。

(本文經合作夥伴 中央社 授權轉載,並同意 BuzzOrange 編寫導讀與修訂標題,原文標題為 〈佛州槍擊歷劫學生 為何形成強力政治聲浪〉。)

【編按】

以下是佛羅里達校園槍擊案生還者 Emma Gonzalez 在 2 月 18 日的短講摘譯,看完他的短講後,我們一同來思考,這次佛州槍擊案背後的整個美國政治、社會脈絡。

當政府和總統只會在遠端集氣為槍擊案生還者祈禱,我們其他人必須挺身改變。自從美國把第二修正案納入憲法後,美國的槍枝發展到令我頭暈目眩的地步——第二修正案保障民眾持有武器的正當防衛權,但今日的槍枝和過往早已不同,法律卻依舊沒有與時俱進。

我無法理解,為什麼買槍比週末找朋友出去玩還簡單。在佛羅里達州,買槍不用許可證、執照、登記、不用申請任何許可,甚至你愛買多少槍就能買多少。

總統川普在推特上,把槍擊歸因於個人心理問題,許多徵兆確實都顯示這次現行犯有心理問題,我雖然不是心理學家,但我們必須注意的事實是,校園槍擊屠殺案不該只是單純個人問題,畢竟,如果當時他拿的是刀,根本傷不了這麼多人。

如果今天川普當著我的面說這不該發生,然後繼續無所作為,我會當面質問他:到底從美國全國步槍協會那裡收了多少錢?噢,他怎麼回答根本不重要,因為他在競選期間拿了美金三千萬。光是除以 2018 年截至今天(2/18)死於槍下的人命數量,平均一條命只值 5800 塊。

我希望,我們會成為未來孩子能在教科書上讀到的一群人,不是因為我們是某次美國校園槍擊案的數字,而是本校的慘劇將會成為美國最後一起校園槍擊案,我們也將改變法律。

原文請在這裡閱讀:Florida student Emma Gonzalez to lawmakers and gun advocates: ‘We call BS’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qOw4TdqFU-I